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十六章(1 / 2)

你看起来很甜 弦外听雨 1409 字 11个月前

晋.江.文.学.城.独.发.

第十六章

绵绵春雨初歇,阳光柔软得像上好的丝绸。

童恬起床坐在梳妆台犹豫了许久,最后化了个看不大出来的心机妆。满意地下楼,她蹦跶着坐在沙发上开了电视。

毕竟体坛出身,她平日娱乐频道看得少,都是几个体育台换来换去。

拿着遥控器按了按,恰好一台正在播送乒乓项目的记录采访视频,奥运今年八月下旬开幕,算算只有半年的时间了。各个项目都在抓紧最后的日子强化训练,电视屏幕里,不断跳跃的训练画面营造出的紧张气氛几乎要溢出屏幕。

“目前比较担心岳生莲。”主教练赵平在记者提问下对着话筒答道,“他状态稳定,心理素质很强大,我相信再强劲的对手都无法打垮他,只是伤病这东西……”

无奈笑了笑,赵平单手叉腰,低眉思索半刻,“他不太喜欢对别人说这个事情,其实最近两年他身体负荷很大,经常性比赛完了我就得陪他往诊所赶,厉害时左肩肿得比馒头都高,睡也睡不踏实……”

不知怎么的。

眼泪就掉了下来,童恬胡乱抹了抹眼泪,门铃声却不合时宜的突然响了起来。

她用遥控器将电视关了,又用力揉着眼睛,慢吞吞整理着去开门。

大门从内而开,视线里映出他瘦高的身姿,童恬低着头,往旁边挪了挪。

“磨蹭。”岳生莲靠在门侧,薄唇微启,对她淡淡甩出两个字的评价。

今日没下雨,他自然没撑伞,看他在换鞋,童恬瞅了眼他左肩,怕被他瞧出才哭过,便匆匆转身往客厅走。

走到餐桌边,童恬主动接过他手里的食盒,积极将各式早餐摆置好,压根没让他多动手。

闲散地站在边侧,岳生莲靠在雕花白椅椅背,嘴角逐渐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不知为何,她忙忙碌碌的样子教人觉得心中格外踏实……

两人对坐,童恬往嘴里喂着甜豆花,可喉咙口莫名觉得有些苦涩。

“你最近正在调息养伤?”顿了顿,她轻声问。

“嗯,不是什么大事。”

还不是什么大事,他总是这么死鸭子嘴硬不肯示弱,“比赛将近,你都没参加训练了还不是大事呢?”童恬舀了一勺豆花,却没吃下去的欲望,她努力将语气放得平静一些,“我再过几天就得去工作,兴许明日便去,师兄你好好养伤,别……”

“别再来烦你?”

他偶尔说话时的声调听不出咸淡喜怒,眼下就是如此,童恬不知该怎么答,倒不是烦的,可也不应该说她很期望他来,只能喏喏答,“我好歹是个公众人物,师兄你知道现在的媒体最喜欢跟拍乱写,虽然这里的住址他们还不知晓,但万一呢?毕竟师兄你比我更具知名度,比赛在即,想必……”

“别说了。”岳生莲蓦地掀眸看向她,他眸中深邃,只定定看她一秒便重新垂首,“吃你的东西。”

童恬便不吭声了。

席间静寂,她有心想说什么打破尴尬,却找不着任何话题,突然间,她联想起昨日经纪人茹姐塞给她的纸条。

岳生莲的女朋友应该长什么样子呢?

这些年来,她好像就根本没有想过。

如果有一天,他带着他喜欢的人,她也有了男朋友,四个人坐在一起会不会很奇怪?可奇怪又奇怪在哪里?

心口蓦然有些堵,童恬左手伸进外套衣兜里,触到了那张小小的便签纸。

给,还是不给?

她莫名的并不交给他,但答应了别人却不去做——

“师兄,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童恬讪讪咬了咬铁匙,问出了满心窘迫。

“问这个做什么?”挑了挑眉梢,岳生莲动作戛然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