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1 / 2)

胡三哥是真的生气了,都顾不上擦自己头上的汗,身体重心还不稳,就这样斜着身子托着脚冲进了厨房。

“小宝,你要急死哥吗?”

“三哥,你咋啦?”

胡幽不明白咋回事儿呢,就被胡三哥拉出了厨房。

不过胡三哥脸上还是显得有点着急,他用手把胡幽脸上的黑灰给抹了抹。

“你要吃啥,等哥回来,你去厨房做啥,这不是你干的事儿。”

胡三哥的手上有些薄茧,应该是经常干粗活磨出来的。摸在胡幽的手上,都有些扎人。

胡三哥伸出手又摸了摸胡幽的头发,说话声音特别地温和,听得胡幽心里暖哄哄的。

“小宝啊,那些粗活计不是你干的,想要吃啥告诉三哥,三哥给你做,啊。”

胡幽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

“哦,三哥,我只是想生火试试,小弟去拾柴禾了。”

胡三哥点点头,

“嗯,亮亮是男娃,干活是应该的。饿了吧,哥给你做擀面条吃。”

“嗯。”

胡幽转了转眼珠子,立即朝着胡三哥嘿嘿一笑。

“三哥,我要吃加白面的。”

“你啊。”

胡三哥摇头笑了笑,洗手和面去了。

胡幽立即去厨房,从脖子上掏出根绳,绳子上挂着把钥匙。

用钥匙把面柜打开,胡幽抓了满满三把白面在瓷盆里。

一会儿到厨房的胡三哥,又从墙角的缸里抓了几把的棒子面儿。。

“哥啊,吃啥酱啊。”

胡幽实在不想吃那些没滋没味儿的面条了,吃的人都心慌。

胡四家平常吃面条都是滴几滴酱油在锅里,再扔把洗好的菜。有的时候呢,胡四媳妇还会淋两小勺油在面条上。

其实胡幽家的这种伙食在村里头,都算得上不错的了。

可胡幽是吃过很多好东西的,穿过来前,大江南北的各种中华内外的大餐都吃过。

胡幽自然就会觉得吃着不香,要是放村里别人家,有白面的面条,简直就是人生最大的念想了。

胡幽的情况比家里其他人还要好,面碗里会有个荷包蛋。

但是,面条还是觉得没滋没味儿的,胡幽不太想吃。

“那你想吃啥酱,咱们家不下大酱。大伯家去年的酱早吃完了,今年还没到下酱时候呢。”

一到深秋,村里很多家儿才开始下大酱的。

虽然现在没什么吃的喝的,但是这个酱还是要做的。

有酱吃,第二年的生活也会觉得有滋有味儿。

现在的黄豆既不便宜又紧俏,村里人都是自家自留地种一点儿黄豆,做酱用一部分,剩下的磨成面留着当口粮吃。

胡幽抿抿嘴,她其实不怎么爱吃那个酱,除了齁咸,现在也吃不出酱香了。

这个也不怪胡幽嘴巴叨,实在现在能吃到嘴里的大酱,都是沉酱了,除了齁,实在吃不出大酱的香气了。

胡三哥停下手里和面的动作,转过头看着胡幽。小姑娘正长身体的呢,嘴馋是可以理解的。

“小宝,那你想吃啥酱,只要咱家有的,你说。”

胡幽其实很想吃肉酱,可是另外半块五花肉已经做成红烧肉了。

当时胡幽给家里其他四人一人分了一块大肉,自己吃了三分之二。

大概是胡幽头一次给家里人分肉,当时把胡四感动得,抹了两把泪。胡四媳妇靠在胡四身上,直喊闺女终于长大了,要订婚了果然就和以前不同了。

当时的胡幽,心虚得不敢抬头。

这会儿胡幽的眼睛正好看到旁边柜上的竹篮,里面还有十来颗鸡蛋,胡三哥立即就说,

“要不中午给你卧俩鸡蛋吧,哎,家里也没有肉,要不然给你炒个肉拌着吃了。”

胡幽摇摇头,她想吃炒的鸡蛋。

“三哥,咱把鸡蛋炒成酱吧,拌面吃贼拉香。”

胡幽立即又补充了一句,“多放点油炒。”

胡三哥把和好的面找了块布盖上,看着胡幽眼睛亮亮的。

“是怕我和亮亮吃不上鸡蛋?”

“三哥,你准备咋炒啊,炒得香点儿,我有钥匙。”

胡幽有面柜的钥匙,而面柜里面不仅有白面,和好布袋豆子,还有一大罐花生油。

胡三哥想了想,“我去爷爷家拿点柿子酱,夏天那会儿爷爷做了一大缸,不过咱爸妈不爱吃那个味儿。”

一听有柿子酱,胡幽眼睛更加亮了。

“哥,你拿个坛子去。”

柿子酱在后世已经没有人做了,夏秋收了成熟的柿子,先煮烂去皮再熬成糊,放密封的罐里上大锅蒸。

农村里蒸东西的大锅非常大,每年夏秋交际时,很多人家儿都要蒸上一大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