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1 / 2)

符生妈担心自己儿子将来受欺负,一晚上差不多都没合眼。

第二天一大早,要同符生一起去胡爷爷家。

在村里没那么多讲究,而且胡幽年纪小,就俩家人在一起吃一顿碰个头,算是正式结亲了。

“唉。”

还没出发呢,符生妈收拾好自己,就坐在炕沿唉声叹气。

“妈,你又瞎想啥呢?”

符生端着碗棒子面糊糊进来了,给符生妈放在了炕桌上。

“妈,吃点吧,吃了咱们就过去。”

“唉……”

符生妈看了眼炕桌上的棒子面糊糊,忍不住又长叹了一声。

“胡家奶奶多厉害的个人,自咱来这村子里,就没见过能盖得过她的。可是呢,现在还不得和胡四媳妇一样,把她那孙女惯得。”

“胡四家就这么一个女孩,惯得厉害也能理解。”

符生还得一个劲地劝自己亲妈,有些事是根本改变不了的。

“离结婚至少还要五年,到时候发生啥事还不清楚呢。”

“唉。”

符生妈又叹了口气,连糊糊都顾不上吃,揪了揪自己的灰布褂子,站在镜子前看了看,农妇味十足,她才点了点头。

这边符生母子提着订婚礼,朝着胡爷爷家的方向出发了。

虽然离得不算远,但这一路上,总能看到远远近近的,有三三两两的人凑在一起说闲话。

其中一个正是那位长舌头的王大娘,一直幻想着让胡幽做自己的儿媳妇。

“看见没有,村长就是面子大。”

心酸口也酸的王大娘,盯着符生手里的网兜。

“他提着都是铁盒子,好像是罐头吧,当兵的就是手里有钱,被胡家拣了个大便宜。”

在胡家村,谁不想让胡四家的闺女做儿媳妇呢。

都一个个嘴上说人家闺女懒,被惯得厉害,可谁也知道做了胡四的女婿,就是享福的。

胡四家的那房子,青砖新瓦,房子又建在高处,不怕水涝,修得又是火墙,冬暖夏凉。

整个胡家村里的,哪个不羡慕。

有人一直做梦给胡四家做上门女婿呢,不过没想到被个兵哥哥给先下手了。

要是旁的人,村里人都会传很多很多闲话。

要么就是男的那么大肯定有对象了,或者作风有问题啦,或者就说胡四家闺女将来要被抛弃了。

等等,这样的闲话要不是因为两家及时订了婚,还会乱传很久,甚至还会在附近的其它村子传开。

不过好在胡四家在村里有面子,符生又是个当兵的,也是有脸的人。

当兵的作风自然是没有问题的,能够当兵不仅仅是身体要好,部队来的审核人员都会在村里审查的。

品行上有问题的人,更是去不了部队的。

这也是为什么,胡三哥摁着不让胡幽随便出门的原因。

走哪儿也让人指指点点的,小姑娘肯定会受不了的。

为了不让胡幽以后留下什么后遗症,这些日子家里的人其实都提心吊胆的。

不过还好,一切还算顺利。

胡幽这会儿正在爷爷家的厨房门口站着,陪着胡小弟在这里闻肉味儿呢。

胡幽虽然没有胡小弟那么馋,可是也悄悄地咽了不少口水。

“这只小公鸡可是我娘家给送来的呢。”

胡四媳妇看着正在炖鸡的村长媳妇,立即炫耀了起来。

早上胡四媳妇还没有把鸡拿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村长媳妇,脸黑得比锅底还要黑三分。

不就是胡四家把胡爷爷的半斤肉拿去吃了嘛,一样是儿子,胡四媳妇觉得自家吃得还是少的哩。

就在昨天夜里,胡四媳妇娘家大哥送来了一只小公鸡。

给胡幽的订亲礼,胡四媳妇拉着自己的大哥,抹了一顿眼泪。

胡幽站在旁边傻笑了一会儿,心里盘算着小公鸡自己能分几块。

早上的时候,胡幽见胡四媳妇“啪啪啪”地刀起刀落,切了一半装进了小挎篮,留下了一半。

尤其是两条大鸡腿,全留了下来。

胡幽看着剩下的大半只鸡,立即就同胡四媳妇说,

“妈,今天有客人呢。”

胡幽的提醒还是有用的,胡四媳妇拧着眉做了做挣扎,把鸡又全都装进挎篮了。

胡四媳妇眼睛里还有几滴泪珠,拉着胡幽的一只手,

“乖宝,过了晌午妈就去镇上,买几只鸡仔,回来养半年就能吃了。咱乖宝就专门吃这种小公鸡,又嫩又香,啊。”

胡四媳妇用手又抹了下眼角,看到自家闺女看着小公鸡的那种不舍的眼神,胡四媳妇心里就像被刀腕一样的难受。

“我的乖宝啊,想吃个小公鸡,咋就这么难呢!”

胡幽跟在胡四媳妇后面,还听着胡四媳妇唠叨着小公鸡的事儿。

“唉,七八个月的小公鸡,用辣椒炒着最香,乖宝,妈回头就给你养它一大笼啊。”

胡三哥听了立即就点头,

“嗯,小宝想吃,咱们就买小鸡仔。现在小公鸡的鸡仔比母鸡仔便宜得多。”

小弟立即上来拉住胡幽的手,

“姐,原来你让我帮你打草,是想要喂小鸡啊,那我每天下学就去河边打草。”

胡幽眼神闪了闪,立即点头,伸手摸了摸胡小弟的脑袋。

“嗯,养好了小鸡,咱们天天炒鸡肉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