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二章(1 / 2)

“东西找来了,要不然还是把少爷送到医院吧?”普通人和哨兵向导的身体结构不同,张婆看着晕倒的浦安只能干着急,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好,抱着恢复液和草木舒展膏,就问了问面前这个高大的年轻人。

“浦安是身体太差一时脱力而已,去特殊医院反而没有什么用,张婆,我是哨兵边名钧,这是证件,相信我。”边名钧把浦安抱到了卧室,直接去浴室将里面的浴缸拆下拿出来,动手将恢复液倒到浴缸里,抬头看着张婆,“把房间的温度再调高一点吧,等一会儿浦安醒来的时候,可能会很冷。”

“好好好,我再去烧点热水。”张婆用光脑扫描了边名钧的证件,确定真伪之后,突然想起来,这个名字早上还上过新闻,好像还是个什么的冠军。

可信度立刻增加了不少,张婆就听着边名钧的指令,快速的准备着需要的东西。

等到张婆离开卧室之后,边名钧把还没有倒完的恢复液随手一扔,好像凭空砸到什么东西一样,传来一声闷响。

“出来,借点你的血。”边名钧头都没有回,小心翼翼的将浦安半抱起来,摸着怀里的人冰凉到异常的体温,眉头紧锁。

“乱扔垃圾有没有素质!”刚才扔恢复液的地方出现一只手,很快又现出来一个脸上画着兽纹的俊美男人,与妖冶惑人的外表不同,兽纹男人声音粗哑,“不给,这是你的人,和我有什么关系?”

真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边名钧听到自己伴生兽龙归的话之后,眉头抽了一下,把浦安先放回床上,转身就跳起来和龙归打了一架。

两个人招招凶狠、拳拳见血,但都十分默契的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最后还是边名钧把自己的伴生兽一脚踩住,拿着刀子借了半杯血,小心翼翼的喂给了浦安。

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伤口,龙归对于自己被揍加放血也不是很在意,反正要是床上躺着的这个人出事了,他挂念的那个伴生兽也就再也找不到了,他不给血也是过过嘴瘾而已。

利落地从地上爬起来,顺便拍了拍脸上的鞋印,龙归留了句话就又凭空消失了,“既然浦安找到了,赶紧帮我找小红鸟!”

边名钧没有搭理龙归,把杯子里剩下的浅蓝色液体倒入浴缸,把浦安的上衣脱掉,小心的放入浴缸,暖暖的热水混杂着至阳至热的龙龟血,很快,在这种温度下,刚才还喝了不少龙龟血的浦安脸色慢慢恢复了正常。

调高温度的房间非常适合浦安,可却把边名钧热出了一身汗,拿着毛巾擦了擦,边名钧也没有在意,蹲在浴缸旁边,用找到的皮绳小心翼翼的将浦安的长发绑起来。

柔软的发丝穿过指尖,边名钧将长发绕到手指上,轻轻的吻了吻,然后把眼神从浦安精致白皙的锁骨上撕下来,起身离开了卧室。

等浦安从暖洋洋的浴缸里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身体的异常了,和平时四肢僵硬到发麻的感觉不同,好像身体里平添了一股力量,让他的精神好了很多。

把浴缸上的木卷盖子打开,浦安站起身来,想到自己没有意识前的情景,心里有些奇怪,张婆绝对没有力气把浴缸从略冷的浴室拖出来,更别说把自己抱到楼上了,难道是刚才那个哨兵?

将湿漉漉的长裤换掉,浦安洗掉了身上残留的恢复液,转头的时候看到自己被皮绳细心绑好的长发,突然间有些发愣,等到身上的没擦干的水让人冻得哆嗦时,浦安才回过神来。

等浦安换好衣服下楼,就听到了客厅里张婆的笑声,“小钧啊,等会儿张婆给你摊张鸡蛋饼,看看有没有你家乡的那么好吃。”

“张婆,我也会做很多吃的,哨兵觉醒之前,我可是斯卡出了名的煎饼小王子。”边名钧的声音有点低,但是听起来很温柔,陪伴张婆说话的时候很有家的感觉。

浦安站在楼梯口的角落听了一会儿,有的时候还跟着笑出来,这还是浦安在失忆醒来过之后,心情第一次这么的好。

“刚才谢谢你了。”和张婆打了声招呼,浦安也猜出来把自己送到卧室的人是谁了,主动和边名钧打了声招呼,“我是浦安。”

边名钧握住了浦安的手,却没有松开,和自己冰凉的体温不同,浦安皱了皱眉头,试图抽出手来,却被边名钧握紧不放开。

张婆看着两个人打招呼,乐呵呵的跑去厨房乘点汤出来,从早上凯提尔又跑来闹事开始,他们的早饭还没有吃呢!

“你不记得我了吗?”边名钧看着浦安,黝黑的双眸紧紧的盯着不放,眼神异常执着,当然,手还是没有松开。

看边名钧的表情不似作伪,浦安有些抱歉,“对不起,我忘掉了很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