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风乍起(1 / 2)

亡者之战 沐声 1995 字 6个月前

四十四

史蒂文在病床边走来走去,一会儿看看检测仪,一会儿看看医疗舱的数据,一会儿又摆弄床头放着的果篮鲜花,没一刻闲下来。

兰杰尔被他转得眼晕。

“你能不能坐下来歇一会儿?你再这么走下去,我要先躺下了。凯斯是晕过去了,又不是死了,而且,要不是皇帝陛下派人来抓捕我们,事情也不会弄到今天的地步。”

史蒂文被他一说,瞬间变得有些僵硬,他张张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切都太快了,根本没有时间反应。”史蒂文苦着脸,颓丧道。

兰杰尔耸耸肩,“至少我们还没被关进大牢,只是被送进了。”他抬头看了眼门牌,“特殊病号房。没错,是特殊病号房。”

史蒂文心里一酸,接着沉声道:“父亲清醒过来之后,已经吩咐下去彻查这件事。这次,我肯定不会让任何人动你们,如果我早知道……”他摇了摇头,也知道现在说这些都迟了。

史蒂文抬起头看了眼兰杰尔,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不用吞吞吐吐。是不是我爷爷他们去见皇帝陛下了?”兰杰尔翘起腿。他穿着一身红色高开叉的长裙,抬起腿时,大片的风光都露出来了。

史蒂文别扭地转过头,末了,又幽幽转回来。

“你怎么不刮刮你的腿毛。”

兰杰尔飞起一脚把他踢倒在地上。

史蒂文一边拍着身上的灰,一边爬起来,哀怨地看着他。

“二皇子殿下,你如果出门的时候还敢用这种眼神看人,我保证,内阁大臣们肯定会冲上来打死你。”

史蒂文撇撇嘴,“他们根本不敢对我怎么样,只不过是禁止我出现在公众面前。连父亲也是这样。”他摇摇头,“他们根本就是怕我在公众面前出丑,虽然我其实一点也不喜欢那样的场合。”

兰杰尔早知道他的性格,但他开口自嘲时,又觉得这个逗比二皇子确实有些可怜。

史蒂文看了眼披散着长发的兰杰尔,接着之前的话,“迪亚特大人向陛下求情了,他说你只是一时被人迷惑,绝不会故意做出伤害陛下、包庇逃犯的事情。他主动捐出了v71矿星,把v32的开采权也献给了帝国。陛下也说了,他并不打算降罪于你,只是议长那边没有松口。”

兰杰尔冷哼一声,“帝国研究院的事情被那么多人看到了,再不可能成为被隐藏的秘密,大贵族们心里肯定会有想法,陛下这样做,难道不是为了平衡和妥协?”

史蒂文低下头。“你当着我的面说这些话真的好吗?我毕竟是父亲的儿子。”

“那么你打算继承他的位置吗?”

史蒂文一惊,环视四周,“你……你胆子也太大了,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有监视器的吗?”

“我当然知道。”兰杰尔耸耸肩,勾起嘴角,轻柔地吐息:“我说出来的话就不怕别人知道。”

“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真是……太出格。”史蒂文一副恨不得上去捂住他嘴巴的样子。

兰杰尔叹了口气,整个人窝进宽大的沙发椅子里。

“帝国害死了我最爱的人,还不能容许我偶尔放肆一下吗?”他歪着脑袋,盯着被合金栏杆挡住的窗户,“我要是真的有心,早在去面见他的时候就刺死他了,何必等到现在?你是没看到瑟西诺斯翻开我脸上面具时的表情,哈哈哈,简直跟见了鬼一样。”

史蒂文根本笑不出来。

他不明白,明明安排的好好的私人会面,怎么会被突然冒出来的刺杀者打乱?现场乱成一团,里斯特他们被当成了刺客,亲卫队的人连加文·罗迪斯的解释都不听,就对里斯特他们下了杀手。当时况太乱了,里斯特他们为了自保,直接出手夺了亲卫队的机甲。和赶来的兰杰尔会和后,杀进了研究院。

“你怎么会出现的那么巧?我是说,你怎么会突然带着人赶到皇宫门口?”史蒂文问。

“如果我说是有人通知我呢?”兰杰尔笑眯眯地说,“像我们这样的人总不可能刀子砍到脖子才想起反击吧。”

史蒂文无话可说,虽然觉得兰杰尔肯定隐瞒了什么,但他确实没有立场再问下去。

里斯特夫妇连同出使米迪亚联邦的108人全部遇难。

加文·罗迪斯叛离家族,带着里斯特的尸体消失得不见踪影。

凯斯躺在床上至今昏迷不醒。

他和兰杰尔,还将面临着超过100年的刑期。

兰杰尔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地凯斯,慢慢沉下语气,“皇帝因为私人的利益放任研究院去做那些超过限度的实验,谁知道被人钻了空子。那些实验不止是过界,根本就是惨无人道,至于陛下他知不知道,谁又说得清楚?”

他摇了摇头,“凯斯和里斯特都是受害者,一个死了,一个生不如死,这就是帝国,因为一个人的意志可以走向光明的顶端,也可以堕入污秽的深渊。谁也无法保证坐在顶端的人能一直英明睿智不出差错。千百年来,帝制的弊端已经清晰得肉眼可见,它在某一个阶段曾经救我们于水火,也会在另个一阶段呈现出让人无奈的结局。而我们却仍然不得不遵从。”

兰杰尔微微垂下眼,“抱歉,我不应该在你面前说这些。”

史蒂文复杂地摇摇头,“不,我知道身为权力阶级的诱惑,虽然我并不喜欢,但同样享受着权利赐予的东西。我并不认为你是错的,可我也没办法主动要求改变这一切。”

史蒂文苦笑。身为欧莱加的二皇子,帝国的继承人之一,史蒂文即使明白这些,也没有立场和勇气去改变,他很早就明白自己性格中缺少掌权者的魄力,却无法抛弃他的身份。只能埋头待在房间里研究他的武器,研究他的机械,求得些许的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