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县君(1 / 2)

如珠似玉. 月下蝶影 1562 字 6个月前

杨氏走进小女儿的院子,见里面的下人进退有度,井然有序,满意的点了点头。

自从女儿八岁后,就单独住了一个院子,院中的下人大多时候都由二女儿自己调/教,她只是偶尔来查看,并没有过多插手。

“母亲?”顾如玖正沐浴完,坐在窗户边让几个丫鬟给她擦头发,见杨氏进来,便起身迎了过去。

“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沐浴?”杨氏接过秋罗手里的棉布,继续擦着顾如玖的头发,“夜里凉,仔细别头疼。”

“我还嫌天热呢。”顾如玖笑嘻嘻的乖乖坐着,任由杨氏一边训她,一边给她擦头发。

“再热现在也是晚上了,”杨氏又换了一块柔软的布,免得伤了头发,“明日你父亲带你进宫面见太后皇后,我不能陪你面圣,所以有些事不得不跟你说。”

宝绿等几个贴身丫鬟轻声轻脚退了出去,只余母女二人留在屋内。

“经由这次之事,皇上必会借机掌握朝中大权,原先我还担心你表姑母会与皇帝□□,看来是我想太多了。”如果周太后有心与皇帝□□,那么这次的告示就算能正式下发,内容不会对皇帝如此有利。

告示中言明,先祖给幼帝投梦,是说京中有大事发生,可没有点名是地动。如果地动没有发生,那么在京城这个地方,要发生一件所谓的“大事”并不难,所以皇帝也不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但凡周太后有半点争权的意思,就可以借由此事,把皇帝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傀儡皇帝。可是周太后并没有这么做,反而全力把皇帝往上面推,想要把他培养成一名真正的英明之主。

“皇上抓牢朝中权利后,朝中想要挤到他面前讨好卖乖的人就多了,”杨氏摸了摸女儿的头发,确定已经干了很多后,才放下手中的布,“皇帝的生母乃是司马氏一族的人,这次司马家因为地动受到不少打击,不仅珍贵古玩打碎很多,就连许多珍贵的藏书,也在地动第二天的倾盆大雨中损毁。”说到这,杨氏面上露出有些复杂的笑意,“此事过后,司马家必定会向皇帝低头,他们家三房的人还准备入朝为官,不向皇帝低头,日后怎么能爬到高位?”

顾如玖有些不解,世家人之所以面对皇室都有底气,不就是因为他们掌握着很多寒门不可能学到的东西,朝中更是世家林立,互利互助吗?怎么听她娘亲说起来,倒没有她想象中那么风光?

“现在的世家,早已经不是百年前的世家了,”杨氏叹息一声,却没有跟女儿解释这些,而是道,“我跟你说这些,不是在说司马家,而是让你明白如今的局势,心里有数。”

顾如玖眨巴着眼,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杨氏。

杨氏见女儿这样,无奈笑道:“罢了,左右你还小,不需要操心那些事。”

司马家有两个未出阁的姑娘,年岁与皇帝相仿,只怕司马家会起与皇家结亲的心思。

她看了眼尚且懵懵懂懂的女儿,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不让女儿知晓才好。

母女俩说了一会儿话,杨氏见时辰不早,担心影响女儿休息,叮嘱两句后便离开了顾如玖的院子。

顾如玖躺到床上,盖着丝滑清凉的被子,迷迷糊糊的想,这个小皇帝似乎有种“谁跟他过不去谁倒霉”的体质,司马家就是活生生的样本。

第二天上午,顾如玖就跟在老爹顾长龄身后进了宫,只不过这次去的不是太后的康泉宫,而是皇帝居住的乾坤宫。

乾坤乃天地,帝王居于乾坤,便是定天下之意,从宫殿名就可以看出,一百多年前丰朝那位开国皇帝抱着怎样的野心。

乾坤宫紫宸殿外,白贤早就已经候着了,远远瞧见顾候爷带着一位小姑娘朝这边走过来,便在脸上挤出一个笑。待顾长龄走近,他上前迎了几步:“顾候有礼,女公子有礼,皇上已在殿内等候二位。”

“有劳。”顾长龄客气的对白贤颔首。

顾如玖身上没有爵位,父亲是侯爵,白贤尊称她为“女公子”便是再妥当不过。察觉到对方释放的善意,顾如玖停下脚步,朝白贤笑了笑。

时下的人对宦官大多都很轻视,世家的人更是秉持着骨子里的高高在上,不把宦官一类放在眼里,像顾长龄这般礼貌的已经十分难得。

所以当顾如玖朝白贤露出灿烂的笑颜时,历经万千的他,也不由得愣了一下。待他醒过神时,这位女公子已经跟在顾候身后朝大殿门口走去,在迈大殿的门槛时,顾候还转身牵起女公子的手,待她迈过去后,才松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