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新室友(1 / 2)

亡者之战 沐声 1819 字 6个月前

十七

索林综合大学是欧莱加帝国最出色的军事人才培养基地,位于曼莎城西北部,濒临达美乐港口,幅员辽阔,是亚湾星域仅有的五所a级综合大学之一。最为人称道的是,索林不仅为帝国培养了无数卓越的军事人才,同时在综合学术方面的成就也从未落后过。

索林的主教学楼又被称为北十字瞭望塔,塔高787米,能够俯瞰整个曼莎城的风景,是曼莎的城市标志之一。据说瞭望塔矗立的位置就是当年塔拉希尔战役的起源地,皇帝为了表彰索林师生在塔拉希尔战役中做出的贡献,特别修建了这座高耸入云的塔楼。几百年来,北十字瞭望塔一直是整个索林的骄傲,索林的几个重要办公区域也分布在塔中。

此时此刻,校长办公室里聚集了索林的几位核心教授,而他们讨论的议题正是不久之前接受了第十三项测试的机甲战斗系新生——凯斯·埃文斯特。

“多年来,我们招收过无数资质出色的新生。就算是这一届,也有不比凯斯·埃文斯特逊色的兰杰尔·迪亚特、简·克里斯汀,而说起天赋卓绝,更有二年级的加文·罗迪斯,他们的体测和精神力数据比凯斯更加惊艳。仅仅凭借凯斯参加了第十三项测试就破格让他加入计划,恐怕会引起很多人的不满,而凯斯同学本身也并不见得愿意你们给他这样的‘照顾’。最好的培育人才的方式,不是把他放在显眼的位置让所有人瞩目,而是让他在自由的空间获得充足的水分和营养,无所顾忌地成长。”

“我知道您的担心,校长。”劳伦斯教授冷静的声音回荡在宽阔的办公室里,“但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没有办法用传统的方式花费七八年乃至上十年的时间去培养一个能力卓绝的学生,我们只能抓紧每一个看得到的‘天才’。凯斯·埃文斯特并不是唯一的一个。但他具有其他人都没有的优势。”

“他是个平民。”一向刻薄的卡尔教授冷冷道,“只需要这一点就足够越过其他几个人。”

“别忘了。他跟康奈·里斯特私交甚笃。”史宾赛校长平静地提醒。

“是的,没错,但里斯特是中立家族,更是新兴贵族的代言人。更何况凯斯·埃文斯特并不姓里斯特,即便里斯特家族有意招揽他,也不会让他进入家族的核心。”

劳伦斯教授指出其中的关键。

“校长先生,彭格列将军坚持不了几年了,如果不在他离开第五军团前尽可能多的培育几个人才,到时候第五军团势必被其他几个军团瓜分,帝国也不可能只是如今的暗潮涌动。”

人类联盟解体后,多年来维持的平静在利益和贪婪的驱使下摇摇欲坠。赫来河一战后,连掩盖在表面的遮羞布也被掀起了一角。

谁也不知道封印在第五位面的冥族什么时候会重返星际,人类为了生存只会想尽办法掠夺资源扩充自己的力量。

这些年来,阿拉卡联邦强势崛起,米迪亚联邦也不甘示弱,还有与欧莱加有宿怨的蝰蛇帝国在一旁虎视眈眈。反观欧莱加,国力不断衰退,军方势力被几大家族瓜分,皇帝昏聩无能,政权旁落,贵族利用特权和身份大肆搜刮财物,平民怨声载道。

情势已经如此危机,包括史宾赛校长在内的一部分人,心中早已经警铃大作。

赫来河一战后,蝰蛇帝国已经露出了它的野心,很多事情已经刻不容缓了。

欧莱加需要大量的人才储备,用来应对随时可能爆发的宇宙级别的战争。

而校长等人能做的,就是不放过每一个有潜力的学生。在初入学的第一年,他们就开始对每一个进入索林的学生进行全方位的考察,逐渐引领着选中的学生加入这个隐秘而庞大的计划。

不管帝国能否再次出现一位如同艾格林元帅那样的天才级的伟大领袖,元帅那样璀璨的存在始终是他们的目标。

不止是欧莱加帝国,阿拉卡联邦,蝰蛇帝国,甚至米迪亚联邦又何尝不是这样想?否则那些人又怎么可能想尽办法潜入帝国研究室,偷取元帅的源液。

他们想找出元帅的秘密,甚至再培养一个亦或者无数个永恒的‘艾格林元帅’。

史宾赛校长站起身,在长久的沉默后,开口道:“艾格林元帅说过,战争总是让我们不得不放弃很多曾经坚持的东西,但总有一些人让我们觉得牺牲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他郑重地把一封手写的文字信函交给劳伦斯,“如果凯斯·埃文斯特本人愿意加入,我会亲自向他敬礼!”

十八

凯斯收到了一张新的课程表,除了原本机甲战斗系的课程外,还另外添加了几门必修课。

《指挥的艺术》、《光能武器在实战中的应用》、《战术与战略》,除此之外,还有新加的42项基础训练。其中有几项是凯斯从前在星网上做基础训练时忽略的内容,他特意用电光笔在上面做了标记。

因为之前舞会发生的袭击事件,学校把相关专业学生正式开课的时间往后延了一周,凯斯在检测室滞留了两天后才回到宿舍,里斯特为他介绍了两位新来的室友。

刚一碰面,凯斯就被眼前这位的画风镇住了。

“史蒂文·亚拉斯特?”这不是舞会中那个比猴子还要敏捷的小子吗?

“啊啊啊啊~你记得我,你记得我!我就知道你不会忘记!埃文斯特同学,我可以叫你凯斯吗?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个寝室的同学了,相信我们一定能相处融洽的,对了,这是送给你的。”史蒂文把一大束鲜艳欲滴的红玫瑰递给凯斯。他今天特意梳了个背头,穿着十分正式的西装礼服,英俊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睁着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眼巴巴地盯着凯斯,恨不得再摇两下尾巴。

里斯特脸黑了,他拿过史蒂文手上的鲜花,“你在搞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