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魔力剧本1(1 / 2)

朴信惠就在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间惊醒,然后翻身爬下床去,翻开剧本。她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她直接翻到了剧本的末页,上面是空白,而空白之前的末尾写着让她不敢相信的剧情。如果说,《情断爱琴海》剧本上面的剧情都会在现实中发生,那么,哦,不要!!

不要!

不要!

朴信惠突然从床上跳了起来,挣扎着凌乱头发,原来是一个噩梦。但是,朴信惠还是起身去翻看了那本剧本,上面的最后几页是空白的。

还好,还好。因为朴信惠做梦梦到诗诗会因为这本《情断爱琴海》剧本而……哎呀,我也真是的,整天看那种电视剧,胡思乱想的。朴信惠不断地用捶着自己的头,但是心里却一直为诗诗和权志龙祈祷。说实话,这还是朴信惠第一次见权志龙,因为她从来不对韩国流行文化有任何兴趣,她只是觉得他们很帅罢了。

朝霞还未褪尽的脚步又一次踩在夕阳余晖上,权志龙跟着诗诗走了不知道有多远。两个人都已经筋疲力竭了,权志龙背着诗诗的步伐逐渐被归巢的飞鸟所嘲笑,或许他们真的该歇一歇了吧,在这个荒郊野岭的地方,再继续走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只是白白的消耗体力罢了。

“我们来聊天吧,每个人都为对方想一个话题,必须说的那种。”诗诗在权志龙的背上轻声的呢喃着,她把下巴放在距离权志龙肩膀很近的地方,因为每次权志龙迈出一步,他的肩膀都会触碰到她的下巴。这像是一种游戏,一种隐藏的很深的游戏。

“好吧,你为什么来韩国?我之前学过中文,虽然现在不是特别好,但是还是能分辨出你是中国人的。”权志龙一脸疑惑地问道。其实权志龙想问的是她为什么要自杀,但是觉得还是一点点地来深入比较好。不然的话,她一定会拒绝的。。

“我来这里是来旅游的。”诗诗犹犹豫豫地说道,因为她现在内心非常纠结,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发生的一切。尤其是在试验《情断爱琴海》剧本成功之后,她觉得自己已经与权志龙,那个内心的男神处于彼此最近的距离。如果再靠近一点点都会适得其反的,这是她的预感。

“你说的是真话?”权志龙表示不能相信。

“喂,一次只能问一个问题。”诗诗反驳道,同时用小手在权志龙的肩膀上狠狠地打了一下,就像是朋友开玩笑般,虽然他们现在才是第三次见面。而且,作为双方坦诚相对,是第一次。诗诗紧接着不怀好意地说道:“你喜欢中国女孩吗?未来有一天你会成为中国的女婿吗?现在中国韩国网友都在互相竞争,我们已经在亦菲和汤唯姐上面输了两局了。”

或许诗诗没有注意到权志龙调皮地吐了下舌头,什么也没说。

“欸,问你话呢!”诗诗就这样在权志龙的背上一边催着他回答,一边希望他的答案不要是自己不期望的样子。

“喂——”诗诗突然之间大叫一声,吓得权志龙不明所以。

“好啦,好啦。我对国籍不在乎啦!”权志龙脱口而出地话,应该是内心最为真实的想法。

“不是说这个,你看前面,有篝火。”诗诗兴奋地指着远方犹如星火般的亮点,然后像是骑马一样催促着权志龙赶紧跑过去。虽然他的脚已经被河滩数量甚多的鹅卵石磨出了水泡,但还是狂奔过去,因为现在他们最需要的就是这一点点转瞬即逝的希望之火。

“喂——喂——”两个人大声的喊着。月亮却藏躲在浓密的云层之中,或许是因为美梦被打搅了吧。

他们匆匆忙忙跑过去。诗诗已经按耐不住内心的兴奋之情,从权志龙后背上跳下来,或许她觉得自己就算是走着也比权志龙蜗牛般跑步要快。

“别过来——”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