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THE 004(1 / 2)

the 004

安杰十分郁卒,他回忆至他来这个世界后的所有事情,越想越怕,越发觉得白雪公主就是被人从小欺负,长大后内心阴郁的复仇使者。

谁特么会为了吓人故意扮女装,就算是以前就是女装,可那是被逼的啊,现在这“王后”明显早就掌控不了他了,可他还非得扮女装吓人,这不是变态吗?

不怕仇人耍心机,就怕仇人是变态啊尼玛。

安杰有些焦躁,甚至无意识地咬起指甲来。

正在这时,却有人敲门,安杰平息一下心情,喊了一句:“请进。”

门被打开,有人端了一个热气腾腾的汤碗走进来。

“王后,这是殿下专门为您做的鹿肉羹,里面混合的鲜嫩的心肝,请您务必抓紧时间喝完。”

来人是一个陌生的女仆,安杰没在自己的女仆堆里看过,大概是白雪公主那边的人。

安杰心里有点烦,陌生的女仆却又把汤碗更凑近到他面前,于是他不得不看过去。

就这么一眼,安杰就被吓了一跳。

鲜红的肉羹还荡着热气,肉眼可见的血丝在随着咕噜冒出的泡沫翻滚,大大小小的肉块仿佛是被人漫不经心地剁了两下就丢进了锅里,还没煮熟又混了诡异的调味品端了上来——安杰连忙撇开头,怕再看一眼就要吐了。

特么的真的没下毒吗?

“王后?”端着碗的女仆又把手中的东西往前送了送。

“你放在一边,我晾一会儿再吃。”安杰努力压住心头的恶心,对女仆说道。

女仆却不为所动,再次叫了一声:“王后,这可是殿下亲自为您做的,您真的不吃吗?”她的表情虽是恭敬,却浮于表面,让任何人都看得出她的敷衍。

殿下、殿下、殿下你妹啊!安杰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但却不得不低头,捏着鼻子把碗接了下来。

可是女仆还是没动,她安静地立在安杰旁边,仿佛要看着他吃完。

安杰看了那个女仆一眼,而女仆的表情十分平静,仿佛并不惧怕他。

真是悲催的处境。

安杰暗叹,这样的王后还能伤害得了公主吗?还能给公主喂个毒苹果吗?还能让公主遇上他真命天子恋尸癖王子吗?那他不是就不会触发剧情最后被为公主报仇的王子弄死?

想到这里,他有些苦中作乐的暗乐起来——让你作,让你恶心我!老子不走剧情了!让你孤老终身!

白雪公主能不能孤老终身,安杰不知道,他只知道现在自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白雪公主摆明了恶心他,但他还必须让这个变态得逞。

安杰搅动了一下勺子,舀了一勺慢慢咽了下去。

腥味很重,盐也很淡,安杰按下反胃的冲动,又吃了几口,把碗放在一旁,对女仆说道:“你看到我吃了,可以了吧?”

“希望王后能将殿下的心意吃完。”女仆淡淡道。

安杰皱起眉头,说:“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不想吃这么快。”他压下怒火,说道,“你出去吧,我待会儿再吃。”

“王后……”

“出去!”安杰克制不了心里的不耐烦,他忍不住揉了揉额头——不知道是不是被恶心到的缘故,他觉得脑袋里轰轰作响,浑身都不舒服。

女仆仔细打量安杰几眼,犹豫一会儿,最终还是走了出去。

门再次被关上,安杰倒在床上,抱着剧痛加剧的头蜷缩成一团。

——妈的,变态公主到底给他吃了什么?

安杰觉得太阳穴剧烈跳动的声音都传到了耳边,咚咚咚的声音之后就是什么东西轰然倒塌的破裂声,他甚至觉得自己吸入了灰尘,还呛咳了几下。

好一会儿,他痛得都要昏厥的时候,居然慢慢好转起来,剧烈的疼痛消退,混沌的大脑恢复清醒。

安杰从床上坐起来,茫然地看着周围的变化——床还在,魔镜还在,但卧室其他的一切都消失了,甚至连墙壁都无影无踪,只留下惨白的地面和一望过去都是惨白的空白。

这是哪儿?

安杰茫然无措,他坐在床上,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母亲……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