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十九章(1 / 2)

你看起来很甜 弦外听雨 1698 字 11个月前

晋.江.文.学.城.独.发.

第十九章

他笑起来和天边一轮弯月很衬,童恬却无暇欣赏他堪称完美的侧脸笑颜,顺着他指向的方位瞧去,那幢屹立在她房子旁边的建筑是……他家?

收回视线,童恬下颔微低,语气不无狐疑的眯眸问,“你为什么要住在我这里?”

“首先,如你所说,这里的环境空气质量都不错。其次,我并没有住在你这里,我只是住在我家,却巧,你也原来在这片小区。”他低眉看她,一缕柔柔月光擦过他眼角,将那上挑的眼梢勾得有些华丽。

“所以说……”童恬闷声顺着他话轻声道,“巧合?”

“不然?”岳生莲挑眉反问,语罢,他抬臂借着路灯投下来的光亮扫了眼腕表,平静提醒她,“已经将近十点,早点休息,你需要保持良好的生活作息。”

“等下。”见他转身便走,童恬突然开口叫住他。

待他转身眸带疑问的静静望着她时,童恬一时愣了愣,竟忘了自己叫住他的目的。她眼睛朝别处张望了下,又落在他身上,“上次的事情……”

岳生莲说话很大度,只是脸部线条不复先前柔软,音色也蓦地低沉了几度,“嗯,放心,我会自己联系她,不需劳烦你。”

“我……我不是在说这件事情。”童恬低头盯着地面,他们面对面站着,影子略有重合,她犹豫了几秒,蔫蔫问,“师兄,你知道金泽秀退役后做起了综艺节目主持么?他似乎也进了娱乐圈。”

“你就想跟我说这事?”眉间堆积起几丝厌烦,岳生莲定定盯着她小脸,没来由的有些置气。

“不是。”童恬往右挪开几步,去拽一株灌木上的枝丫,“我其实想说,他以前刚来这里的时候给我们带了许多零食,我有说过‘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么?”

“你与他的记忆,我怎么可能记得住?”

童恬听出他口气不耐,侧眸看他,果然,他眉宇萦绕起发怒的预兆,她知趣地扯了扯嘴角,有些勉强的开玩笑道,“也是,你怎么还记得那么久远的事情?不过我一直都很奇怪,师兄你为什么特别看不惯他,他在球桌上赢不了你,长相也略逊与你,你和谁都无冤无仇的,怎么偏偏和他杠上?”

深深凝视着她,岳生莲兀然勾了勾嘴角,他轻笑一记眸中渐冷,语气里辨不清是什么意味,“大概天生气场不合。”

童恬心想这算劳什子的理由?却没有说出口。

知他不喜这个话题,她只道,“那我先回去,师兄你早点休息,另外,要好好养伤,大家都在等着你早日回去呢。”顿了顿,有些扭捏的轻咳一声,“我也等着,我一直和以前一样,最喜欢看你在球场恣意驰骋的样子。”

“嗯。”缓慢颔首,岳生莲朝她家方向抬了抬下颔,站在原地等她进门。

望着她沿着小径走上台阶,关门前她似乎回头看了他一眼,夜幕之下,或许还弯唇笑了笑。

等她屋内灯光亮起,岳生莲站在原地又等了片刻,才侧身离去。

其实她那日给他的纸条,早扔了,上面的电话号码他怎么可能会有兴趣?却忍不住在她提及时,一次复一次的故意这么试探着,明明知道,永远都不会试探出他想要的……

到家洗漱后,岳生莲给自己换了药,临睡前拿起手机,看到队里微信群冒出了几百条信息,即将破千。

他蹙眉将手机放到一边,没什么兴趣,他们这个微信群里经常海聊,没什么营养,散个步都有人非要嚎一声,大部队走出去简直威风凛凛,哪儿像是去遛弯儿的?

但躺到床上后肩部隐隐开始抽痛,不敢辗转,却睡不着,岳生莲顺手拾起手机点进还热闹着的微信群。里面并没加任何教练指导们,他们一圈人倒一贯肆无忌惮的很。

岳生莲扫了眼屏幕右上角时间,都十一点半了,便随意问道,“还不睡?”

打完字,刚欲发送,看到一连串最新消息蹦了出来,他余光似乎瞅见他们言语中提及了童恬。

指尖往上滑动,他查看之前他们的对话内容,眉头逐渐深锁,撑着床板坐起,他摁下台灯按钮,定定望着还在不断往外冒的新消息……

“我屮艸芔茻,只想说,老三打得好,我现在特么的真想把那姓金的揪出来再暴打一顿。”

“你们有谁联系甜甜了么?”

“这事儿下午闹出来,我们吃晚饭时才摸着手机,就周师姐象征性问了甜甜几句,怕说多惹她心情不好。”

“咳,反正三师兄一向不看我们群,我后头才来,不懂你们说的那档子旧事,那姓金的真和甜甜好过?”

“什么好过?那时候才多大,队里能允许你恋爱?”

“只是关系不错,休息时间会一起打球,姓金的不熟悉这地方,甜甜带他出门认认路。”

“那他多大脸说甜甜是他初恋,我靠,自我感觉超好……”

岳生莲攥紧的掌心松了松,敲上发送键。

“还不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