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 / 2)

思美人 药渣 2388 字 6个月前

易灵对连穆的心动始于二十岁在宁城木香山的相遇与对视,但真正和他有更多交集却是在她决定来江城大学之后。

那时距离初遇已经时隔一年,她正式成为江大的大三交流生,连穆则已经开始准备毕业事宜。

那时候的连家在江城如日中天,连穆作为连家唯一的继承人,出众的才华雄厚的财力以及得天独厚的容貌足以让许多有所求的人为他疯狂。

至少,易灵出现在江大时,看到的就是众星拱月备受追捧的连大少爷,无论是同性也好异性也罢,他在这些人中的人气都很高,堪比明星粉丝圈。

只不过,同性还好,异性在连穆那边很少能够得到眼神,外面还一度传言他有厌女症或者喜欢男人,反正易灵初来乍到听到的传言又多又离谱,成功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于是,她在初秋某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里,在经管学院某个教室外的走廊里堵了连穆。

那时候的连穆桀骜且意气风发,被她堵到面前时也只是轻飘飘的瞟了一眼,显然已经习惯这种突发状况。

只可惜那时候的易灵并不清楚那些喜欢连穆的女孩子行为能疯狂到什么程度,在惹了连穆不喜后又有何种下场,她只是径自带着好奇心与一腔孤勇做了这人的拦路石,坦坦荡荡的直接问他——

“连穆学长,你的性取向是女人还是男人?”

“如果是女人的话,要不要考虑下我?”

“我叫易灵,是宁大来的交流生,我还挺喜欢你的,你要不要和我交往看看?”

她直接坦荡的三连问丝毫未让连穆动容,他眼神清淡,眉头稍稍皱了下,便给出了回答,“女人,不考虑,不交往。”

易灵并不失望,毕竟她态度确实没怎么认真,虽然喜欢连穆是真的,但喜欢对方的人多了去了,条件和她差不多的也有不少,如果真那么容易被攻克,也称不上是江大的高岭之花了。

至少以易灵听到的消息来看,就算连穆性取向是异性,对靠近的女孩子筑起来的铜墙铁壁也堪称让人绝望,无论是明艳学.姐还是娇俏学.妹在这冰封美人面前全都尽数折戬沉沙。

虽说终极目标看起来路漫漫其修远兮,但至少易灵初级阶段的目标是实现了。

“既然你喜欢女人的话,那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我觉得我可以试试,毛遂自荐一下,你不妨考虑看看。”易灵笑得极甜,“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我们今天能够互相交换下联系方式的。”

对于她的积极与热情,连穆神色淡淡,眼神冷漠,仗着人高腿长把她拨到走廊另外一边,走得格外干脆利落,至于她那些话自然是当做过眼云烟。

寂静无人的走廊上,易灵看着那人逐渐远去的背影,在越窗而过的阳光下眯了眯眼。

双手比成的方框里,连穆的背影看起来格外无情,易灵就这么看着,用手指瞄准人飞了个“biu”。

“希望你运气能好一些,未来别有机会和我在一起吧。”

易灵在心里如此衷心的期望着,随后弯起唇角,笑意深深,转身离开。

***

这样的初遇于两人而言都是不值一提的小插曲,在易灵美貌名声开始传遍江大后,他们又有了第二次相遇。

学生会组织的聚会活动上,连穆作为前任学生会主.席出来露了下脸,易灵靠着入学以来.经营的崭新朋友圈成功在这次聚会里占有一席之地。

和连穆被诸多莺莺燕燕围绕相同,她身边的狂蜂浪蝶也不少,只不过比起连穆身边行为卓有成效的护草使者,她这朵娇花被骚扰得就有些苦不堪言了,幸好,新任学生会长善解人意,及时出现替她解了围。

七成出于躲避心理,三成出于喜欢和兴趣,她成功在闲人勿近的连穆身边找到一个位置坐下,在有人再一次出言邀请她时,她笑着指了指年轻英俊富有魅力的连大少爷,大言不惭道,“我未来男朋友在那边看着呢,只能忍痛拒绝你的好意啦。”

她声音不大不小,足够不远处的连穆听个一清二楚,这种蓄意攀关系的行为大概对本校男生而言早已司空见惯,对方遗憾而怜悯的多看了她几眼,然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易灵歇了会儿,顺便补了下妆,确定自己现在的形象完美无缺后,这才缓步上前,和人打招呼。

“嗨,好久不见,看起来你最近过得不错,比上次见面时更加好看了。”

易灵大大方方毫不吝啬的称赞了眼前这朵高岭之花的颜值美貌,换来对方一个皱眉和用力握紧酒杯的手后,她继续感兴趣的道,“美貌是天赐的礼物,被人诚心称赞就不要不开心啦。”

“对了,能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吗?我好看看自己有没有希望。”

大概是觉得她人虽然烦,但不拐弯抹角的坦荡态度尚可,连穆目光深深的看着她,一字一句道,“我喜欢安静、乖巧、羞涩、腼腆、清纯、话少的类型。”

易灵认真听完,托着下巴叹了口气,“听起来我似乎和你的喜好完全背道而驰。”

连穆轻哼一声,无声的给予了认可。

短暂的气馁了十秒钟之后,易灵笑眯眯的看向眼前人,“虽然你这么说了,不过真抱歉啊,就算我完全不符合你的喜好,现在也是不能如你的愿远离你的。”

“正好,今天在这里正式和你说一下,接下来我打算追你这件事,省得你突然被我吓到,要知道有了心理准备之后,很多事情接受起来会方便很多。”

连穆这下子大概是真的被她的行为刺激到,眉头皱得死紧,易灵看着都替他难受,不免多说了两句,“今天见面的目的已经达到,和你聊得也很愉快,我暂时就不打扰了,有机会再聊。”

她心满意足的和人挥手说再见,离了活动会场赴其他朋友的约会去了。

***

易灵当着当事人的面说了要追人,虽然她话语和态度中有几分轻佻,但真正做起事来却不含糊。

至少,在追人这方面,她确实是很用心。

精心准备对方可能会喜欢的各式各样的礼物,在不忙时根据各方眼线们的回报“围追堵截”连大公子,行为高调,坦荡不加遮掩,很快,整个江大都知道了艺术系新来的女交流生觊觎本校高领之花的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