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1 / 2)

思美人 药渣 2011 字 6个月前

和上午相比,下午的拍摄工作气氛略有些诡异,好不容易结束后,终于等到晚上聚餐时间,包括几位主演在内的工作人员们都有些兴奋。

影视城附近的知名饭店里,工作人员分属几个包厢,各自享受晚餐去了。

易灵上了白蓝的保姆车,两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旁边经纪人正满面春风的在接电话,声音里是微不可查的满意。

“现在我能下定论,之前倪曼瑶抢我资源那事不是故意的了。”白蓝说起这件事还是挺不高兴,只不过与之前相比愤怒与不满情绪已经淡了许多,“你看,就从连穆出现在咱们面前开始,我这丢掉的资源就跟追尾似的一个个蹦到了脸前,虽说不是从前那些,但无论是从数量还是质量来看,明显已经补足了。”

“不对,应该说物超所值绰绰有余。”

这么说着的白蓝脸色却丝毫不见喜色,反而阴森森的,“浓浓,你说句实话,连穆那混球儿是不是根本不知道你和我的关系?”

“资源补回来还不好啊?”易灵忍笑,“不过,我确实没和他提过,毕竟当时想着很快就会分手,所以根本没必要过多介入彼此的生活。”

不止是白蓝,易灵从未和连穆深入谈过任何有关未来的打算,她身边这些亲近的人也从未有过向他介绍的打算,当然,若是机缘巧合遇上了知道了,她也无意阻止就是了。

白蓝神情复杂的看着好友,“你啊。”

有时候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易灵的这种任性,喜欢是她,讨厌是她,离开是她,动摇也是她。

用蒋菡对爷爷说的那句话就是,给她的自由过了火。

可是,面对易灵小时候那副模样,不这样做的话,可预见的未来里,那样的她只会更令人心疼。

所以,自由又任性的活着,没心没肺一些,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掩去这些复杂心思,白蓝掐了把易灵脸颊,目光如炬,“跟我说实话,连穆现在是不是要重新开始追你,不然怎么会突然在我这边发力?”

她人既不瞎又不傻,没蠢到看不出那人的用心。

易灵满不在乎的摊了摊手,“这有什么好激动的?以前追我的人还少了?不过是一个追求者而已。”

易灵这番反问说得白蓝哑口无言,话确实有道理,但好像还是有哪里不对?

直到到达饭店两人下车,白蓝都没理清楚她觉得不对的地方。

到地方后,导演主演和投资商自然是在一个包厢的,易灵这个编外人员蹭光跟着一起,只是不好说到底是谁的光。

国人的酒桌文化根深蒂固,只不过今天坐在一起的没人敢灌投资商酒,虽然气氛不够热烈,但对酒量不佳的人来说很友好。

看着蠢.蠢.欲.动想要到表哥身边敬酒的女演员们,倪曼瑶心底叹口气,拉着导演和男一号意有所指的将这些人的热情打压了下去。

众人虽心中不甘,到底不敢放肆,只得按捺下那些不可言说的心思。

易灵左边坐着白蓝,右边坐着聂原州,本来她已经和连穆坐一起了,却被白蓝用随便瞎扯的借口给拽到了其他位置,司马昭之心简直昭然若揭。

真的不用这么严防死守,易灵无奈,她既然答应了蒋菡,就绝不会食言的。

“浓浓,这道汤不错,”聂原州盛了离易灵位置稍远处的甜汤过来,“你没吃多少东西,喝点汤也好。”

下午易灵吃了不少零食,不怎么饿,晚上就没什么胃口,白蓝因为资源重新入手的缘故被经纪人勒令节食,两人正好一起作伴。

“谢谢,”易灵朝他笑,“我待会儿喝。”

易灵觉得今晚的聂原州有些急切,她不介意被人追求,但对方早上和晚上的态度堪称天壤之别,之前还是谨守边界试探着亲近示好的话,现在就像攻克难关一样势头勇猛长.驱.直.入。

说真的,她更欣赏委婉一点不给人添麻烦的追求方式,太过积极热情毫无顾忌的类型在她这里极容易被拉黑。

本来还觉得聂原州不错,现在这个标签要被她揭下来了。

她兴致缺缺的态度显然很明确的传达给了聂原州,他总算有所收敛。

等视线同坐在对面的连穆相遇时,他看到了对方平静中隐含凌厉的眼神,显然因为他的不识趣心生不快。

年轻人的逆反心总是那么重,他回以一个暗含挑衅的眼神,继续专注身边的易灵。

聚餐活动在十点半结束,因为明天还要上工,大家都很克制的没有喝多。

当然,主要还是这次的投资商太冷淡太有压迫感,许多喜欢借酒装疯的人没敢仗着醉酒发疯。

回去时,众人分车,易灵正准备和白蓝一起,被人从身后轻轻拽住了手。

“浓浓,你的手链忘在了我车上。”

连穆的声音在夜色中清晰明了,几乎是立刻,两人所在的位置成为了高射灯聚焦之地,无数或明或暗的眼神落到了易灵身上。

深秋冷风拂过身前,易灵停下脚步,转身回头,连穆站在她背后不过半米的位置,低头认真看她。

空气中有一种暧昧又隐晦的气息,是易灵最喜欢的那种。

或许是因为从前她和连穆在一起时心思不纯总爱刺激他撩.拨他的缘故,她在期待享受他的回应与彼此互动方面有格外执迷的兴趣。

即便她绝不会答应和他在一起,也依旧会享受对方主动示好撩.拨带来的微妙浮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