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 34 章(1 / 2)

如珠似玉. 月下蝶影 3326 字 11个月前

“陛下,杏仁奶茶送来了。”白贤端着托盘,托盘里面放着碗杏仁奶还在冒着缕缕热气。

晋鞅端起奶茶喝了一口,觉得味道还不错,淡淡的杏仁味压住了奶腥气,还带着股甜丝丝的味道。

一口气喝完奶茶,晋鞅接过宫女递来的杯子,漱干净嘴巴,然后用手帕擦着嘴道:“长颜县主那的奶茶,也是这种味道?”

“是的,陛下,这奶茶正是照康泉宫的方法做的。”白贤把空碗递给身后的太监,然后小声道,“时辰不早,您看……”

晋鞅心中虽挂念着几分奏折,但是想到方才母后与师妹关切的眼神,他想了想,然后道:“把前几日朕看过的游记拿来,朕看一会儿就睡。”

白贤放下心来,找来书呈给晋鞅后,便安静站在一旁。

略过了不到半个时辰,晋鞅放下书,对白贤道:“唤人进来伺候。”

白贤轻轻鼓掌,就有宫女太监走了进来,伺候着晋鞅洗漱以及整理床铺。

小心取下晋鞅发间的玉冠,轻轻放进盒中,白贤隐隐觉得,只怕从今日开始,这个天下就要大变样了。

“白贤,你说谁家贵女可堪为后?”晋鞅张开双臂,看到给他解腰带宫女手抖了一抖。

白贤捧着盒子的手顿住,背后甚至冒出了冷汗:“陛下,奴婢乃位卑低贱之人,哪有机会得见各家贵女芳颜。”

“是吗?”晋鞅走到椅子上坐下,抬起脚任由宫女替他脱去鞋袜,然后把脚放进冒着热气的木盆中,温热的水包裹着他的脚,他神情略缓和了几分:“听闻前两日司马家的人找过你?”

“陛下!”白贤面色惨白,咚的一声跪在晋鞅面前,“奴婢有罪,但是奴婢绝未向司马家透露半点消息。”

晋鞅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自己脚背。

春季的夜晚尚带寒气,可是白贤的额际却冒出大颗大颗的汗水。他额头触地,听着水声却不敢开口,更不敢抬头,只瑟瑟的抖着肩膀,以期皇上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能饶了他这一次。

洗完脚,宫女用上好的棉布擦干晋鞅脚上的水渍,跪在地上替他穿上一双柔软的棉鞋。

晋鞅站起身,走到白贤面前,沉默的看着白贤没有说话。

白贤全身都跟着微微颤抖起来,他等了半天,结果陛下一言不发,转身朝内室走去。

“陛下,陛下。”他向前跪行几步,却被面前放下的纱帐拦了下来,他只好隔着纱帐朝内砰砰磕起头来。

“陛下,奴婢忠心为您,绝不敢有二心,请陛下明鉴。”仅仅几下,他的额头已经见了血,可是他却不敢擦,更不敢放轻力道。

“你退下吧,”纱帐内陛下显得有些平淡的声音传出,“今夜由何明伺候。”

白贤心头一苦,却不敢多说,只是恭恭敬敬磕了一个头:“奴婢……告退。”

走出紫宸时,他正好看到何明朝里走,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白贤面无表情的站着没有动。

“白公公辛苦了。”何明皮笑肉不笑的朝他拱了拱手,然后才继续往里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白贤低骂一句:“小人得志!”且看他能狂到几时!

不知道是因为昨天太累,还是因为那碗杏仁奶茶起了作用,晋鞅这一夜睡得格外的香甜,差点误了大朝会的时辰。

在九龙御座上坐下,晋鞅看着文武百官齐齐朝自己行礼,抬了抬手。

站在他身后的贺明高声唱道:“起!”

坐在金凤座上的太后起身道:“今日文武百官皆在,哀家便宣布一件事。”

文武百官齐齐朝太后看去,心中皆有了底。

果然不出大家预料,太后要还政于陛下,当着全朝重臣的面,言明朝中大小之事,皆由皇帝做主,她不再操心朝政。

不少忠臣良将原本还担心太后与幼帝之间会因为权利起争端,甚至有不少人还在私底下做了许多准备,就是为了避免两人的争端连累百姓。哪知道他们设想了无数可能,却没有料到太后居然就这么轻轻松松放手了。

这可不是口头说放权,内里却还紧紧把持着朝政 ,而是真真正正的还政了。因为太后就连能调动中/央大军的虎符也交给了皇帝,那姿态说不出的潇洒,仿佛那不是虎符,而是一块丑陋的石头。

但不管怎么说,太后愿意这么轻轻松松的交权,大多臣子心中是松了口气。恭送太后时,三拜九叩得十分服气,这事轮到他们头上,没准还做不到太后这般洒脱。

李光吉看着御座上的年轻帝王,面上的笑意十分勉强。

待朝会结束后,他叫住准备往外走的顾长龄:“顾大人,请留步。”

“李相。”顾长龄停下脚步,笑得一团和气的朝李光吉作揖。

李光吉回礼,然后笑道:“今日□□正好,若能与顾大人这般文雅之人同路,也算是雅事,不知顾大人是否介意在下同行?”

“李相请。”顾长龄笑着摆手道,“只是我等庸俗之人,不堪雅字,李相谬赞了。”

“顾大人太过谦虚了。”李光吉笑着与顾长龄并肩走着,话题拐来拐去,终于还是说到了后位之事上。

“李相,君主君主,便是众君之主,在下虽有幸教授陛下课业,只是这等大事,岂是在下能去参言的?”

“我等忠心为君,立后乃国之大事,即便进言一二,陛下仁德宽厚也不会对我等不满,”李光吉朝紫宸殿方向抱拳,“顾大人,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下相信此事太后必有定夺,”顾长龄不疾不徐开口,见李光吉脸上的笑意有些疏离,又开口道,“不过李相所言也甚是有理,不若我等面见太后,一抒心中所想。”

“顾大人所言极是。”李光吉知道顾长龄此人是个滑不溜秋的笑面虎,所以也不坚持,转头又把张仲瀚带上,三人一起去求见太后。

三人在外求见时,太后刚换下一身厚重的凤袍,听到三位重臣求见,当下也不犹豫,让宫里的太监总管去请三人进来。

顾如玖放下手里的茶杯,起身朝太后道:“姑母,我见宫中有处杏花开得正好,我去摘些回来给您看看。”

“你小心些,多带几个伺候的人。”太后点了点头,又让她穿上披肩,才放她离开。

走出正殿,顾如玖见父亲与两个中年男人朝这边走过来,停下脚步往旁边站了站,待三人走近时,屈了屈膝盖。

张仲瀚知道这是顾家二姑娘,现在还有个县主爵位在身,所以笑得十分温和的点了点头,做足了温和好相处的长辈姿态。

与张仲瀚相比,李光吉脸上的笑容就显得矜持许多,略向顾如玖颔首后,便朝殿内走去。

顾长龄把两人的动作放在眼底,朝女儿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

“父亲,”顾如玖瞪大眼睛,“这是我刚梳好的发髻。”

顾长龄笑呵呵的收回手,把手背在身后道:“你放心,好好的没乱,乱不了。”

顾如玖抬头看了眼已经走在前面的李光吉以及站在原地等父亲的张仲瀚,小声道:“太后正在正殿等您,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张仲瀚笑眯眯的看着顾如玖的背影,然后道:“顾兄家的女公子当真是可爱烂漫,让人见着便心生愉悦。”

“都被内子给宠坏了,”顾长龄笑着摆手,“你看看像个什么样子。”

张仲瀚闻言仍旧只是夸奖,言语中对顾如玖甚是欣赏。顾长龄偏爱自家幼女这又不是什么秘密,别看他这会儿说自家闺女怎么怎么不好,张仲瀚敢肯定,若要真有人说他家姑娘不好,他铁定马上翻脸。

周太后已经猜到三人为何而来,所以等三人坐下后,就提及了下个月千秋节时邀请各家贵女去泰和别宫的事情。

这下连李光吉也没话说,再不好提立后一事。他抬头见顾长龄神情如常,仿佛对此事半点没有意外,心中忍不住有些疑惑,难道此人早知道这事了?

这么一想,他心头有些发紧,顾家能知道的事他却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等出了康泉宫,李光吉朝顾长龄拱手道:“顾大人好耳目。”

顾长龄笑道:“李相此话何来?”

李光吉笑了笑没答,反而跟顾长龄说起了春种之事。顾长龄也仿佛没把他之前那句话放在心上,两人再度愉快交谈起来。

张仲瀚时不时插几句嘴,笑呵呵的犹如个老好人。

顾如玖带着贴身丫鬟以及几个太监慢悠悠的走着,她对所谓的杏花也没什么兴趣,只是找个离开的借口而已。

“县主,御辇过来了。”身后一个太监小声提醒。

她抬头看去,果然见到帝王仪仗远远的朝这边行来,于是往旁边退了好几步,哪知御辇在经过这边时停了下来。

“师妹,”晋鞅掀起御辇前的帘子,露出俊美的容颜,他面带微笑看着顾如玖,“你在这儿做什么?”

顾如玖想起刚才自己离开康泉宫时的借口,只好道:“杏花阁的杏花开得正好,我想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