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1 / 2)

思美人 药渣 2593 字 6个月前

连穆今天来会所是为了郑元夏。

自从江城一别之后,两人就好久没联系,作为这段友情中被动的一方,一旦郑元夏没那么主动,就显得两人之间关系淡了下来。

在连穆心里,郑元夏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多年好友,纵然两人性情南辕北辙,但他们确实是不折不扣的好朋友。

郑元夏总是急好友之所急,怒好友之所怒,但连穆从未想过,他会喜欢上易灵。

如今再回想从前他对易灵的关注与挑剔,换个角度来看,也不难发现其中蕴含的复杂情愫。

连穆直到郑元夏彻底冷静,才应了他从江城回来之后的第一次邀约。

安静包厢中,两人相对无言,最终先开口的还是满脸烦躁将头发耙得乱糟糟的郑元夏。

“哥,对不起。”

连穆没说话,看了好友许久,才出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郑元夏低着头,神情压抑且羞愧,听到连穆的声音小心翼翼的抬头觑他一眼,才低声道,“不知道。”

这个答案连穆没信,果然,过了不久,郑元夏自暴自弃的闭眼补充道,“很早以前了。”

“你还记得大三暑假那年我们去宁城吗?我在木香山上看到她。”

炎热夏日的夜晚,他和人比赛飙车之后输了心情烦躁,懊恼不甘之下跑到路边的便利店里买饮料,就在拐角那个路口,他看到了和朋友说笑的易灵。

红裙长发,眉眼弯弯,像是一道天火坠落眼睛,烧得他再也看不到其他人。

他一见钟情对人动了心,只可惜还没等他找到她,就听到易灵出了车祸去国外治疗休养的消息。

然后,他再遇到她,她就成了追逐在多年好友身后的热情爱慕者,那时候的感觉,对头一次狂热喜欢别人的郑元夏而言无异于五雷轰顶。

之后许多事情他就控制不住自己了,无论是挑拨还是寻衅滋事,他即便知道不应该不能够也控制不住自己去关注易灵,去抢夺她每一分注意力。

即便她已经和自己最好的朋友走到了一起。

大三那年暑假初遇,易灵在他们大四那年来了江城,到如今已经整整两年多,连穆看着羞愧难堪不肯抬头的郑元夏。

“这不是你的错。”

郑元夏猛地抬起头来,嘴巴开合几次,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喜欢上一个人确实不是谁的错,如果人的感情能够被控制,这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痴.男怨女了,连穆冷漠的想,但总归有些事情,还是能够控制的。

比如疏远,比如远离,再比如对某些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你以后离她远一点。”

听到好友的这句嘱咐,郑元夏知道,他们兄弟之间不会因为一个女人闹翻了,他也能够减轻心里的负罪感,这是最好的结果,他该满足的,然而,他还是忍不住——

“哥,如果你不喜欢她,那我……”

在心中盘旋许久的卑劣念头郑元夏最终没能说出口,在连穆陡然变得阴森可怖的眼神里,他看到了怯懦的自己。

“郑元夏,”连穆一字一字叫了好兄弟的名字,满含警告,“我说,离易灵远一点。”

鼓起的勇气只剩微末,郑元夏低声道,“我会离易灵远一些,只是……”

如果她还是你的女朋友,只要我们还是兄弟,他就不可能永远躲开她。

“管好你自己的心,其他事情我来处理。”

连穆用这句话为这场谈话画下句点,两人虽然算不上不欢而散,但气氛显然也没有多好。

郑元夏一杯一杯的喝着闷酒,喝完了叫来服务生继续上,上酒时因为服务生失误,桌子上的资料不小心洇了酒液,在对方的连声道歉中,郑元夏眼疾手快的抓起资料翻看。

“哥,你快看看资料有没有受损——”

话说到一半,郑元夏视线停留在资料第一页上不动了。

连穆在郑元夏伸手时就想去拦,奈何慢上一步,到底被郑元夏看到了他不愿意任何人知道的东西。

资料上信息映入眼帘后,郑元夏的表情从茫然变为震惊再变为不可置信,几番过度之后,脸色涨红眼中喷火,声音咬牙切齿,“哥,这上面说的是真的吗?”

“连家的破产和易灵有关系?她还和你二叔联手——”

努力压抑的怒气最终到底是辜负了主人的期望,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郑元夏的声音里充满了被背叛的痛苦与愤怒,“我知道她没看上去那么简单,也想过她是不是对你不怀好意,但怎么都没想到害你家出事的那块地皮是她和人联手设局!”

“这就是她说的喜欢你?她就是这么喜欢你的?难怪当初你家出事时她是那种做派,背地里耍尽手段还敢出来你面前做好人?还敢搞什么恋爱合约?她是不是打量着把人当傻.子耍以为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她这种龌龊心思?!”

“够了!”

连穆出声制止郑元夏的愤怒声讨,眼神微寒,“元夏,你到底是在因为什么生气,你自己清楚吗?”

“这件事今天在这里到此为止,我不希望在外面听到任何风声。”

被人掐住脖子般郑元夏哑了生息,他嘴唇张了又合,到最后也没能再理直气壮的说出一句话来,只得神情狼狈的低下头以作掩饰。

两人谈完连穆没了继续停留的打算,按时间来算,易灵这两天可能快要忙完,随时会回家,等人回来,他会和她就很多事好好谈上一场。

只是没想到的是,易灵比他们想象中.出现得更早更突然,直接就在会所包厢外的走廊里狭路相逢。

且,对方身边还有不怀好意的男人纠缠。jsg

***

走廊中,除了郑元夏那控制不住高声的一嗓子,此刻安静极了。

至于真正需要有情绪的两位当事人,则一个赛一个的冷静沉稳,尤其易灵脸上还带着笑,眉眼弯弯的模样不见丝毫阴霾,既没有疑似吃“外草”被撞破的不安与心虚,也没有在这里意外见到男朋友的心花怒放与兴奋。

就跟路上突然碰见了两个普通朋友似的,一脸营业性笑容,虽然不假,但也没多少真诚情分。

四人对峙中,最先开口倒是那个外国美男,他神情挑剔的看着郑元夏,出声问易灵,“小.美人,这是你男朋友吗?完全配不上你啊!”

这句直白的话易灵还没皱起眉头,听到的郑元夏已经脸红脖子粗了,“你在胡说些什么?!谁是她男朋友了?简直胡说八道!”

美男耸了耸肩,满不在乎道,“既然你不是小.美人的男朋友,那为什么看起来捉奸一样这么激动?”

郑元夏被堵得哑口无言,狼狈又尴尬,易灵没兴趣看两个男人耍嘴皮子,越过外国美男直接朝连穆走了过去。

“能在这里见到你,看来是工作忙完了?”她笑。

连穆点了点头,“你现在是有事要忙?还是跟我一起回去?”

两人都默契的无视了眼前这副极易让人误会的画面,自然而然的进入了寒暄状态,看起来像是再知根知底不过的老夫老妻,然而事实上,彼此都清楚对方并不简单。

就算在这里看到连穆,易灵也没有回去的打算,说放松就要放松,她不打算为谁改变主意。

“我白天睡够了,现在正精神,待会儿打算去打两局斯诺克,或者开个游戏室玩上几把,你呢,是回去还是跟我一起?”

郑元夏看向好友,连穆接住扑过来投怀送抱的易灵,“我跟你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