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海豚发绳9(1 / 2)

风月场所的存在一直是饱受诟病的,但是作为城市里难以清除的毒瘤又有其独特的韧性,没有斩草除根的决绝根本不能另这些存在于人类文明几千年的场所和职业彻底销毁在历史长河之中。不过,有的时候,这些存在场所的存在似乎已经逾越了本性,不再以释放人类的欲望为己任,而是兼职着摧毁人的名利与精神。

“杨,要不要我们报警吧。你今天连保镖都没带。”在车上本来一直一言未发的司机这时候说话了,语气中满是担心和恐惧,不是因为将要去的地方太恐怖了,而是他实在是太明白在利益与名声催化下的人性能够丑陋到什么地步。ha公司惮于杨初照在流行乐坛上的地位,如果要让xsh男团的宋智超成功上位的话,那捷径就是摧毁杨初照,而捷径就是险境。

“没有用的,警方现在不会插手的。”杨初照一副深谙世事的样子,与他那稚嫩的脸庞与单纯的心灵很不相称。或许,在娱乐圈混迹多年的人都会被世风雕琢的谨慎吧。

小朴在之后的路途中一直呆呆地盯着窗外,不知道是哪一只雀鸟吸引了她的主意,还是在逐渐暗淡的阳光下某个孩子在追逐着气球。现在她的内心是空白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哥,停一下车。”杨初照示意司机靠边停车,然而这里并不是目的地。

小朴在担惊受怕之中惊醒,以为杨初照要去找人或者买一些防身的东西。

“好了,没有人会知道你来找过我,你下车吧。”杨初照侧坐过来,盯着小朴的双眼说道。他紧紧握着她的手,似乎现在没有心情再去感慨之前的恩泽与帮助。杨初照不想让小朴卷入这场千丝万缕勾结的利益网,或许她就该单纯的存在着。就像当初她第一次任职的时候,就会口无遮拦地问着自己有没有女朋友这种雷区。杨初照看着小朴的眼睛笑了一下,似乎在说着“再见,你是一个好助理”。

“欧巴!欧巴!”小朴经受不住杨初照在劝阻与训斥之中徘徊的眼神,只能走下车,淡淡地消失在了大型商场的人群之中。

杨初照示意司机继续开车,他不知道诗诗究竟现在会怎么样。之前打过的一个电话,关机。给闺蜜朴智熙打电话,只能听到朴智熙不断地道歉和诗诗跑出去的消息。而《情断爱琴海》剧本上面记录的事情势必会发生的事实,让杨初照内心惶恐不安。

杨初照现在脑海之中极其混乱,所以才会胡思乱想,像是在幻境之中迷失自我的羔羊般。这时候他望着一个咖啡馆,陷入了回忆——

“你知道英雄是什么吗?”之前诗诗拄着下巴问着自己。

“英雄是什么?”

“英雄是一个孤独的背影。”诗诗那时宛如哲人一般说着一些杨初照不能理解的话。

而且还送了杨初照一首诗,又是写在餐巾纸上的:

随着余晖越来越长的

是你孤独的剑

静静地插在如河流般流淌的血泊

而你孤独的背影

即将消失在这片相形见绌的日光里

等着那漆黑的夜

把你最骄傲的回忆也消磨殆尽

此时的你才会是英雄

英雄是什么

英雄是一个孤独的背影

身边没有了如潮的涌动

只有等待着你的那些尸骨

或许英雄的归宿

只能是死亡

但是谁人不想再最后热烈一把

只是那一刻的燃烧

却能映红西边的一片天

和另一个孤独等候的背影

——《我》

“你写的这是什么诗啊,这么压抑。”杨初照当时艰难地读完却不断地抱怨。

“我只是喜欢悲剧罢了,这样才能被人记住。”诗诗总是给人一种难以捉摸的感觉。

……

“杨,到了。”司机这时候慢慢地踩着刹车减速,尽量在人群稀少的地方靠边停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