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 / 2)

最后在胡幽的坚持下,半斤肉分成两份。

一份给胡幽烧着吃,一份全家吃一顿猪肉韭菜饺子。

“真是个没心眼儿的,白疼你了。”

胡四媳妇用手指又点了点胡幽的脑门,话里话外都在埋怨,不过笑着的嘴是怎么也合不上。

胡四媳妇一回去说晚上吃饺子,还是白面的。

胡幽站在院子里都听得到小弟的欢呼声,以及胡三哥的笑声。

胡四媳妇今天不仅买到了5斤花生油,还有5斤白面,1斤绿豆,1斤红豆。

现在的村里能吃到的油,都是供销社定量供给的,分到每个人头上只有一点点,一年也吃不到多少。

胡四媳妇把竹筐和挎篮里的东西都放好后,胡幽又凑到跟前。

“妈,你买这么多豆子做什么?”

“小没良心的,转天儿的就忘。当然是给你熬粥了,妈还存了点大米,给你早上做豆粥吃。”

胡四媳妇的话,让胡幽吃惊不小。

胡幽这几天了解到村子里不少的事,好像就他们家一天吃三顿,别人家是不吃早饭的。

能吃到早饭的,都是要下地干活的主要劳力。而这些劳力能吃的,无非就是玉米饼子什么,黑粗面的馍。

那种馍胡幽吃过一次,觉得喇嗓子,当时胡小弟立即给胡幽冲了碗麦乳精让她润嗓子。

被胡幽刚放下的黑馍,却被小弟拿起来吃了,还吃得很香很香。

胡幽看着,当时眼泪差点没掉下来。

可是,现在的系统不给力,什么也没有。胡幽快愁死了,一点办法也没。

天已经黑下来了,家家户户都暗了下来,舍得点油灯的,胡家村没几家。

胡幽家却点着油灯,一家人坐在炕桌旁。

除了胡幽,连刚到家的胡四都加入到包饺子的队伍当中。

胡小弟跑前跑后的,帮胡三哥递东西。

不仅有韭菜饺子,还有白菜的。不过韭菜是猪肉的,白菜是素的,好在饺子皮都是白面的。

胡四在包饺子时,不由地感慨了一声。

“唉,都怪我没本事,让咱乖宝吃顿肉都这么费劲。”

“唉,下次看谁家杀猪,想办法再买点吧。”

胡四媳妇也没办法,胡爷爷每个月半斤肉,也不是次次能到家里头的。

胡幽家几乎是在村尾,离小河很近,在一片坡地上,除了离村长家近一些外,离别人家都有点远。

而胡幽家不远处,又有一颗几百年的老槐树,这会儿正是枝繁叶茂,把个胡幽家的微点光亮,遮了个严实。

胡幽可不知道当初这块地,是胡四左挑右选的,为的就是自己的一家子舒坦。

胡幽看着满满当当的三大篦帘子的饺子,粗略估算有200多个饺子。

胡幽很想问问胡四媳妇,是不是把白面都用掉了,她其实还想吃顿白面面条。

知女莫若母,胡四媳妇斜着眼冲着胡幽轻笑了几声。

“今天用的是旧面,买的新面留着给你擀面条吃。”

隔了一会儿,胡四媳妇像是想到了什么。

“妈给你一把面柜的钥匙,你想吃啥的时候,自己去拿,让你三哥去做。”

胡四媳妇是有工作的,虽然是个农村妇女,却是生产队的记工员。

胡幽头一次听到的时候,感觉自己家里头全是当官的,都是村官。

现在村里的生产队书记就是村长胡大伯,不仅生产队管得好,在种植和产量上更是在整个省下属各生产队中,排前列的。

还有一点,就是村里人,各家都有自己的菜园子,还有自留地。

对于自留地的事儿,只要不张扬,村里人嘴又严实,不想饿肚子,大家都是你我知,外人不知。

虽然胡家村也穷,但是还没有出现饿死人的情形。

胡幽家也有地,但是胡幽来了这么长时间,都没见自己爸妈下过地。

“咱们家地呢?”

胡幽还是关心自留地,要是能种点麦子和稻子,留一年够吃的,也不用到外面买的这么辛苦。

“想什么呢,怎么可能?”

胡三哥立即把胡幽的幻想给浇灭了,现在自留地种的东西,都是种点花生豆子红薯土豆之类的,既好存放,又不打眼。

“再说啦,咱们自留地就在咱家后面,离河近,打水方便。因为地方偏,自留地也大,现在咱自己种一半红薯土豆玉米,另一半给二伯用了。”

胡三哥立即把胡幽想了解得说了个清楚,不过胡幽还是从里面听出点不同来。

“我就没见爸妈下过地。”

胡幽就知道,胡四和胡四媳妇,就不是个干活的。

“有咱二伯呢,他爱种地。种子还是咱家出的。”

胡三哥的话,再一次让胡幽合不拢嘴。

摸了摸自己圆鼓的肚子,今天晚上全家人都吃撑了。

“我回屋睡觉了。”

胡幽一回到屋,第一件事就是冲到镜子前。

把镜子侧边轻轻推一下,就露出后面一个大窟窿,里面有个小铁盒。

胡幽把小铁盒拿了出来,晃了晃,里面有3分钱。

3分钱是胡幽全部的财产,而这个储钱的地方,还是胡小弟前两天告诉胡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