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魔力剧本4(1 / 2)

诗诗回到雕刻时光咖啡馆,看到权志龙哥哥在自己刚才的座位对面慢慢品着咖啡。时不时地扬起头,看向窗外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诗诗故意悄无声息地走过去,然后绕道哥哥的背后,用手使劲地拍了他一下。然后调皮地说着:“看什么呢,那么入神?”

权志龙哥哥不经意地猛回头,离她只有九厘米。时间似乎一下子就静止了,诗诗不知道该做一个怎样的表情以及怎样安排接下来的动作,她只知道能够尽可能的享受这样一个距离是自己曾经无限期待的。权志龙哥哥则赶紧把头扭过去,然后用说轻轻地推了诗诗一下,说道:“干的不错啊,今天下午。”

诗诗听到后,骄傲地用大拇指擦了擦鼻尖,然后挑衅般地说道:“那是,姐姐我可是精通医术,要不要给你号号脉?”其实诗诗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心虚,自己只是在上学的时候稍微看了一下古代的医书,而且好多地方都看不懂。只是会一些装腔作势的招式,比如给女同学号有没有喜脉什么的。

“中国不是有很多奇怪的东西嘛,你会不会算命啊,给我算算命?”权志龙哥哥说着,伸出手掌。不知道在哪个中国电视剧上看到的,但是诗诗可以看出哥哥对这种所谓的迷信挺信奉的。那就好办了。

诗诗不怀好意地看着权志龙哥哥的手掌,然后捧在手心里。

“你看这是生命线,这是感情线,这是智慧线……”其实诗诗只是知道手心里有这几条线,但是不知道哪条是哪条。因为权志龙哥哥埋着头仔细端详着自己的手相,然后顺着诗诗所指的方向看去,仔细地琢磨着,然后还不断地点头表示大概理解。所以,诗诗就开始施展自己胡诌的功夫。

“你这条生命线旁边的是日常行为线,你看这边分开了一条岔口,有一条长,有一条短,所以你最近要当心啊。”诗诗摇着头表示担心,然后咽了咽口水想要继续说但还是打住了。

“那怎么办啊?还有我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啊?”权志龙哥哥一时间不知所措,眼神像是哀求的样子注视着诗诗。

“我倒有一个方法可以帮你免除灾难。”诗诗本来想要说“辟邪消灾”的,但是用韩文不知道该怎么翻译。诗诗说的时候还摇头晃脑的像是古代的算命先生,就差一把白花花的胡子。

“怎么办?”权志龙哥哥不知道为什么对此深信不疑,然后希望诗诗能够帮他化解灾难。

“过来。”诗诗用手示意哥哥侧身过来,然后做出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似乎这种灾祸要用特别隐秘的方法来除去吧。

接着诗诗就在哥哥耳旁窃窃私语说着些什么。说完之后还咬着嘴唇朝他点点头,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这种做派真的像极了算命先生,而且令人不敢怀疑。

“这样真的行吗?”权志龙哥哥问道。

“切——爱信不信,我难道会骗你吗!”诗诗说着赌气似的把头扭过去,不理他了。

“不要生气,我是在想这样公司不知道会不会同意。”权志龙哥哥似乎考虑的更多一些,因为他现在不仅是公司的顶梁柱,而且还是团队的主导者。

“你可要想好咯,如果在这两天之内你没有按照我说的做的话,就真的会遭殃的。”诗诗说完摇摇头。似乎在提醒权志龙哥哥孰轻孰重,真的需要考量一下。

“好吧,就按照你说的了。”权志龙哥哥说完,紧接着接了公司的一个电话,然后急匆匆的走了。

诗诗看着哥哥急匆匆的背影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在那里静止的像是洒落的夕阳般安静而忧虑,余味微瑕。

诗诗回到家,心里一直在想着,今天魔力剧本的第二次实验真的是大获成功啊。诗诗脑海中浮现除了自己昨天在剧本上面写的第二页的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