2.帝师(1 / 2)

如珠似玉. 月下蝶影 1574 字 6个月前

先帝驾崩,京城上下无论达官贵人或者贩夫走卒,皆要为帝王守孝二十七日,停嫁娶半年,以示对帝王的敬重。

向来好享受的世家贵族们也只好停了平日的娱乐活动,关上门偷偷吃些荤食打牙祭,出门却都是着麻布粗衣,满面哀痛。

先帝在宫中停灵二十一日,最后谥号纯,吹吹打打,在朝臣们抹着袖子,呜呜咽咽声中,葬入了皇陵。

新帝年幼,又不懂料理国家政事,于是晋级为太后的周氏便开始陪着幼帝处理朝政,又与几位帝师细心教导于他,而幼帝也十分乖巧,对周太后十分孝顺尊敬,很快两人就获得大丰朝朝臣公认的“母慈子孝”荣誉勋章。

作为宁平伯府尚且年幼的二姑娘,顾如玖听到的朝政之事并不多,只是隐约听两位兄长提起新帝的身体似乎不是很健壮,其他的倒是很少提及。

实际上这也很正常,新帝年幼,又没有强有力的势力支持他,朝中上下的话语权全在周太后手上,这个新帝便显得不那么重要的。

这一点,从平时父兄们提到新帝与周太后的频率差别就可以得出结论。

一个身体不太健壮的幼帝,能不能活到亲政的时候都很难说,谁会在这个时候急着向他表忠心?京城里这些世家们向来沉得住气,轻易不会下赌注。这就是为何即便皇朝更替,而世家却仍旧能屹立不倒的原因。

因为尚在先帝的孝期,这个年过得有些没滋没味,顾如玖交好的几位小姐妹也不能凑一块玩耍,实在让人有些遗憾。

世家贵女们从启蒙开始,就要学习很多东西,骑射诗画谱牒曲艺自不必说,仪容谈吐更是不可或缺。

与现在的生活相比,顾如玖觉得自己前世活得实在是糙了一点,也因此对通晓多种才艺的世家贵女们刮目相看。

“姑娘,老爷跟夫人邀您去正院用饭。”宝绿走进屋后,等顾如玖最后一个字收笔以后才笑盈盈的开口,“姑娘的字越来越好了。”

“每天你跟她们几个都这么说,我怎么就没看出来。”顾如玖搁下笔,觉得自己这手字看着还行,就是缺了几分风骨。别的穿越女,向来是吹拉弹唱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到了她这里,简直就是给穿越同仁们拉了后腿。

木香与秋罗上前替她收拾书案,秋罗还劝道:“姑娘你才多大?我们做下人的虽然不懂什么笔法,但是就连老爷都说过你的字有灵性,可见是真的好。”

其他几个贴身丫鬟笑着齐声附和,就连举着铜盆伺候顾如玖洗手的尔等丫鬟,也跟着一个劲儿的点头。

顾如玖任由她们哄着自己,笑盈盈的带着四个贴身大丫鬟朝正院行去。进了正院,就见一家人都在,她上前给父母兄嫂见礼后,才挨着杨氏坐下,“爹爹与兄长们满面喜气,可是有什么好事发生?”

“确实是件好事,”顾长龄抚着自己不算长的美须道,“再过几日,皇上欲封赏有功之臣,我们家有幸得皇上器重,也能得一二封赏。”

顾如玖心里清楚,能让父亲露出明显喜意的封赏,肯定不是赏什么金银珠宝,更有可能是实质的爵位或者官职。

顾家勉强算得上是二等末流世家,近两代也没出现特别显赫的人,就连父亲现在这个一等伯也是周氏进宫后,让先帝看重他的书画,才从三等伯晋升而来。

现在周太后掌权,照顾一下娘家人倒也可能,但论亲疏远近,那也是周氏一族得好处,与他们顾氏一族有什么关系?

想不明白,顾如玖也懒得再想,顶着一张白嫩嫩的软包子脸,朝顾长龄露出甜甜的笑,“爹爹,你快告诉我,皇上要封赏我们家什么?”

若是两个儿子这般沉不住气,顾长龄早便训斥了,可开口的偏偏是他最疼宠的女儿。对上女儿那黑白分明的双眼,他也卖不起关子,不自觉带出两分笑意:“今日给太后娘娘请安时,太后欲让为父做帝师,教授皇上书画,并且进爵为二等候。”

顾长龄的书画在文人中十分受推崇,尤其是他的书法,就连大丰朝的几位隐居名士都夸“难得风骨,游龙飞凤”,可见一斑。也正因为此,顾氏一族中,他们这一支在京城最是受人尊敬与推崇。

“真的?”顾如玖眼睛顿时笑成弯月,“这实在是太好了,等皇上亲政,您再争取一个公爵回来。”

“这事即好也不好,”杨氏叹口气,“夫君可见过皇上了?”不怪她在这个时候泼冷水,实在是她这个夫君有些天真烂漫,生来是个乐天派。四个儿女中,唯有小女儿颇随他的性子,若让这父女俩这么一路畅想下去,他们顾家明天就能变成京城一流世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