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启程韩国2(1 / 2)

“老板,我已经把诗诗做掉了。”在机场卫生间里一个黑衣男子打给了诗诗的叔叔。他的手上拿着一把匕首,上面残留的血液在一滴一滴的往地上滴。似乎是从他胳膊上流下来的,他的整个肩膀也在无力的颤抖着。

卫生间的回声中都是那种诡异的空洞声音,听起来很可怖,但是旁边还有机场的清洁人员,就似乎没有那么恐怖了。

机场外面都是等候的人群,有的拿着韩文的号牌,有的在大声的喊着谁谁的名字,还有很多中国旅行团。气氛很融洽哦。

“没有暴露你自己吧。”诗诗的叔叔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就连放在书包里的跟踪器都是经过特别改装的,做成一个非常不会被人注意到的东西。因为他现在属于成败在此一举的状态。要想活着,只有成功,没有失败。

其实诗诗的叔叔自从在机场送走诗诗之后,就一直在家里拿着手机等这个电话,连饭都顾不上吃觉都没敢多睡。或许是因为太多紧张了吧,所以两个人的对话才会那么的神秘且可笑。

“你放心,老板,我是专业的。”杀手语气中有一种作为专业选手的自豪感,但还稍微有一种对诗诗的叔叔的鄙视。杀手觉得自己身上背负着几十条人命,从来没有一次失手,这种怀疑就是对他人格的侮辱。

“好,干的好!”诗诗的叔叔对杀手夸了两句后放下电话。同时吩咐另一个手下把杀手的酬劳打过去。叔叔在家里开了一瓶香槟庆祝,但是只是看着香槟像是液氮流淌的泡沫般的一瞬间,就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之情,于是驱车前往诗诗家。

诗诗的爸爸经营着一个超大的企业,年产值有近百亿。但是因为诗诗的爸爸对企业经营已经没有了兴趣,厌倦了生意场上的觥筹交错勾心斗角。所以打算将企业交由诗诗打理。这也是诗诗与父亲产生隔阂的起‘点,诗诗从来没有想过接任企业,她心里只有男神。诗诗的叔叔觉得如果杀掉诗诗,那么诗诗爸爸就会伤心欲绝,他就正好能够接任企业事宜。之前虽然进行过多次的暗杀计划,但是都百密一疏,这次终于成功了。叔叔看着窗外飞驰后退的车流,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

诗诗的叔叔是企业的二把手,但是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也正是他在企业危难之际力挽狂澜。使其从一个破产的乡镇企业一跃成为在市场上的龙头。只要本市人听到叔叔的名字都会竖起大拇指来称赞。后来企业上市,哥哥不论从能力上还是从辈分上都值得担任一把手。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企业越来越大,但是问题也越来越多。因为诗诗叔叔是一个敢拼敢干的人,诗诗爸爸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人,最终他们两个的分歧越来越大。

诗诗叔叔的车上还摆放着诗诗的生活照,一个傲娇的小姑娘。清纯可爱,令人怜惜。而且诗诗和叔叔不仅在价值观上相同,更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像是蹦极啦、滑雪啦,也就是所有冒险运动他们都会共同参加。这种冒险精神是商业人士所必备的素质,诗诗叔叔也一直在试图融入诗诗的生活中,他一直把她当做亲生女儿对待。

虽然两家都是别墅,但是似乎城中村不太受富豪的青睐,所以,两家之间足足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如果不算堵车的话。

叔叔走进诗诗家,推开门看到诗诗爸爸在喝着茶,旁边一个模特在为他按摩着。一副享受的样子,如果这种天伦之乐和失去女儿相比,或许呢。

诗诗爸爸看到弟弟来了,然后像是心灵感应的交流般,用眼神传递着什么东西。如果说双胞胎都有心灵感应,那么他们的链接或许在成天灯红酒绿的社交场中已经失去了感应度。还是说话的比较好。

“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弟弟嘴角的笑意已经掩藏不住,这种表情的随意外露或许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的品质。弟弟在话语的末尾,还用手指勾了勾模特的下巴。模特身材简直魔鬼,让人有种欲罢不能的冲动。模特对这种调戏已经见怪不怪了,笑着回应着。

“不!不!你一定要自己猜!”弟弟似乎在这种兴奋的感觉中沉溺,没有想要逃离的想法。或许,在这种精心的圈套的背后确实是一种值得享受的期待吧。

别墅里穿梭着夜晚的山风,一股清凉之气配合着复杂的古龙香水、香奈儿和一些烂七八糟的山珍海味。整个房间因为窗帘的摆动更加温馨,弟弟一进门就注意到哥哥家里换了新的壁纸。

弟弟看着哥哥的唇形摆出了自己期待的形状,还蛮有深意的点着头表示哥哥已经猜对了。

“我要你亲口说出来。”好像一瞬间回到了小时候,弟弟还是因为一点儿事情就向哥哥撒娇,哥哥总是毫无理由的让着他。就像是小时候玩“石头剪刀布”,他每次都要哥哥摆出一个动作来,自己再相应的做着能赢的动作。因为诗诗叔叔是一种把输赢看得非常重的,所以不仅仅是谨慎在作怪,更是一种输不起的心态。

“诗诗?”诗诗爸爸说出了这两个字,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得逞一种刻意隐藏的兴奋。

“你把诗诗做掉了?”诗诗爸爸再次确认。虽然语气中还是有些不敢肯定,但是外在表情动作已经把心中的感觉暴露无遗。

“真的?!”诗诗爸爸已经相信了百分之九十,但是还是要最后确认一下。

“没错,刚刚接到阿龙(杀手)的电话,在机场。”叔叔像是在炫耀似的。叔叔还用手比出一种刀的形状,在脖子上来回切割着空气。舌头慢慢的润湿以为兴奋而干裂的嘴唇,来回的舔着,像是蜥蜴般在吮吸着。

“好,干的好!”诗诗爸爸回应道,拍了拍诗诗叔叔的肩膀。

“好,干的好!”诗诗爸爸似乎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当成劝酒的言辞了,或许也不用劝,两个人本来就该一醉方休。两个人喝了快两个小时,直到膀胱忍受不了刺激,才放弃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