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命运轨迹(1 / 1)

m国…某医院的病床上一位拥有着绝美容颜的华人女子安静的躺着,身体消瘦、脸色苍白宛若精致到一碰就碎的瓷娃娃般脆弱,双目空洞无神的放空着焦距。

雨,还在一直下…雨滴落在窗户上水渍弥漫,模糊不清。

她愣愣的看着窗上的水珠,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似得微微勾起嘴角,身上寂寥的气息总算少了些许,多出了一丝灵动又添了一抹哀愁。恍然间她好像又看到那个笑的张扬肆意的大男孩已变为了具有成熟魅力的男人。

她不敢忘记在选择离国时他那复杂万分的眼神,每日每夜只要一闭上眼,与他相处的一幕一幕便映于眼前。

如今的她再没有之前那副温婉动人的模样,病痛不仅将她身体折磨的不成样子,就连狡黠的灵魂都在煎熬中变得麻木不堪。

她紧咬下唇微阖美目,一滴眼泪便顺着眼角落下。双目无神莫筱自嘲似的开口呢喃道:“被爱的那么深的人‘背叛’肯会恨我入骨吧,也好即便是恨我也会被你记得吧,你看…我还是那么的自私即便就要消失也不想被你忘记。”

房间墙壁上挂着的时钟发出细微的齿轮转动的声音,正安静看向窗外的莫筱却突然脸色苍白光滑的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珠,嘴角抽搐,身体像虾米一样弓着身子,手紧紧的抓住胸前的衣服,手指的骨节处因用力而泛白,强忍着不知道经受过多少次的痛苦。

疼…深入骨髓般的疼,可她的眼神却是空洞而茫然,眉目间满是习以为常的神色,嫣红嘴唇被咬的苍白没多久便被咬破鲜血在沾染在唇角显得格外脆弱像是破碎了的布娃娃一样,她剧烈咳嗽起来胸口堵得难受随后一口鲜血便是被咳出来,溅在衣服和雪白的地板上。

有护士听到声音推门而入,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的她被推进了手术室,医生进进出出。

接到消息,莫羽片刻不停地赶回医院,愣愣的坐在手术室外的座椅上,发丝凌乱额头上挂着汗珠,俊逸的脸庞上布满着浓浓的憔悴与疲惫之色,再不复之前意气风发的样子却又多出些许颓废的美感,他微微喘息平复着急促的呼吸,一眼便能看出他是匆匆赶来的样子,手中紧紧握着保温盒的提手,那里面装着的是他自己亲手做的鸡蛋羹。

眼睛紧紧盯在亮着灯的手术室上,双目之中隐隐带着些绝望,表面上看去他还是那副冰冷平静的样子,可是紧握成拳的指缝中渗出的丝丝血迹却足以透露出他的不安。

莫筱安安静静的躺在手术台上,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像是随时就要消失般虚弱。良久享有盛誉的医生无奈且惋惜的摇了摇头,医生护士离开手术室,只剩下莫筱孤零零的躺在手术台上,莫羽闯了进来,他紧紧抓住她白的不健康的手掌,近乎虔诚的捧到嘴角落下深深一吻,眼里的泪却失控般的滑落。

莫筱缓缓抬起另一只没被抓住的手,温柔的擦拭着那面容冷峻的男人脸上的眼泪,却如何都止不住泪水的滑落。她声音虚弱却强撑着笑意开口:“哥,你别哭…我还是第一次见哥哥流泪呢,从小到大哥哥都像是天神一样保护着我,每次都是那样~无论你受多大的委屈却都会反过来安慰我。就连爸爸妈妈去世,哥哥也顾不得悲伤忙着全副武装,守护我还有爸妈的心血。在我心中哥哥可是无所不能的神哦。”

她的语调很轻却带着浓浓的心疼。莫羽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语,过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乖,你会没事的,哥哥带你去看更好的医生,好不好…”他富有磁性的声音沙哑甚至还带着鼻音。

莫筱闻言却是红了眼圈,父母逝去后这个比她仅大了四岁的兄长用他还不甚宽厚的肩膀为她撑起了一片天。他总是很忙往往深夜还不曾入睡,处理着一份份复杂繁琐的工作,公司之中的老古董又在一旁不管不问,外面的企业虎视眈眈,那段时间每一个人都想要在自家公司分上一口羹。可他却以一己之力将所有重担扛与肩上从来都不曾抱怨过什么,却总会挤出时间来陪自己,即便眼中满是疲惫的神色却还是强撑着精神不想让自己看出端倪。

但是怎么可能呢,自己不是傻子相反生于这样的家族自小就要经历尔虞我诈,哪怕被莫羽过度保护但是她并不是哥哥所希望的那样纯洁无暇不谙世事呢,甚至在哥哥不知道的角落沾染上黑暗与鲜血。

商场如战场温柔的哥哥开始逐渐变得严肃冷峻,手段开始变得果决狠厉,唯一未曾变过的便是对着自己永远温柔、宠溺的笑容。

她轻轻勾了勾嘴角,脸色苍白到几乎透明,红润的唇也没有了血色。她是已经病入膏肓不久于人世的绝症患者。放心不下的开口嘱咐道:“哥,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没有我发短信提醒,不准忘记按时吃饭,不要熬夜,喝酒应酬前先吃点东西不能空腹,生病了一定要去医院不能再那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还有~千万别忘记抽些时间休息,出去走走就当替我看看这个繁华的世界,一定要去我没去过的地方看看哦,对了~你以后可不能总是这样板着一张脸要多笑笑这样才能找到老婆啊…”

她轻声述说着声音有些哽咽,抿了抿嘴稍稍平复一下情绪她这才又接着说“哥,以后没了我你就不用这么累了,一直被你保护在羽翼下的我终于能够不再是你的负担。”

听她像是安排后事一般叙述着种种,莫羽实在忍不住鼻尖发酸眼眶泛红,将她捞进怀里声音故作凶狠的训斥道:“笨蛋,谁允许你说这些的,什么叫没了你我就不用这么累了,你是傻瓜吗!你才不是什么负担,是因为你我才那么努力想要变得强大啊,不然怎么保护好你。我告诉你莫筱你如果敢和爸妈一样将我一个人孤零零扔到这个世界上,我就…我就…我就永远不原谅你了。我再也不要你了,你听到了吗,我说如果你敢抛下我,我就下辈子也不要你了,没了我护着你你该怎么办。”

她伸手细细抚摸过他的脸颊和五官…想要将他的模样牢牢记在心里,“哥,你要好好的代替我活下去,还有别告诉阿尘,我…我,就当做是我对不起他吧。别不要我,真希望下辈子还能做你的妹妹啊!”声音渐渐变小直至湮灭,芊芊细手无力落下。莫羽瞳孔放大,脸上满是惊惧,他轻声开口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像是唯恐吓到安安静静躺在手术台上的人似的:“筱筱,筱筱,你别吓我好不好,是哥哥错了哥哥不该吼你,哥哥以后肯定改…你醒过来好吗?”

莫筱漂浮在上空,看着躺在手术台上毫无生机的自己和一旁紧紧搂住她身体哭的像个孩子似的莫羽。莫筱想要伸手将他的眼泪擦干,灵魂却穿过了他的身体。心脏之中悲伤汹涌如潮像是要将自己活活撕裂一般,便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恍然间她像是听到了一个冷冰冰机械化的声音这样说着:

【叮,鉴于宿主求生意识强烈自动激活系统,系统激活成功,宿主即将进入系统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