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四章(1 / 2)

当然,浦安如果能这么轻易的被融化,那绝对不会成为当年众人追求无果,享誉哨兵界的“高冷之花”了。

即使那天浦安在自己的怀里慢慢平静下来,即使自己还吻住浦安饱受蹂♂躏的唇,但是,边名钧和浦安之间的相处好像也没有什么改变,正在拿着毛巾给花擦叶子的边名钧幽幽的看着浦安的背影,表情就是在控诉这个“离唇无情”的向导。

面前的玻璃柜倒映出边名钧严重跑神的样子,浦安看着身材高大的哨兵可怜兮兮地坐在小木凳上,一边漫不经心的擦着花叶子上的浮土,一边盯着自己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就被逗乐笑了出来。

“边名钧,下午陪我出去一趟吧!”浦安抑制住自己的笑意,不意外的看到边名钧眼神一亮,从背后猛地抱住自己。

“勒死了,放手。”拍了拍固定在自己腰间的手臂,浦安有些不适的乱了乱呼吸,转过脸怒瞪一眼让边名钧松手。

反正浦安拍他的力道又不重,边名钧就这么厚脸皮的蹭了一会儿才松手,“我们去哪里?”不管浦安有没有意识到,越来越习惯边名钧的靠近,不再排斥哨兵的信息素,这就是个非常大的改变了。

“温伦墓地,今天是我祖母的忌日。”浦安的表情看不出波动,但离得最近的边名钧明显的感受到面前人的低落,想来也是,失去这几年记忆的浦安,应该很难面对从小疼爱自己的祖母,在斯卡战役的那段时间里,突然离世的消息吧。

安慰性的拍了拍浦安的肩膀,两个人和张婆打了声招呼,就买好了花,前往温伦墓地。

正在操控家用飞艇的边名钧看着后座闭着眼睛的浦安,想到张婆临走前对自己的嘱咐,微微眯了眯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有来往的机器人,也没有随处可见的智能,温伦墓地的布置非常的简单甚至古朴,在青翠的山腰上,除了缭绕的云朵,就只有一条铺着青石的小路,两侧安静的墓碑在静静的沉睡。

天气并不是很好,甚至还有几分雨丝飘落,边名钧看着包裹在厚厚大衣中的浦安脸色发白,有些担忧的站在浦安身后不肯离开。

索性就由边名钧去的浦安静静的站在祖母的墓碑之前,看着照片中笑容慈爱的老妇人,半响沉默,才艰难的发声,“祖母,浦安来看你了。”

听到浦安的声音不对,边名钧默默的上前一步,从背后为浦安挡住冷冽的山风。

“安哥,要是想念,就说出来,老人家会听到的。”看着说了一句话之后,就久久不语几乎成为一尊雕像的浦安,边名钧有些不忍,开口劝道。

浦安没有应声,只是上前两步,跪在墓碑之前,手指轻轻的抚过祖母的相片,喃喃道,“浦安会好好的活下去,祖母,你放心。”

浦家的人都知道,祖母最挂念的人就是浦安了。和其他的孩子不同,浦安是最先觉醒离开家族求学的向导,因为很小就失去了母亲,和父亲的关系也一般,甚至在老祖母外出未归的那两年里,很多人都不知道,浦家家主还有一个长子,叫做浦安。

但老祖母回来后一切就改变了,狠狠的责骂了娶了新妻忘了亡妻的儿子,将浦安接到自己身边,让自己最信任的张婆照顾他,点点滴滴都由老人家亲自打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敢轻视浦家正经的大少爷。

老人布满皱纹的双手是浦安幼时唯一的温暖,每每离家住在军校里时,浦安最牵挂的也就只有老祖母和张婆了,在斯卡战役之前,身体已经不是很健朗的祖母抓着浦安的手,只说了一句话,“孩子,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活着回来。”

浦安忘记了近三年的记忆,最后一幕就是自己跪在祖母身边,承诺她一定会平安归来的模样,只可惜,再次睁眼,祖母已经逝世,浦安只能对着冰冷的墓碑,在心里默默的倾诉着对老人的思念。

地上铺着白玉石板太过冰凉,边名钧看浦安已经跪了一会儿,还是走过去想把人扶起来,“安哥,起来吧,祖母会听到的。”

双腿有些发麻的浦安扶住边名钧的手臂,刚站稳就听到背后一道熟悉的声音,是浦安同父异母的弟弟,浦嘉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