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艺术节(1 / 2)

段泽见霍廷轩一出马就兵不刃血地将这俩姐妹赶走,高兴得不得了,他大大方方从树后面跳出来,几步凑到霍廷轩身后,拍拍他的肩膀,“霍廷轩,你怎么这么早就出校门了?”

他的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段泽奇怪地加大了音量,“霍廷轩?”

“……”霍廷轩他慢慢握住段泽搭在他肩头的手,示意他听到了,却没有回头,双眸一眨不眨地看着面前的画,声音轻得像是害怕会惊扰到什么,“这是……谁画的?”

段泽眨眨眼睛,也随之看向自己的这张画。

明月高悬的竹林之间,一只梅花鹿站在石崖之上,它的后腿受了伤,还留有血迹,但它的鹿角锋利坚硬如初,散发着锃亮的永不服输的光芒。

而石崖之下,站立着一名少年,灰土满面衣衫褴褛,他的小腿也受了伤,姿势微跛,但少年的眼睛出奇得清澈明亮,他的双手向上高举,掌心里有一捧清水,似乎是想触碰梅花鹿探出崖外的吻。

霍廷轩不懂技法,不懂色彩,不懂笔触,但他清楚地感知到画中压抑着的浓烈情感,似乎随时都会喷薄而出。

少年的脸只用了简简单单的几画,但画家想表现的那双眼睛却因此更加瞩目,更加传神。一时间,霍廷轩仿佛身临其境,竹林间清冽的冷气就打在他的身上,他感受到了画中少年的傲骨,他对于梅花鹿的爱慕与怜悯,他与梅花鹿同病相怜的切身体会。

不甘,也不屈。

他又看见了那轮明月,圆圆的一盘,高高挂起,霍廷轩倏地想起农历十月十五的那道月,“为什么……”他喃喃自语,“为什么把月亮画得这么远?”

“因为太过美好的东西并不属于竹林里的他们,前方仍是苦难。”段泽开始瞎扯。他想表达的只有少年与鹿,霍廷轩的气质正合适有角的鹿,温润柔和却有隐而不发的杀伤力;背景是竹林,这是因为想到霍廷轩他就会想到挺拔、君子之风的竹;为什么有满月,因为他是在中秋的晚上构思了这幅画。

霍廷轩为段泽的解释愣怔数秒,半晌才勾起一抹苦笑,“是吗?”

“当然不是了,我瞎说的。”段泽将贴纸被抠坏的一角重新糊回去,“真正意思应该是少年与鹿虽不被神明眷顾,人生坎坷,却仍旧坚持不懈……哎哟,我编不下去了……其实就是画者对着记忆里的月随便糊弄的吧。”

“噗嗤……”霍廷轩一秒破功,他忍俊不禁地看向段泽,“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他心中的明月近在眼前,又何必纠结画中的细节。

“啊,老师让我来看看宣传墙如何了,你呢?”

“我们班开设了烧烤摊,我刚和同学去菜市场买了菜回来。”霍廷轩向段泽示意手里的蔬菜,“你也是画社的成员,你知道这幅画的作者是谁吗?”

“怎么,觉得画得太好了,喜欢得不得了,所以你要去膜拜啊?”段泽低下头挡住自己窃喜的表情,主动伸手帮霍廷轩分担了一袋食材,霍廷轩听他口气闷闷的,感觉不对劲,于是立刻打消了结识该名画家的想法,改口道:“怎么可能啊,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这人比你画的差多了……对,你的画呢?快给我看看。”

段泽语气瞬间差极,“自己找。”

霍廷轩:“……”

他说找就找,食材也不要了,班级摊位也不管了,一幅一幅顺着宣传墙看过去,开头那种让人感触颇深的画作犹如昙花一现,后面的质量越来越差,跟误入幼儿园似的。

霍廷轩仔仔细细寻觅了一遍,都开始怀疑段泽根本没交作品了。

“还有其他摆放的地方吗?”

段泽搂着他玩命往9班摊位方向拱,“多着呢多着呢,看一天都看不完,你还是赶紧干正事儿去吧。”

霍廷轩身为段泽の男人(未来)怎么可能会认输,他拜托经过的某位不知名骑车同学把菜捎回摊位,又雷打不动地倒回再看一遍,最后效仿谢欣丑陋的行为,开始抠遮挡第一幅作者姓名的贴纸。

最为丑陋的段泽终于忍不住了,他一把扯过霍廷轩的小臂,支支吾吾地解释道:“这,好吧,这是我画的。”

“你……”霍廷轩惊讶地发现他竟然丝毫不觉得意外,他甚至发自内心地觉得是的,这幅画就该是段泽画的,但关键在于:“你画的这名少年……”

是谁,有原型吗……是我吗?

他张了张嘴,化作一抹清浅笑意盈在唇角,没好意思真的问出口。

“画的是你。”

“……”

“别说什么样子不像,我是写意的不是写实的。”段泽认真地看向霍廷轩的眼睛,“等展览结束送给你,这次记得收好,别再被别人弄坏了。”

霍廷轩只觉得喉咙被一根柔软的羽毛堵住,酥酥痒痒的,搔得人心里发慌,他急忙保证:“肯定不——”

“不过弄坏也没关系,只要我的手还在,我就能为你画第三幅,第四幅……所以别再傻不愣登的为了一张纸和别人打架了。”段泽笑起来,他忍不住伸手捏捏霍廷轩僵硬的嘴角,想让他笑得更自然一点,一如初见的那朵灼灼海棠,“丑死了,别人笑起来给自己的脸增色,你怎么做到越笑越丑的。”

“你!”霍廷轩又想哭又想笑,最终恼羞成怒地拍开段泽的手,“还不准许人笑了啊!”

“笑笑笑,随便笑,是我说错了好吧……诶,我还没吃早饭呢,你再打我我要低血糖暴毙了。”

霍廷轩神清气爽地再次瞥了眼画作,一想到上面的人物蓝本是自己就开心得要上天,“去我们班摊位那边吃。”

“一大早,吃烧烤?”

“爱吃吃,别比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