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现场(1 / 2)

安保人员一半以上都是退役军人,程白鹰这招:白鹤展翅,军官亮证!瞬间让他们纷纷条件反射性立正敬礼,并且铿锵有力地喊道:“长官好!”

军人嗓子本就洪亮,这么异口同声地下去,整个大厅的人都看向了安检这一边。程白鹰看样子是惯于做人群中的焦点,他漠然地将枪带绑回原位,再塞好手/枪,走到段漾身边站定。

无人可见的角度,段漾悄咪咪对他竖起大拇指,送出装逼祖师爷的荣誉,莫名其妙受到嘉奖的程白鹰:“???”

霍廷轩显然也关注着程白鹰那边发生的点点滴滴,他惊诧地看向程白鹰掌心里的两把手/枪,并从安保人员的表情和动作当中判断出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真枪。

“长官?程白鹰他是……”

“哥哥。”好妹妹还没走,听声音是又一个霍廷轩的好弟弟打断了他的问话,段泽没什么好脸色地回过身,看见了一位与霍廷轩有三分相似的青年男子,对方的五官相较于霍廷轩多了几丝亮丽,但因为霍廷轩气质好,两者对比起来男人的长相就显得略小家子气,丹凤眼薄嘴唇,还比霍廷轩矮上了三四公分。

如果说霍廷轩(表面)带给人的感觉是野生的雨后海棠,那面前的男生就是精致的温室玫瑰。

“哥哥,”男生和和气气地道,一对视线像是黏在段泽身上一样扯不下来,“这位是你的大学同学吗?”

霍廷轩点了点头,他脸上没有多少笑容,却也不像之前那位姑娘那般抵触,“他是我a大的朋友,段泽,这位是我的弟弟,也是今天的寿星,霍宇。”

“嗯。”听到是霍廷轩弟弟,段泽觉得这次有必要认真对待,他取下墨镜,露出高挺的鼻梁和点漆般黑白分明的眼眸,纤长的睫毛微微下垂,红润的唇角则上勾,带着温和的善意,段泽摘下右手手套,骨节分明的手向前伸出,“你好,我是段泽,很高兴认识你。”

a大遍传的男神一词绝非是段泽浪得虚名,即便本人没多少自觉,但他的父王是差一点就出道成功的影视明星,遗传过来的基因当然也好到不行,用天生丽质形容绝不为过。平时简单打扮就超同班男生一大截,今日好好做了造型过来,落在霍宇眼里自然超凡出尘,英隽得动人心魄。

相比而言,与段泽有着血缘关系的段漾,只因父王长得像派大星,他拾掇数小时,样貌才勉强够得上中等偏上的一条边。

“你好!欢迎来到我的生日宴会。”霍宇激动地握住段泽的手,晃了好几晃才慢慢地松开。

“廷轩。”看模样是霍廷轩父亲的男人也走了过来,“这三位是你的朋友?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他们都是我的大学同学,是这个学期认识的新朋友。”霍廷轩的脸色不大好,虽然他回答自己父亲问题的声音依旧平静淡然,但段泽还是从他微蹙的眉头之中认识到了他不太高兴。

段泽不认为这会是他不请自来的原因,那就只能是刚才短短数分钟内有人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惹怒了霍廷轩。段泽仔细回想一遍,除了擅自攥霍廷轩袖口的那位女生之外,未果,但这事再怎么样也该轮到自己生气吧,霍廷轩受人亲近爱慕,有什么可不高兴的?!

“廷轩,有这样优秀的同学要来应该早点说的啊,你看,我们这都怠慢人家了。”霍廷轩的后母也走了过来,这名中年女子保养得不错,身材姣好婀娜,打扮得光鲜亮丽,往霍父身边一站,端的是郎才女貌恩爱相配。

“没有,是我们今天上午突发奇想,不打招呼直接就飞过来了。”虽然明白有些时候家长为了顾全自己的面子,会把错误原因归咎到孩子身上,再以年纪小不懂事不了了之,但段泽可能因为知道这名女人只是后妈,所以先入为主对她不喜,听到这话眸色微冷,但得体的教养让他依旧圆过这句话,再向两位微微欠身,道了句叔叔阿姨好。

其实装逼成瘾的段漾被大街上的车流堵成帕金森的时候嚎叫过,问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把私人飞机开到酒店门口,再以跳伞的方式潇洒落地。段泽当即惋惜地啧一声,说他头回装逼业务不熟练,没有想到这么拉风的出场方式。

“你们今天早上才从京都飞来h市的?”霍廷轩惊讶又惊喜,“那你刚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刚落地?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猜到的。”事实上,如果不是程白鹰直接定位,段泽是打死都不会猜到穷得一道菜恨不得掰成两顿吃,每周辛苦为生活费打工奔波的霍廷轩,同父异母的弟弟竟然开个生日宴都能在h市最好的餐厅包下一整层。

段泽不知道如此偏颇的父母脑子里流走的是什么脑回路,也许他的父亲至今仍觉得自己这个爸做得十分称职,发自内心地为长子的独立能干而自豪欣喜。再即便段泽为霍廷轩当面撕破脸皮,说出父母待遇的不公,这后母指不定还能冠冕堂皇地说出一个是在锻炼磨砺霍廷轩的理由。

“因为来得匆忙没有带什么礼物,”段泽说着从钱夹里撕下一张支票,段漾眼疾手快地立刻取笔过来,段泽接过,写下五个苍劲有力的玖,“拿去买点自己喜欢的吧。”

霍廷轩听见周围几道十分明显的吸气声,他同样也瞪大了眼睛。十万块钱在场谁家都有,但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如此轻轻松松地拿出来送礼,更何况段泽还是一名学生,如此年轻。

迟迟不肯离开的粉红羽绒姑娘终于也在如此数额的支票的压迫下妥协,她攥紧了手心,发出了还是最初那种娇滴滴的声音:“廷轩哥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