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二十八章(1 / 2)

如果说,让经常与各种凶悍生物作战的士兵来投票,选出一个自己最不喜欢的任务对象,那刺蚁绝对能稳坐前三的宝座。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主要是刺蚁这种生物,实在是太烦人了。

一只刺蚁比普通的蚂蚁大一些,身上有些尖锐的刺,还有略硬的铠甲,长得是自带全副武装。

不过,虽然刺蚁的刺有毒,但面对一只刺蚁时,普通人也可以轻轻松松的用鞋底踩死它们,不耗费任何力气。

但讨厌的地方就在这里,刺蚁从来不会单独行动,而且这种小生物什么都吃,连岩石和砂砾都是它们的菜单,简直可以在任何地方存活下来。

而且刺蚁之间会用特殊的信息素交流,一旦有同伴收到伤害,濒死的刺蚁就会在敌人的身上留下标记,只要它们的同伴一旦抓住反扑的机会,绝对不会让敌人好过,报复心极强。

所以,只要和刺蚁交战,去击毁蚁穴之后,士兵们都要把身上的衣物彻底清洗处理,然后把自己泡在特殊的溶液里很久,把刺蚁留在自己身上的信息素散去,要不然,说不准什么时候自己哪天去野外执行任务,就会被其他刺蚁报复。

这种所有人都不想主动面对的刺蚁,荣毅怎么可能会在身上留下它们的味道呢?

边名钧听到龙归的话之后,沉思了片刻,重新整理了一下衣帽,步伐不停的继续前行。

龙归对气味的敏感,绝对是觉醒者都望尘莫及的,边名钧不知道荣毅自己知不知道,身上有刺蚁信息素这件事情,只不过向来谨慎的边名钧把这件事情记在心里,接下来的几天都在留意着荣毅的动静。

只不过,荣毅这两天也比较忙,之前被荣毅狠狠斥责一番的浦嘉逸,随军之后安静了很多,没想到到达秋叶星,终于从昏天黑地的水土不服中缓过来之后,发现了自家二伯的求救电话。

浦安的爷爷,也就是浦家去世的老家主,戎马一生荣勋加身,也许没有想到,自己的三个儿子会在自己身后把家业颓败成这个样子,大儿子从商因为太过贪心,被抓了;二儿子从政却没什么建树,依靠着弟弟;三儿子继承家业,原本还不错的苗子却是个薄情鬼,花花公子对一切都满不在乎。

在老祖母活着的时候,浦安的父亲还算勤勉,虽然是最小的儿子,但把浦家打理的还算井井有条,可惜,这一切在浦安前去斯卡,老祖母去世之后戛然而止,浦安的父亲把繁重的家业扔到一边,夜夜留恋美人香,对浦家的境况并不伤心,要不然,也不会让遇到问题的二伯求到浦嘉逸这里。

咬了咬牙,浦嘉逸恨不得现在就动身返回蓝星,只不过,秋叶星属于军事基地,正是军团考核竞争之际,怎么可能让浦嘉逸说走就走,能保持正常的通信,已经非常的不错了。

关键时刻,就算没有管家在身边提点,但浦嘉逸还是智商在线,立刻抓到了问题的关键,听到二伯的苦苦哀求,恨不得掀翻面前的一切,冲到浦安的面前,直接和浦安一决生死好了。

二伯手里有权,加上分摊了大伯入狱之前手里的航线,一直都是浦嘉逸的钱罐子,当然,浦嘉逸也没少为二伯的事情遮掩,双方合作的一向很好,要不然浦嘉逸当初也不会立刻就想到,二伯那里扣下了一批禁药,里面有上帝眼泪这件事情了。

现在二伯被查,里面所有的证据都非常详细,浦嘉逸一看,不用多想,就知道和浦安脱不了干系,咬了咬牙,浦嘉逸还是直接找到了浦安。

“那也是你的二伯,浦安,你是想毁掉浦家吗?”如果浦家倒了,浦嘉逸他们都没有军功或政绩傍身,从贵族之位跌下来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浦安和浦嘉逸之间的互相使绊子,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只不过之前,彼此都只是避开了浦家这棵大树,在一些枝桠部分过招,好像是默认的比赛规则一样,谁都没有真正的伤害到浦家的利益。

只不过,现在浦安手里的证据,足够让二伯也跟着大伯的步伐,终身入狱,浦家没有了这个钱罐子,要是想靠着浦家家主,也就是浦安他们的父亲,根本谈不了什么未来,所以浦嘉逸找到浦安的时候,几乎是怒火滔天的状态。

“浦嘉逸,我已经不是浦家的人了,你们对于我来说,什么都不是。”浦安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浦嘉逸没什么意外,只不过听到浦嘉逸对自己的控诉之后,很难理解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人,“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不能动浦家?”

这是第一次,浦安在浦嘉逸面前笑出来,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浦安的收敛了笑意,“我不是浦家人,祖母是我唯一的牵挂,你们的死活与我何干?浦嘉逸,你送给我上帝眼泪,我怎么能不回礼?这不是过家家玩游戏,我可不只敢对浦家对手,我还敢让浦家彻底消失。”

任谁从病床上被从家里丢出来,在最落魄的时候尝尽冷暖之后,心里不会存有恨意。浦安承认,自己的确准备对付浦家很久了,之前和张婆一起生活的时候,浦安不想让老人失去浦家这个念想,只是在默默调养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大动静。

现在张婆离世,浦嘉逸已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禁药也送过了,浦安怎么可能还不动手?

“别说什么二伯,就算是你的父亲,我也不会手下留情,浦嘉逸,好走不送。”浦安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非常的平静,甚至平静到让浦嘉逸都有些浑身发冷。

“浦安,你凭什么恨我们,这一切难道不是你应该的吗?我们有什么错!”攥紧拳头,浦嘉逸红着眼睛质问浦安,想要为二伯最后求一线生机,让浦安把手里的东西撤回。

“于家,我孝敬长辈,对身为继弟的你并无苛责;于国,我抛洒热血,就算失去记忆也敢问心无愧;于情,我多次忍让,看到你们的小动作也没有立即出手;于理,呵呵,你们谁对得起我的母亲,恩?身为人子,讨回公道,这有什么不对吗?”

浦安看着面前的浦嘉逸,眼神锐利而又轻蔑,“浦嘉逸,我忍不代表我能吃下这个亏,祖母在世的时候,希望我不被这些往事所羁绊,但谁让你们非要逼我想起来这些东西,既然浦家百般折磨与我,那么我毁掉它,不应该吗?”

他浦安从来就不是什么一笑泯恩仇的人,欠了他的,早晚都要拿回来。

在浦嘉逸心里,浦安是冷漠甚至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从来不会对浦家提要求,好像无欲无求的在军队里,像一个冰冷的机器。

而今天,浦嘉逸是第一次发现,他之前以为的浦安也太过平面化,实际上,记仇而又善于谋划,这才是隐藏在浦安好似凡事都无所谓表面之下,真正的模样。

甚至被这样的浦安,有些吓到的浦嘉逸,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直到浦安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将门在自己面前关上时,浦嘉逸才浑浑噩噩的回去,仍然有些后知后觉的发寒。

现在的浦家,就像一个华丽的空壳,如果二伯再因为检举和医药官司夺职,那么无异于再断浦家一条臂膀,所谓的父亲又不管事,浦嘉逸恨恨的攥紧双手,对浦安又恨又怕,“不会的,浦家不会这么轻易的被浦安毁掉的。”

二伯的事情绝对只是结束,浦安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能力,一个人就能让浦家陷入危机。浦嘉逸安慰着自己,有些发抖的联系管家,想办法尽量保住二伯,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浦安刚才只是在装腔作势,这都是假的。

浦家犹如一座华美的城堡一般,可惜一旦从根基的部分动摇,想要支撑维持浦家就难上加难了,犹如空架子一般的浦家,最开始出现的告急,就是缺钱了。

而浦安又是极其擅长理财投资的人,祖母留给他的财产也被安排的很好,面对现在有些开始动摇的浦家,单用经济威胁,就已经足够让浦嘉逸忙得焦头烂额了。

比起自己所谓的爱情,浦嘉逸知道,先保住浦家才是当务之急,所以当天就和荣毅提出,要离开秋叶星,立即返回蓝星。

荣毅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答应浦嘉逸,倒不是对浦嘉逸非常的留恋,只不过,星际航行必须启动星舰,在八大军团刚到秋叶星没几天,星舰根本不可能返航,而荣毅只是个普通的中尉,自然也不想破格申请,让浦嘉逸乘坐军用小型星舰离开。

二伯那里已经顶不住了,浦嘉逸先让管家帮他尽量稳住局面,遇到荣毅的拒绝之后,几乎没有什么意外,两个人的激烈的争吵就开始了。

浦嘉逸之前对荣毅有多么百般体贴,现在着急的时候,就有多么的粗鲁疯狂,单是安抚住浦嘉逸,就已经足够让荣毅忙上好几天了。

这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如何,并不耽误军团之间正常的比赛竞争,觉醒者的伴生兽出现的频率更高了,越来越多的人见到了边名钧的黑龙,在对龙归几乎赞美膜拜之中,突然想到了荣毅的伴生兽。

没办法,谁让荣毅的伴生兽,是一只黑蟒呢?

按照古华夏的说法,蛇蟒生角,登天化蛟,迎雷腾飞而化龙,从颜色、体型以及杀伤力等等方面来看,在龙归出现之前,见过荣毅伴生兽的人,的确把这条黑蟒称为“小黑龙”。

毕竟,荣毅的武力值在这里放着,黑蟒的厉害也广为人知,这一声“小黑龙”,背后是多少人的艳羡和钦佩,当然,还有不少是嫉妒荣毅平民之身,搭上浦家之后,直升为中尉经历的。

但不管怎么样,觉醒者亦或是普通人,都是对荣毅很少露面的伴生兽,“小黑龙”这个称号非常熟悉。

可谁能想到,竟然还真的有哨兵的伴生兽是黑龙,边名钧身边的龙归,可是正经的黑色龙鳞,矫健修长的身躯,但是看过去,就会莫名的心惊,让人赞叹不已。

在真正的黑龙面前,谁还会去想那个“小黑龙”呢?

加上这几天的各项比赛中,有能力隐身,平时更少露面,但关键时刻绝对在边名钧身边的龙归,已经让无数觉醒者和普通人沸腾,就算这条黑龙看起来冷傲凶戾,但这不就是龙真正应该有的样子吗?

别说龙归根本不搭理其他的人,甚至对边名钧也爱答不理,别人都会立刻点头,觉得龙归做的很正确。

二者一相比,有意无意的大家都会更偏向正牌的龙归,等到这些没什么恶意的玩笑话,传到荣毅的耳朵里时,荣毅和边名钧之间的梁子,结的更深了。

夺走他的浦安,现在又来贬低他的伴生兽,荣毅的表情已经不是寒冷如冰可以形容了,简直狰狞到近乎扭曲,让偶尔路过的士兵都莫名觉得背后一凉。

和军官相比,本来就是战友更来得亲近,边名钧越是被第八军团士兵的接纳,越是让荣毅的表情愈发冰冷,甚至好几次荣毅和边名钧起了冲突,双方都差点动起手来。

边名钧终究不属于第八军团,本身就有着特殊的军事训练班身份,荣毅根本不是边名钧的长官,就算起了冲突,也不存在上下级的命令与执行关系,所以第八军团的人只要看到边名钧和荣毅对上,一边会劝边名钧消消气,一边又在无形中,对荣毅长官身份的认同感下降很多。

服从不代表奴性,军团里的士兵都是血性十足,几次的争执之中,站在边名钧这一边对荣毅不满的人反而越来越多,当一个中尉手下的士兵在非战事受训的过程中,反而开始对抗不满自己时,这个时候已经不是治军不严的问题了,绝对就是荣毅的个人失败。

这件并不算小的事情,终于惊动了同驻扎在秋叶星的上尉以及少校、中校,在了解了情况之后,私下对荣毅进行了好几场教育,虽然不知道说了什么,但看着脸色并不好的荣毅,和边名钧之间的碰撞不再继续时,第八军团的士兵反而愈发团结了。

边名钧和荣毅刚好是相反的两种人,但很明显,实践还是证明了,边名钧比荣毅更适合军团的生活,现在荣毅作为军官的威信受到质疑,边名钧倒变成士兵更为信任交付后背的存在。

浦安对此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不过,支持边名钧的态度倒是很明显,虽然浦安很少在别人面对和边名钧做一些亲密的动作,但第八军团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们面冷心热的浦中尉,实际上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当浦安第一次听到别人说自己善良的时候,愣了半天,转头问了问副官,得到“边名钧经常说你很关心大家,像最近团里的伙食不是改善,变得好吃很多,这不是长官你的功劳吗?”这样的答案之后,浦安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听着副官一口气又说了好几件,浦安听的倒是愣住了。这些明明都是边名钧主动争取的事情,还非要把这些功劳推给自己。

浦安看着站在远处,从不把这些事情告诉自己的哨兵,没说什么,挑挑眉转身离开,但眼睛里的笑意却氤氲散开。

最爱邀功的边名钧,却对这种事情绝口不提,每天恨不得让浦安的视线永远在自己的身上,不让别人发现浦安的好,但还是会在浦安看不到的地方,为浦中尉尽职心善却面冷不善交谈的形象,费心费力。

又好笑又感动,浦安伸手握紧,好像抓住了什么一样满足的喟叹了一声。

可能是第一天负重前行的石岩蜥蜴,彻底激发了第八军团士兵的血性,后续的比赛里,就是冲着第一去的第八军团,简直势如破竹神佛难挡,勇猛的让第八军团的本团军官,都有些不适应的互相通通气,“这是怎么了?难道有人提前说了,拿到第一的奖励吗?”

“好像没有,不过这群小子的表现很好,值得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