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海豚发绳7(1 / 2)

韩国文化市场的淘汰率绝对与其新人出产量成正比,也正因为如此,以培养新人为目标的ha公司就有绝对的权利去左右任何一家娱乐公司。而在这种明争暗斗之后的利益交叉,简直是风平浪静海面下的暗流肆意涌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会被一个小小的漩涡打翻。

韩国男团现在最有竞争力的分别是:qmc和xsh。

qmc男团的队长杨初照绝对最有实力位列“韩国十大作曲家”榜首,而xsh团队的队长去年刚刚出道就在炽热程度上地位直逼杨初照。两个团队背后的娱乐公司也是在争得头破血流,而在这种看似和谐的状态之下,却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

这一天,xsh团队的娱乐公司社长宋先生在办公室里和下属交代近期活动。不过,在简短会议结束后,有一个人被留下来,她是xsh男团队长(宋智超)的助理,朴泰孝。

“社长,还有什么事情吗?”朴泰孝本来整理文件的手停了下来,双目注视着社长宋先生。

“qmc男团在流行乐团与xsh一直平分秋色,今年的mnet亚洲音乐大奖我们势在必得。既然到了这个关键时候,就要采取一切手段来……”社长宋先生说着主动缄口,眼睛却紧紧盯着助理朴泰孝。

“社长,我明白。我已经安排好了,这次一定能够搞臭他(杨初照)。”助理朴泰孝说着,朝社长宋先生点了点头。

“是成是败,在此一举。你下去安排吧,务必在音乐节颁奖典礼之前搞定。”社长宋先生吩咐着。

“社长,你放心,我明白。”助理朴泰孝说着,走出了办公室。

走廊里回荡着一阵清脆却又略显沉重的高跟鞋与地板亲吻的声音,朴泰孝急促的脚步终于在走廊尽头停了下来,她望着窗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小宋,你今晚就实施计划,务必让杨初照看到你写下的内容。”朴泰孝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耳朵却故意地听着身后是否有动静。

“明白,我已经按您交代的事情办了。今晚一定会成功的。”对方回应着。

下午三点的阳光已经没有往日的嚣张,不似盛夏的过分的热烈,但是这种温度却是最宜人的。在雕刻时光咖啡馆里,诗诗好像是在等着谁,不断地朝着窗外望着,却又用眼前的书掩饰着自己焦急的内心。

“不好意思,迟到了。”

诗诗从书上抬眼看了一下,朴欣则满脸歉意地跑过来,同时脱下身上的羽绒服。

“没事,你学校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诗诗选择了一个话题作为开场,或许是因为上一次见面是那样的尴尬。

“昨天,我女朋友的事儿真的不好意思啊,让你见笑了。”朴欣泽说着示意服务员过来,没有犹豫点了一杯卡布奇诺,一杯热牛奶。

“你介意说一下吗?关于你女朋友的事儿。”诗诗仍旧是那么的直接,但是这种直接却让朴欣泽感到踏实。不像自己女朋友那样每次都是各种蛮横的理由与无理的要求。

朴欣泽叹了口气,然后微微侧了侧身,应该是在用余光环顾四周吧。可能是事情比较难以启齿,所以他才会不断地揉搓着围巾。

“她是我在澳洲读大学时的同学。”朴欣泽似乎如释重负的感觉体会的太早了,因为故事还没有讲完。幸亏现在服务员端过来了饮品,朴欣泽示意服务员把牛奶递给女孩儿。

“谢谢。”诗诗可能是在对服务员说着,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朴欣泽看。“这就是你的风光往事?”

“三年前,我们考试结束之后,几个人出去喝酒。各式各样的鸡尾酒喝了每个人都喝了几十杯,都醉醺醺的。然后不知道怎么着,你相信我,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和她睡在了一起……早上醒来的时候,我也吓坏了。但是,又有什么用呢,从那之后……”朴欣泽欲言又止,本来想要借助心理作用下的卡布奇诺当做酒来迷惑大脑,但是却不得,越来越清醒,越来越暴露。

“从那之后,她就是你女朋友了?你因为睡了她就要做她男朋友?”诗诗问着,眼神中像是充斥着一个个响亮的耳光,不过她还是想要静静地听完那个贱男人的烂事。本来她今天就是要为了朴智熙出气的,不管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明眼人都看的清楚,那个朴欣泽劈腿了。

“我有什么办法,她之前还是处女,我睡了她怎么办,难道跑掉吗?难道不负责吗?”朴欣泽辩解着,不过这种辩解在诗诗眼中却那么的无力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