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蜕变进行时(3)(1 / 2)

亡者之战 沐声 2818 字 6个月前

三十九

然而凯斯脱离控制的时间仅仅只有三秒。

研究员甚至没有因为他脱离束缚露出惊讶的表情,只是在他重新闭上眼睛倒进溶液时再一次调整了束缚带,当然,也没有注意到凯斯和以往有所区别的眼神。

他开始例行汇报试验品的情况。

“109号的体质非常惊人,可以说是我们所有的实验品中数一数二的。虽然基础数值看起来很普通,但是在遭受创伤的时候,有惊人的修复能力。他的细胞活性程度相当高,我们仍然在测试他身体可承受创伤的临界值,目前已经进行到β阶段。从他身体的反应来看,109号应该进行过强度相当大的体能训练,但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应该是近期开始的。短时间内,他的体质就从资料上的d突破到了a级,跃升的速度已经超出人类的极限。从以上几项数据,我们可以得出结论,109号很可能是特殊基因携带者。”

另一名研究员开始补充:“与清晰的体能数据相反,他的精神力数据非常复杂,我们提取了他的脑物质和血液,融合成源液,但这种原液竟然没有足够的活性。与他本身呈现的精神力数值差异太大,我们怀疑他受过严重的精神创伤。”

“他的记忆成像呢?”黑衣人半身隐藏在阴影里,只能看见一只消瘦的端着酒杯的手从宽大的黑袍里露出来。

研究员面无表情地摇摇头,“全都是散乱的画面。”

黑衣人把喝了一口的酒杯放在一边,“就算你们给我把他一刀刀的剖开,我也要知道他脑子里的东西。”他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沾着酒液的唇。“千万不要太温柔。”

两个研究员齐齐一怔,迟钝了一会儿之后才同时点头。

凯斯被移到了一个新的装满了蓝色溶液的罐子里。在研究员离开后,一直被关在笼子里浑身赤/裸状若疯癫的女孩停止了不停吞咽的动作。她放下手里的碎肉,一点一点地转过头,望向溶液里的年轻男人,猩红的眼里流出两行眼泪。又过了一会儿,她才一脸呆滞地低下头,舔了舔唇,把剩下得碎肉继续塞进嘴里,疯狂地咀嚼起来。

※※

“三天了,皇帝还是不愿意见我,事情肯定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不能再等下去了。”里斯特沉着脸道,“如果无法让皇帝改变主意,我只能选择自己的方法。”

“你疯了?那是帝国研究院。不是几个人就能随便突破进去的!”加文知道里斯特的耐心已经快到极限了,“就算是特殊部队想要进研究院救人也要费一番功夫,谁都做不到神不知鬼不觉。”

“谁说我打算神不知鬼不觉的?”里斯特冷笑。

加文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摇了摇头,“不。你不能这么做。你想公然袭击研究院?这与叛国有何不同,我不同意。”

“难道看着凯斯被人带进去,音讯全无?我不想到时候见到的是一具尸体,你懂吗?”

“康奈!”加文按住他的肩膀,“我们还有时间。”

“不。我们没有了。”里斯特移开他的手,“你知道的是不是?你知道他们带走他会对他做什么。”

他摇了摇头:“你知道艾苦星事件吧?当年艾苦星被蝰蛇的部队袭击时,我刚刚七岁,我们一家正在艾苦星度假。蝰蛇舰队袭击港口,父亲和母亲之前在开紧急会议,只有我和凯斯待在海边的联合大厦。艾苦星港口被炸成平地,到处都是碎掉的尸体,我和凯斯虽然活了下来,却被埋在层层废墟下,我们在那整整待了四天,半个身子都泡在血水里,鼻子里天天都能闻到尸体发臭的味道,是凯斯一直抱着我跟我说话,是他把身上带的唯一一瓶水让给了我,也是他一直帮我顶着肩膀上的柱子。”

里斯特轻声道:“要不是他,我早就死了。五年后我父亲在辛德拉原始星球访问时遇到了袭击,是他背着父亲走了十几个小时,穿过密林把父亲交给了医疗队,他那时候身体很差,因为那一次的事情,足足在床上躺了两个月。三年前,曼莎爆发了最大的一次h3ba3病毒,我和父亲都不在帝都,是他一直陪着患病的母亲,直到母亲完全痊愈。

他是我们家的养子,因为我叔叔的原因,他上不了里斯特家族的族谱,也没办法叫父亲母亲,但对我来说,对我父母来说,他一直是我们家庭的一份子。父亲母亲都爱他,他是我的兄弟。现在他出了事情,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要救他。

父亲一直坚持,想为帝国做一些事情,他一直希望他所爱的国家能够更好。可现实却是,很多事情如果不从根源上去改变,根本看不到任何希望。”

里斯特抬起头,望向远方,半晌后又转向加文,“我并不愿意走到这一步。但如果我真的只有用这样的办法才能救出凯斯,我会拿起我手上的武器,主动脱离里斯特家族。从此以后我代表的仅仅只是我个人,那样,即使我失败了,父亲也有办法扭转这一切。”

“没有到那个程度。”加文握住他的手,他犹豫了几秒,伸出粗糙的手盖住里斯特的头,在他的头发上缓缓地抚摸着。“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

里斯特闭上眼睛,眼底的青色加深了他的疲惫。

“也许你们可以不用这么烦恼。”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金色狮子让加文立刻摆出了警戒的姿势,他沉下声紧紧盯着不速之客,“雅尔曼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曼莎?你想干什么?”

狮子慢条斯理地跳上桌子,里斯特拦住加文,“是我认识的人。”

“你怎么会认识雅尔曼人?”加文提高了声音。

“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里斯特截住他的话头,“你说你有办法救出凯斯?”他忽然站起身,一动不动地盯着肖恩,“我怎么忘了,你们是联结对象,你可以找到他!”

“联结对象?什么?他跟埃文斯特?”

里斯特没有理会满头疑惑的加文,走到狮子面前。

“你可以救他?”

狮子抬起头,“我可以找到他。但是救他,没有可能。”他冷静地称述了事实,“你们欧莱加的帝国研究院是整个欧莱加防御装置技术装备最先进的地方之一。”

他挑起嘴角哂笑道:“你刚刚说的,想凭私人武装闯进去救人,实在太可笑了。在你们帝国皇帝的心里,没有什么比研究院还要重要的地方。”

“你知道的似乎很多?”加文面无表情。

肖恩并不在意他的敌意,这种对他来说像是挠痒痒一样的敌意反而让他觉得有趣。

“也许是比你们知道的多一点。”

“你到底是谁?”加文厉声道。

“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够了,我不想知道这些。”里斯特打断他们,“你只要告诉我你是不是有办法救出凯斯?”他想起了两个人的联结关系,随即想到假如凯斯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雅尔曼人肯定能有所感应,他伸手打算去抓住对方,却被狮子轻易地跳脱了。

“告诉我,凯斯他现在怎么样?”

肖恩看到他满脸惶急,心中忽然有种很微妙的感觉。

原来真的有人能为兄弟全心全意地付出?

“很不好。”肖恩淡淡道,他站在高处,俯视着下方的两人。

“很不好?”里斯特喃喃自语,眼神忽然又锋利起来,“为什么你一点反应也没有,你们不是联结对象吗?”

“谁说联结对象的通感是无法控制的?”肖恩的下巴枕在毛茸茸的两只前爪上,笑睨着下方的两个人,歪着头道:“在发生糟糕的事情时,我们当然有办法屏蔽一些感官上的反应。”

“所以当初你是故意没有阻断,让凯斯去下水道救你。”里斯特恶狠狠道。

肖恩没有否认。

见过无耻的,却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里斯特冷冷看着他,“凯斯一旦死了,你也能毫发无伤?”他忽然笑了起来,“雅尔曼人的联结最终目的不就是同生共死?你救凯斯就是救自己,肖恩先生,看来我们不得不继续待在一条船上了。”

“你跟凯斯·埃文斯特一样擅长讨价还价。”肖恩静静地看着他,脸上露出一抹讥诮的笑容。

“我可以帮你把那条你怎么都递不出去的项链送到皇帝手里。”

“你是说皇帝没有看到项链?”

加文也皱紧了眉头。

肖恩收住轻浮的笑脸,慢慢摇了摇头,“小朋友,你还是太天真了,你凭什么觉得你得罪的人会按时把你的东西交给皇帝?更何况……”他意味深长地望着两人,“有那么多人不希望皇帝看到那条项链。”他轻巧地落到地上,“我会把你的东西送过去,顺便去看看我那个可怜的联结对象,他现在确实……有些惨啊。”

※※

四十

“岑凯,岑凯你醒醒。”

“喂,哥,时间已经到了,快睁开眼睛,下面轮到你来找我们了。”

“你真傻,你这么大声,你哥都知道我们在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