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THE 022(1 / 2)

the 022

安杰和小影人休息了一晚,第二日在露水刚挂上树梢的时候就出发了。

他们靠着在城中买的食物,在第二个森林里度过了二十九天,在第三十天的时候,他们粮食告罄,还遭遇了一场大雪。

“不能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坐在山洞里烤火的安杰瑟瑟发抖,外面的大雪如鹅毛般,湿气从地底传上来,让他无论如何都温暖不起来。

“天气实在是太冷了,我们的食物已经吃完,必须去找一间屋子,找一个人家借宿。”

坐在安杰肩上的小影人犹豫很久,终于道:“我知道森林里有一处地方可以去,但那是强盗的窝点,十分危险。可能主人您还没走近,就会被砍成几段。”

“这可怎么办。”安杰喃喃,他感到冷极了,离火焰再近都无济于事,还差点被烧到头发,而且饥饿攥紧了他的胃,让他的胃隐隐作痛。

终于,他无可奈何地下定决心:“小影人,指路吧,这样下去实在不行,我就算不被冻死,也会被饿死的。”

“那好吧,我的主人。”

于是两人冒着大雪离开山洞,在森林里找到了一处木屋。

安杰发着抖上去敲门,里面一个苍老的声音问道:“谁呀,谁在大雪天里敲强盗家的门?”

安杰回答:“求求您行行好,这里是一个快冻死的路人。”

木门很快被人打开,一个佝偻的老太婆从里面探出脑袋:“哦,我的小可怜,你为什么会待在这样可怕的雪天?而且,你应该知道这里是强盗的窝点,他们很快就会回来了!无论如何你都是要死的!”

安杰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被冻木了,他牙齿打战,磕磕巴巴地说道:“求求您,帮帮我,我宁愿在温暖中死去,也不愿在大雪中被冻死。”

老太婆见他可怜,只好让他进来烤火。

一进到屋内,安杰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木屋关得严严实实,细小的缝隙都用麦草堵住,火炉里燃烧着熊熊的火焰,地上铺着厚厚的兽皮,老太婆还给他端了一小杯热啤酒暖身。

安杰感激接过,喝下热啤酒后他浑身战栗一下,觉得之前被寒冷压缩的热气终于从体内散发出来。

——或许我能做点什么,不至于坐以待毙。

安杰心里想着,便开口问道:“好心人,好婆婆,您可以告诉我强盗最近有什么烦恼吗?或许我能给点帮助,来换取我的性命。”

老太婆正在缝纫,听到安杰的话便停下动作,摇了摇头:“我的小可怜,你或许可以等他们回来了再问问,要知道我只是帮他们做做饭、缝缝衣服,其他什么都不过问。”

安杰只能失望点头,并道了谢。

果然没多久,强盗们就回来了。

门被打开,七个强盗裹着血腥气鱼贯而入,将木屋塞得满满的,他们手中拿着大刀,刀上燃着血,显然是才处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安杰有些紧张地躲到火炉背后,把小影人藏在自己怀里,幸好强盗进屋就径直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并没有注意到他。

强盗们端起自己的酒杯,把里面的热啤酒全部灌进嘴里,并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我怎么觉得今天的啤酒少了一点?”强盗头子皱着眉头,向老太婆问道,“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

“我们的都少了一点!”旁边的强盗附和说。

老太婆显然十分惧怕强盗,只敢一五一十地讲出实话:“今天有个快被冻死的人路过,我实在不忍心,就让他进屋烤火,还把你们的啤酒分别倒了一点给他。”

强盗头子立刻暴怒:“你的胆子太大了!难道不怕我杀了你?那个人呢?!我要把他斩成八段!”说着,他拎着刀站起来,在屋中寻找,轻而易举地发现了躲在火炉背后的安杰。

“哦……多么细嫩的小少爷。”强盗头子血红的眼睛瞪着安杰,咬牙启齿地说道,“或许我应该把你放在火上炙烤,让你成为美味的晚餐。”

“吃了他!吃了他!”旁边的强盗欢呼!

“哦,天呐,多么可怕的事情!”老太婆不忍心看到被她收留的年轻人惨死,闭上眼睛堵着耳朵,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听。

——不知道小影人能不能打败这些人。

——不,就算他神通广大,可他太小了,怎么能面对这么凶神恶煞的强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