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八章(1 / 2)

你看起来很甜 弦外听雨 1430 字 11个月前

晋.江.文.学.城.独.发.

第八章

对童恬来说,做演员和做运动员其实没有多大差别,都是靠本事吃饭。

但关于职业带来的其它要求则有鲜明反差,远动员体力消耗大,平常不仅得吃,还得挑拣有营养的食品让身体变得更为强壮有力。

而演员——

挨饿却成了必备要求之一。顶着一张肥嘟嘟圆乎乎的脸蛋儿上镜,是没人夸你可爱的。

所以都怨岳生莲,又逼着她吃干净了他不愿吃的食物!真讨厌,她要诅咒他半夜睡觉被子落到地上去……

童恬郁闷地进洗浴间,洗完脸出来,才惊觉外头竟刮起了大风。

楼上楼下窗未关,风打得啪啪作响,香槟色窗帘起伏得像波澜壮阔的海浪,嘶嘶簌簌的声音叠加在一起,有些类似恐怖片里的音效。

用手将盖在脸上的面膜捋平整,童恬趿拉着拖鞋小跑着去关窗户。

等一一阖上,小楼终于恢复了平静,她叹着气认命地走上跑步机,开始一点点消耗肚子里的卡路里。

直至一身大汗淋漓,她才精疲力竭地走下跑步机,直接瘫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

搁在玻璃柜上的手机闪烁着绿光,童恬拾起,点开微信,是霍小小小琪发来的。

“甜甜,我不小心得罪了老三,好怕怕,求安慰求虎摸[大哭]。”

“人呢?说实话,甜甜你觉得老三这个人怎么样?”

“刚老三上来收拾了些衣服离开宿舍了,走前斜睨了眼坐在床上打游戏的我,然后走到阳台一脸淡然的帮我把多肉收了进来,怎么办?我觉得我可能离死不远了[微笑]……”

消息都是一两个小时前发来的。

童恬看向手机屏幕上方,此时已经将近凌晨十二点,运动员除却休息日,平常起得挺早,毕竟需要按时训练,所以这个点他们差不多已经入睡了。

抹了把额头碎汗,童恬抿着嘴,对霍琪发来的那些内容感到云里雾里。

多肉与岳生莲?这两者难道有什么关系?很抱歉,这个梗她实在没办法领会其精髓。

不过——

抱着手机轻笑出声,她幸灾乐祸的回了一排笑脸和鞭炮。

反正岳生莲是再没机会折磨她了,对于别人被他欺负的事情,她作为旁观者,自然喜大普奔。

哼着歌儿痛快的去洗了个澡,童恬摔在柔软大床,闭眼睡觉。

可不知怎么的,许是今日见了岳生莲之故,她脑海里总不自觉浮现出他那张阴沉沉的脸。

翻来覆去,无法入眠。

最后迷迷糊糊的,她好像梦到了许许多多零碎的片段,走马灯花般,有喜有怒,有笑有泪,唯一共通的是,那些画面里,都有着同一个人。

额头凉凉的。

像是有柔软的唇覆在她眉间。

“这次公开赛回来,我有话跟你说。”

“淅淅沥沥”声中,他的话穿过风落到耳畔,有些凉凉的……

赫然睁开双眼,童恬怔怔望着头顶天花板,思绪滞了一瞬,才逐渐神识归位。

难怪凉凉的,她竟将被子给踢下了床,窗外也下雨了。

瑟瑟发抖地抱住双臂,童恬撑着床板坐起来,然后动作迟钝地俯身拾起地板上的被褥,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

她靠在床头发愣,半晌后,伸手摸了摸眉间。

当时岳生莲在他参加的第二次奥运会上大展身手,一举夺得了单人和团体两枚金牌,相应的,他帅气的球风和姣好的外形也瞬间成了媒体与大众的焦点。

她却没那么运气好,虽然得到了替补的机会,可师姐们发挥都很顺利,她没有上场的机会。

比赛结束后,她为祖国的荣耀感到骄傲自豪,也为个人而失落惆怅,她情绪和她的打球状态一样很不稳定。

岳生莲意气风发,她却潦倒自卑,从前不曾在意的差距愈渐碍眼了起来。

那个吻,可能代表的就只是强者对弱者的怜悯安慰,他像揉了下小宠物般亲了亲她。至于他想说什么,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