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1 / 2)

思美人 药渣 1682 字 6个月前

连穆费尽力气才将满腔的愤怒与破坏欲压了下去,如果不是易灵此刻情况糟糕,躺在地上的那个男人大概会像母亲手里那些支离破碎的玩偶一样毁在他手里。

将现场这些麻烦交给他的外籍保镖团队处理,他抱着易灵坐上车往医院去。

怀里易灵脸颊通红神色迷蒙,他升起车里挡板,遮住外界所有窥视,轻轻拂开她眼前的头发,低声道,“放心,我在这里,不会有事的。”

易灵是第一次中奇怪的药,比醉酒更晕眩,比发烧更难耐,如果不是连穆用力禁锢着她,她此刻估计早就失态了。

毕竟,在忍耐这件事上,她从来没什么天分。

脑子里像是有煮沸的滚水在咕嘟咕嘟,易灵努力撇开这些恼人的声音,抓.住手底下光滑的布料,用仅剩的理智开口,“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走了吗?”

她这么问其实不见得是想要得到答案,连穆抓.住易灵在他身上乱动的手,低声道,“临时有事,暂时留下处理。”

易灵不知听没听到,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大概是药效越来越强劲了,手被制住后,她竟然开始用牙去咬嘴边的扣子。

连穆只好去掐她的下巴,“松嘴。”

易灵听话的放开扣子,没等连穆松口气,她得到自由的手就直接强势的扯了他衬衫,触到了温热的肌肤。

作为一个谎话连篇的女人,连穆突然觉得易灵在喜欢他腹肌这一点上恐怕是最诚实的了,就算中了药都不忘耍心机声东击西占便宜。

果然,她一直紧皱的眉头微微松了些许,看他的水润眼睛里也多了满足与得意。

连穆忍不住念了她一句,“小骗子。”

易灵这个人,越接近越了解,就越明白她有多会骗人。

他现在已经可以很肯定的说,她到他身边来乃至声称喜欢他这件事背后都是有内.幕的,只可惜现如今手上的信息并不能让他窥知真.相。

摸够了腹肌的易灵不肯罢手,有了继续得寸进尺的迹象。

“你这张脸真好看,好看得不得了。”易灵捧着连穆的脸,指尖拂过他每一寸英俊的线条,从眉眼到鼻尖,再到嘴唇,“我能亲.亲你吗?”

她眼神热情又直白,被酒精和药熏得迷糊的脑子显然已经没有理智生存的空间,如果易灵还清醒,她决计不会对已分手的前男友提出这种愚蠢的请求。

连穆在迟疑,在犹豫,等不到回应的易灵将手慢慢放下时,连穆低了头。

英俊清隽的面孔隐藏在阴影里,被易灵散乱的长发遮掩,他回应了她的请求,热情,加倍。

一直以来,连穆都很抗拒同易灵之间的亲密,每每都在试图拉开两人之间的身体距离。

心意,藏于皮囊之中,即便惊涛骇浪一片也是看不出来的,但是身体的动摇,只要眼神落在其中,就会被立刻知悉。

他不愿意被她洞悉内心,也不想被她看到外在的动摇,只能用冷硬疏远与距离维护彼此之间岌岌可危的脆弱。

这是他无尽荒原上唯一盛开的一朵小花,本该细心呵护,恣意绽放,然而,这片土地太贫瘠了,供养不起她舒展美丽的养分,所以,他只能将她连根拔除。

他以为他能做到,看着她再次为别人绽放,根植于其他的土地,事实却是,他根本做不到。

否则,他现在不会出现在这里。

他本该早些离开的,理智一遍遍的催促他行动,到最后占领心脏的却还是那些无法压抑的感情。

他果然是那个女人的儿子,始终逃不过为别人疯狂的命运。

怀里易灵气息不稳的用软弱无力的手脚表达着不满,连穆亲了下她额头,低声耳语,“都是你的错。”

如果你没有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如果你没有那么直白的诱.惑我坠入深渊……

如果你没有那么轻易的将我丢弃……

如果我变成像那个女人一样的丑陋疯子……

易灵,这一切,全都怪你。

***

到了医院后,提前接到通知的医生很快到位来帮忙处理患者。

采血结果被拿去化验,易灵靠在衣服凌.乱的连穆怀里,被他哄着接受治疗,直到镇定剂起效,她才终于从躁动中平息下来缓缓睡去。

易灵再次醒来时是在深夜,手上扎着输液针,病床边连穆握着她的手靠在椅子上闭目休息。

她手指刚有动静,对方立刻就醒了,看到她睁眼神情放松许多,“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口渴,想喝水。”易灵哑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