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三十一章(1 / 2)

你看起来很甜 弦外听雨 2095 字 11个月前

晋.江.文.学.城.独.发.

第三十一章

童恬反应过来时, 水润的梨已经被他塞到她手上。

而他从她手上将粉色电吹风接了过去。

岳生莲面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他摁着她双肩,让她坐在梳妆台边的沙发椅上。

按钮很快拧开, “呼哧呼哧”的噪音不停在耳畔回荡,他动作很轻柔, 指腹时不时挑起她的几缕湿发,非常耐心细致。

小口小口啃着梨。

她目光不知为何总有些不受控制地跟着他面庞转, 看他认真的眉眼和嘴角缱绻的笑意。

这些旁人有见到过么?他在外人面前显得疏离淡漠, 感觉难以亲近的样子,她大约不是他眼中的外人, 也有别人不是外人,所以……

童恬强迫自己不再钻牛角尖, 她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怪怪的!为什么总想起医院里那位穿着白大褂的李小姐?她好像陷入魔怔了!

他吹完头发时她一颗梨也刚刚吃完, 将核儿丢进垃圾桶,童恬低声道谢, 转身开始沉默地收拾行李。

岳生莲见她人蔫蔫的, 蹙眉帮她收拾。他侧身方要帮她将梳妆台上的梳子拾起时,恰巧她的手也伸来,两人戛然触碰上,岳生莲未来得及反应,她却恍如触电般缩了回去。

童恬面色有些惊慌, 匆匆道, “师兄你帮我收拾, 我去那边取几件衣服。”

不等他应下,她娇小瘦削的身影便轻快如兔子般瞬息消失在视线。

岳生莲垂眸盯着自己右手。

被她触碰过的地方仿若还留有余温,其实他这次过来,原先存了把话挑明的想法。

但到底还是迟疑。

他们中间空缺了两年,她再不是从前国队里的小师妹,那时任她翻云覆雨亦难以逃脱他掌心,如今她是翱翔在天际的鸟儿,稍有不如意,便展翅飞远了,他留不住她。

侧靠在梳妆台,岳生莲目光望着她消失之处,嘴角微微勾起,他莫名觉得她方才的反应有些可爱。

或许是契机也说不定?她若仍旧和十六七岁时般整日蹭着他黏着她,倒不符合她出落成大姑娘后的性情……

两人收拾妥当,便启程去机场。

岳生莲依旧穿着一身低调黑衣,墨镜挡住大半张脸,因出境少,很难有人认出。

相比于岳生莲,童恬国民度倒是小多了,奈何前阵子莫名其妙发生的那件金泽秀事件,倒将她一瞬间暴露在了大众面前。如今这件事的热度已彻底过去,茹姐那边貌似是联系上了金泽秀所属公司,具体交涉她没有询问,依稀是有心人特地将这些微末的事情发酵,并非金泽秀那儿故意制造话题。

虽是如此又怎样?本来对金泽秀这个人童恬就谈不上有多少情分,但印象里他算是个坦诚阳光温暖的大男孩。

可上次他那些话彻彻底底令童恬对他的那么点好感都磨灭了,她不清楚他究竟是做人的品行有问题,亦或是时间逐渐改变了当初那个印象里的少年……

机场里,岳生莲手上拖着两个行李箱,一黑一白,白的是她的,黑色可想而知。

童恬有些不大好意思地跟在他身侧,他走路步伐稳重,速度刻意放缓很多,摸约是为了配合她。

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童恬望向周遭熙熙攘攘人群,蓦然觉得这样与他走在喧嚣的机场,心中有点儿不知如何形容,像是他们一起出行后疲惫而轻松愉悦的回家,很温暖。

时间尚早。

他们坐在一旁候机。

童恬戴着口罩,说话不便。

岳生莲拧开一瓶易拉罐果饮递给她,“喝点儿,这里空气闷,放心,你若怕被人认出,就侧身躲在我怀里。”

她摇了摇头,表示并不渴。但墨镜下的岳生莲仍旧保持着递给她的动作,似乎很坚持。他总是这样,童恬轻咳一声,只好接过他手里的维生素果饮,她扯下口罩,侧身借他宽阔胸膛半挡住自己浅啜了一口。

其实她没那么大知名度,如此倒显夸张了些,但童恬莫名觉得这样好像很……

怎么说?

心尖像是被拨弄了下,酥酥麻麻的感觉。

她实在喝不完。

将口罩重新戴上,童恬正想起身将剩下的半杯果饮丢掉,易拉罐却被旁侧一只手接了过去。

他微微仰起下颔,双唇触上她方才贴近的位置,将那剩下的半杯一饮而下,然后利落起身,走到前方将它扔入在前方的垃圾桶。

一来一去,等他重新坐回到她身侧,从头到脚并没有任何不自然之处。

童恬却觉得有些赧然,但他如此淡定,她若太当回事儿,仿佛更不应该……

机场人来人往,始终喧嚣。

他们沉默地等待着,童恬有些困了,刚揉了揉眼睛,背后突然似有什么东西碰了碰她肩膀。

诧异回眸,便撞见一张笑起来很羞涩的脸庞,是个圆脸女孩儿。

女孩见她转头,这才收回手,她眸中闪现出一抹亮丽的色彩,语速迅速,“不好意思,请问你是童恬么?”仿佛怕她不悦,年轻女孩继续,“我弟弟很喜欢你,他刚去了卫生间,他特别喜欢你演的《素情》,我想帮他找你要张签名行么?”

童恬没料到会被认出来,她抬眸看了眼默不作声的岳生莲,点头道,“可以。”

“谢谢,我弟弟一定很开心的,不好意思,我们出来旅游没有带你的照片,可不可以签在这个纪念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