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缺德的流言(1 / 2)

如珠似玉. 月下蝶影 1601 字 6个月前

“姑娘,夜色已深,您该歇息了。”宝梅走到司马香身边,小声道,“若是夫人知道您晚睡,又该心疼了。”

“我知道,你别去跟母亲说。”司马香放下手里的笔,看着自己写在纸上的字,微微皱眉。

她听闻陛下因为十分喜好书法,所以待顾侯爷这位帝师格外亲近。她之前在机缘巧合之下,曾得见顾县君的墨宝,她现在的字,连县君都比不过,又拿什么来让陛下惊艳?

顾县君比她年幼两岁有余,写的字灵气逼人,娟秀风流,倒是把她的这手字衬得匠气有余,风流不足了。

人人都道司马家贵气逼人,最是讲究礼仪法度之家,可是她心里很清楚,比起大房与二房,他们三房弱势许多,不然何至于在二房的咄咄逼人之下,搬了出来。

新家虽是十分敞亮精致,但是地段上却不如之前的居住地。在京城这个地界,身份不仅仅要房子大,同时还要地段好。他们三房,在这一点上,已经是底气不足了。

“宝梅,你觉得顾县君此人如何?”司马香拆下发间的珠钗,突然开口。

“顾县君那般贵人,奴婢虽因在姑娘身边伺候,有缘得见芳容,但对方品格如何,奴婢哪能清楚呢,”宝梅轻轻替司马香按捏着头顶,“不过瞧着是个随和人。”

“随和人?”司马香忆起这些日子里看到的顾如玖,似乎从未红过脸,与京中的贵女们就算不够亲密,但也从未见谁在背后说她的不好。

便是李家与司马家的姑娘,也难免有人在背后闲言闲语几句。像顾如玖这种在京中也算颇受关注的姑娘,贵女们提到她,大多都会夸上几句,即便是吝啬美言的,也不会口出恶言,要做到这一点,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或许世间就有这样一种人,天生具有亲和力,不争不抢便能得到别人费尽心力才能拿到的东西。

“你也去睡吧,”司马香叹口气,揉了揉额际,起身朝床的方向走去,“前些日子别庄上不是送来一些新鲜的虾蟹,明早我写一封帖子,你让人拿着帖子把虾蟹给顾县君送去。”

宝梅微楞,随即便点头应是。

接到司马香的帖子时,顾如玖有些意外,尤其是在听到对方送了自己一篓虾蟹时,就更加意外了。

春天并不是吃虾蟹的好季节,司马香让人送一篓过来,真的只是因为吃不完,然后让人分担?

或者说,自己喜欢吃鱼虾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

就是不知道这位司马三姑娘究竟想关心谁的爱好,她或者……小皇帝?

她与司马香根本没有多少交情可言,若真要与司马家几位姑娘论交情,她也只与司马玲说得上几句话,其他人不过是点头之交。

“这位司马三姑娘真有意思,”坐在顾如玖身边的胡氏似笑非笑,“小姑可有适合回礼的东西,如果没有,我那里还有一些山珍,你拿去回了她。”

“既然二嫂那里有,我就不用费心准备了,”顾如玖当下便笑眯眯的转身对秋罗道,“秋罗,等下你就去二哥二嫂院子里拿,千万不要客气。”

“你这可是把主人的话都说了,”胡氏瞪眼,伸手去掐顾如玖的脸,“让我看看,这脸皮究竟有多厚?”

顾如玖赶紧偏头躲开,姑嫂二人笑闹一番后,胡氏才正了正表情道:“我在闺阁中时,与司马家的人并没有多少来往,但是这家人向来走一步想三步,心思十分深沉。”

看着手中的帖子,上面的字十分秀雅,看起来像是司马香亲手所写,还带着一股隐隐约约的香味,让人看到帖子,便能想到写帖子的佳人是如何风华绝代。

“谢谢二嫂的提醒,我记下了。”顾如玖想了想,当着胡氏的面写了一封回帖,然后递给胡氏过目。

胡氏接过犹带墨香的帖子,看完以后,忍不住笑道:“小姑好灵巧的心思,这样回帖再合适不过了。”她十一岁那年,是想不到如此周全的。

果不其然,司马香收到顾如玖的回帖后,就没有再殷勤的送东西过来。原因很简单,顾如玖的回帖里面,虽然感谢了司马香,同样还连带感谢了司马家其他几位姑娘。

此举明确的表明了她待司马家所有姑娘的态度都一样,既不得罪司马家,也断了司马香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