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一章(1 / 2)

你看起来很甜 弦外听雨 2734 字 11个月前

晋.江.文.学.城.独.发.

第一章

b市,春寒料峭。

黄昏时分,位于城南街道的一家接地气儿的火锅店内生意极好,进出人群络绎不绝。

这家火锅店外表虽其貌不扬,但环境却清新典雅。两边墙角分别种植了一排绿树,冬季刚去,光秃秃的树枝上缀满了褐绿色芽孢,其中一根树枝斜斜地划过二楼包厢的玻璃窗,显得文艺气息十足。

因室内外温度的差异,玻璃上氤氲了一层浓郁的白色雾气,教人看不太清里头光景。

片刻,那扇窗后蓦地印出一道模模糊糊的纤细女性身形。

朦胧里,女人似是抬起了手腕,随着她指尖动作,窗上清晰的浮现出一个椭圆,再是两只大小不一的眼睛?鼻子和嘴尤为敷衍,只两点而已,还是歪歪扭扭的点。收尾时,她在椭圆顶上方潇洒地抹了三笔,大约是……头发?

嗯,看不出是男是女的儿童画作就此完成了!鼓掌!

包厢内。

桌上火锅正热情地上下翻滚着,一边是铺满红椒滚油的麻辣汤底,一边是翡翠清澈的菌菇淡汤。

八/九人正围着长方体火锅桌随意坐着,有男有女,他们时不时侧眸看前方的液晶tv,眸带笑意,举杯对酌,欢语阵阵。

屏幕里点播的是某卫视一档娱乐访谈节目,一个当红的女主持人正在采访时下当红的新生代女星。

无非是聊星路历程和一些老生常谈的话题罢了!离结束最后几分钟,女主持忽然切换话题,抬眸对女星笑道,“听闻去年底,甜甜的师兄师姐们在已落幕的国际乒联世界巡回赛中均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身为国家乒乓运动员出身的甜甜有没有怀念过曾经比肩战斗的日子?”

坐在对面沙发的蓝裙女孩微微一笑,嘴角两颗梨涡浅盈盈,她点头“嗯”了声,低眉沉吟片刻,抬起下颔,眸中隐隐约约沁出细碎的星点,璀璨夺目,洋溢着激动澎湃,又像藏了千万般思绪欲语还休。

为了不过分冷场,女主持人适时接过话,她眸中闪过一丝狡黠,挑眉笑道,“那我再帮广大迷妹们问你一个她们都特别感兴趣的话题,甜甜你与此次第五度摘得国际乒联世界巡回赛男单冠军的莲神岳生莲都来自同一个地方,从青少年队到国青队再到国家队,很有缘分的是你们竟然从来没有长时间分开过,可谓青梅竹马,对于这位师兄……”

女主持话未说完,场下已有喝彩声与掌声将她打断,眸中笑意变得更深,女主持重新望着童恬问,“莲神的优点大家都知道,太多太多,就不一一赘述。那在这里,作为最熟悉莲神的师妹,甜甜可不可以小小透露他的一个小缺点?或者什么特殊的小癖好?”

瞬息,场下掌声再度响起。

童恬愣了下,她下意识看了眼下座那些兴奋无比的女性观众们,尔后僵硬掉回头,声音有些干涩,“……其实我对他,对莲师兄……”

“师兄、师兄他、他赛前似乎会习惯亲吻下左手食指。”尴尬一笑,童恬猛地灵感一现,实在不好意思当众说“她才不愿意记得他癖好”之类的话,只好拿这个也不知对不对的事情凑数。

女主持人好奇的追问了句为什么,童恬连忙摇头,“我、我怎么会、会知道呢?”

“甜甜好像紧张了?莫非担心害怕莲神师兄生气?”

“不,我怎么会紧张和、和担忧?哈哈,我才不怕他呢!”

女主持:“……哈哈!”

节目仍未结束,言归正传,话题终于转移到了童恬即将上映的一部影片上。

可不大不小的包厢内,却突然响起一片此起彼伏的笑声,愈演愈烈,甚至盖过了tv里传出的说话声。

“哈哈哈哈……这还不紧张?本来浑身放松,一切好好的,结果一瞬间上半身弹起,端端正正的小学生坐姿,还有那僵硬的嘴角。”乒乓球男队队员霍琪挤眉弄眼的冲大家伙乐道。

“可不?我们甜甜都结巴了,瞳孔倏地放大,双手都不知道该放哪里好!哈哈哈哈笑死了好可爱……”此话来自女队里的大师姐周梅庭。

“我说甜甜,你怎么还这么没出息?不就提了下阎王名字么?又不是阎王现身要捉你回训练室操练,至于么你?”男队另一队员陈安译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摆手道,“阎王黑历史太多,已经让我们甜甜到了闻‘莲’丧胆的地步……”

“谁、谁说我怕、怕他?”童恬猛地旋身,站在玻璃窗下气鼓鼓地瞪取笑她的师兄姐们。

她拍了拍胸脯,“我才不怕他、他呢!我现、现在混娱乐圈,都离开队、队伍几年了,我不怕他!”

噗。

大家伙继续笑。

明目张胆笑得东倒西歪。

这结巴的坏毛病。

童恬咬了咬唇,下唇瓣一片青白。

她又窘迫又懊恼,只能努力发挥阿q精神,佯装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

话是这么说,却又犟着脖子死瞪着玻璃上的“儿童画”闷闷出气。

“咦,甜甜你画的岳师兄?一点都不像,师兄可是迷煞万千少女的美男子,你瞧你画的什么?小心被师兄看到拎你去训练室受虐!”

谁说我画的他了?

明明是要否认,童恬张嘴却凶巴巴回,“哪里不像了?他这样的坏脾气冰块脸早晚会脱发掉发到只剩三根毛。他罚我练球他却闷头睡觉时,第二天起床他双眼准肿得大小不一,这可都是报应。还有他那张凉薄的嘴最喜欢斜勾着阴阳怪气的冷笑了,还有……”

“岳师兄你怎么提前回国了?”

桌上不知谁忽然打断,冲着门口诧异道。

童恬:“……”

她定了零点一秒,条件反射地立马九十度标准鞠躬道歉,“师兄对不起,师兄我错了。”

四周静了半瞬,爆笑炸开。

童恬仿若被冰冻住的心脏霍然碎裂。

嗯,被耍了!

她意识到了。

缓缓地直起身子,童恬猛地转身,她红着眼伸手将玻璃上的“岳生莲”擦得一干二净,动作飞快。

擦完,她板着脸走到自己位置坐下,捞起遥控器将吵闹的tv关闭,默默用汤勺舀超辣汤底里翻来滚去的牛肉丸子。

桌上笑声仍旧不减,大师姐周梅庭给众人使了个眼色,等声响褪去,她轻咳一声,故作严肃训斥道,“你们真是够了,明知道甜甜见到岳生莲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还总戳她伤疤干嘛?以前甜甜被他折磨得眼泪汪汪时,你们不一个赛一个心疼么?现在甜甜工作忙,趁着岳生莲出国就抽空过来跟我们聚会,你们偏要提这三个字。”

这话一出口。

大家对视一眼,同时捕捉到了重点词语,“眼泪汪汪”。

什么眼泪汪汪?那水珠子就跟不要钱似的,他们看着就头疼,唯独岳生莲不懂怜香惜玉,扯着哭得双眼通红的童恬进训练室。

门“哐啷”一脚揣上。

然后——

里头除却噼里啪啦的乒乓球弹落声,就是岳生莲凛冽的训斥和专业提点,以及童恬抽抽噎噎的哭泣,边哭边打球,边打球边挨训……

那场面。

谁特么跟岳生莲那恶魔对打过谁知道。

绝大多数时候他们都被虐的体无完肤,对面站着的哪里是人?是氤氲在黑雾下的一头张牙舞爪的魔兽。

尤其他厉眼一睁,犹如千万道闪电袭来,声音分明低沉,却比惊雷可怖,“再来,再来,再来。”

再来?

还不如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