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1 / 2)

思美人 药渣 1688 字 6个月前

连穆的声音对易灵来说像是一场梦,眼前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也是一场让人想要迫不及待醒来的噩梦。

在今天之前,她听见连穆的声音还会觉得困扰,但是在废墟里听到那熟悉的一声声唤着她名字的声音时,她突然意识到,她是喜欢这个声音的。

不太好的身体状况让她怀疑自己的耳朵,但时远时近的声音一次接一次的传进耳朵里后,易灵终于想起她应该给出回应这件事了。

于是,她迟疑着回应了连穆对她名字的呼唤。

“易灵——”

焦躁不安的呼唤声在她给出回应后戛然而止,像是为了确定她的位置,连穆再次开口时情绪高昂了很多。

“易灵,别担心,我马上就能找到你,你能确定自己的位置吗?附近有什么?你伤得重不重?”

一连串的问题扑面而来,易灵不觉得现在这个余震不断的时候连穆贸然来救她是一件理智的事,她的迟疑只维持了短暂的时间,很快在连穆的催促声里消失了。

只能说两人运气还算不错,连穆很快就确定了她的位置。

她在泥土沙石以及建筑废墟错落而成的缝隙里看到了连穆的人影。

幸而这会儿外面天已大亮,虽说因为受伤的原因她状态不佳,看东西有些模糊,但好歹视力并未受损,所以第一时间看清了来救她的连穆的狼狈身影。

很显然,他在这场灾难中也是吃了大苦头的,白衬衫已经变成了灰色,上面血迹遍布,不确定是自己的还是其他人的,他身上伤口应该不少,不然映在她眼中的面色不会如此苍白。

“还好,这边情况比我想象中要好,”外面趴在废墟缝隙处的连穆身体挡住了一小片阳光,他谨慎的移动着身体往易灵这个方向来,“放心,救援队伍很快就来,我在这边陪你。”

“对了,我这里有些吃的东西和水,你先吃一点。”说着,他从外面扔进来了被几片树叶裹着的食物和水。

一瓶沾了许多泥沙的矿泉水,还有一板快要被融化的巧克力,易灵克制的喝了两口水,没吃巧克力。

她现在也就是稍微有些渴,饥饿感并不重,在情况不明的前提下,节省些是没错的。

现在,她有更重要的话要问连穆。

“我还以为你在国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其实昨天和你通话时我就已经到了,昨晚就住在酒店,只是楼层偏下,”连穆似是苦笑了一下,“早知道会有地震的话,昨天晚上我应该强硬一些去找你的。”

如果昨晚他和她在一起,就不必承受之前那几个小时里的担惊受怕。

那种滋味太难熬了,难熬到让人不敢多思量一秒钟失去她的情形。

幸好,他拼尽全力抓.住了那绝无仅有的幸运,在不断的追寻中,侥幸找到了她。

易灵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她大概明白连穆是喜欢她的,她有过触动,但也仅止于此,因为她从不打算和他有更进一步且更深入的纠缠。

受父母影响,她早就对爱情和血缘亲情这种东西充满了怀疑,这让她无法信任任何一个妄图和她产生深刻纠葛的人。

她只会接纳那些让她觉得安全的人,连穆显然不在此列。

诚如她之前所说,她真的不需要他。

不需要他费尽心思的示好,也不需要他此时冒着风险的救援,这些不会让她多开心多骄傲,只会变成负担。

“谢谢。”

沉默许久之后,易灵给了连穆回应。

“你身上的伤还好吗?”连穆追问。

之前只用自己身上全是擦伤搪塞,这会儿易灵也没有改口的意思,“还好,都不严重,现在已经不怎么疼了。”

在专业救援队伍到达之前,她说太多只会给对方增加麻烦和压力,毕竟断腿这种伤情连穆也无能为力。

时间在这样的等待中显得漫长极了,连穆时不时的和易灵说话,一边安慰鼓励,一边努力排解伴随压力而来的恐慌,只是被安慰的对象显然比他想象中更冷静坚强,他的宽慰似乎显得有些多余。

变故是伴随着余震发生的。

地震后往往伴随着极端恶劣天气,在天上突然下起雨来的时候,久违的余震再一次来了。

这一次易灵和连穆的运气都不太好,或许是缝隙那边不太稳固,伴随着簌簌落下的砂石泥土,等待救援的两个人被灾难扔到了一起。

等余震消停时,狭小的地下空间里,两人蜷缩在一块横亘在头顶的水泥板下面,成了一对可怜的同命鸳鸯。

恢复行动的第一时间,连穆就将易灵抱在了怀里,挡着上面仍旧不断往下落的泥土砂石,幸好落下的石头都不太大,不然少不得要把人砸出.血。

地形再度改变的废墟里,光线黯淡了许多,有泥水慢慢往下.流淌,身形狼狈的两人此刻终于在微弱的光线里看清了彼此的糟糕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