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1 / 2)

符生妈在衣兜里掏啊掏,掏出个手绢来。

捏在手里鼓鼓的,里面是包着东西的。

符生妈仍是把手绢捏在手心里,冲着胡爷爷和胡奶奶笑了笑。

“我啊,平常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符生呢人在部队,吃喝也不用我管着,手里呢就攒下了几张票。”

符生妈说到手里有票的时候,胡幽就看到胡四媳妇的眼珠子快瞪出来了。

胡幽把自己身子微微动了一下,正好把胡四媳妇的脸给挡住了。

胡幽毕竟人矮,能挡着的范围很有限。高个子的符生即使是坐着的,也是一眼就能看到胡四媳妇可笑的表情。

旁边的胡三哥,悄悄地扯了下胡四媳妇,可是胡四媳妇就像没反应一样,死盯着符生妈手里捏着的布手绢。

胡幽和胡三哥都微低着头,而符生妈像是没有看到这些一样,脸上温和的笑,都没有变。

“我啊,是攒了些票,不过呢,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想着啊,就都给我的这个儿媳妇得了。”

这时候,符生妈伸出手把胡幽的手拉过来,把布手绢就塞进了胡幽的手里。到底里头有多少票,还有什么票,大概除了符生妈自己,别的人是都不知道的。

“都给你了,你是愿意扯布做衣裳呢,还是想买糖块吃,都随你。”

胡幽看着被塞进手里的布手绢,还有些愣愣的,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胡四媳妇有些颤抖的笑声。

“呵呵,咯咯咯,乖宝啊,真的是又多个人疼你啦,快谢谢婶儿。”

胡幽的手被胡四媳妇拽了一下,手里的布手绢就没了。

胡幽只能无奈地咧着嘴叫人,

“谢谢婶儿。”

胡幽觉得有点尴尬,轻咳了两声,正想要再说点什么,却听到房门被“啪”地用力推开了,一个干瘦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这个年轻人一下就冲到了胡幽的跟前,把胡幽用胳膊给架起来,在屋里悠了一大圈。

“哈哈,小宝想二哥没,二哥给你带好吃的了。”

胡幽简直就是被吓住了,还是胡三哥把她给解救了。

“二哥,你快把小宝放下来。她今天订婚,以后就是大姑娘了,不能再这么玩儿了。”

胡幽头晕晕的,终于两只脚落在了地上,心也算是终于踏实了。

这个黑瘦黑瘦的家伙,真的是她二哥?不是哪个地方跑出来的野猴子,来吓她的?

“哈哈,我们小宝居然会生气了,别和哥生气,看二哥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

胡二哥大名叫胡志程,今年刚从师专毕业,现在在镇上做中学老师。

不仅是村里的名人,还是村里的大才子,现在在镇上当老师,又是个香饽饽的中学老师。

胡四媳妇走到哪,能被人高看一眼,与自己的几个儿子的优秀是分不开的。

胡二哥朝门口喊了声“亮亮”,就见胡小弟风一样的就冲了进来。

“姐姐,二哥带馒头了,白面馒头。”

胡幽看着胡小弟手里举着的布袋子,忍不住用鼻子嗅了嗅,好像确实是白面味儿的。

等胡幽嗅完了,才发觉自己做了什么事,用眼睛瞟了瞟,好像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样子。

现在胡家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看着胡小弟手里的布袋子呢。

胡二哥立即解开了布袋子,里面有三个白面馒头,个头还很大。

“真的是白面的?”

胡奶奶也凑过来看大个头的白面馒头,而且白面馒头上面还有一些红红绿绿的颜色。

“咋,程程,你们学校领导过寿哩?”

胡二哥摸了摸后脑勺,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嗯,是我们校长的老母亲过寿呢,把全校的老师都叫去了。”

“哟哟,这城里人就是不一样,请你白吃白喝,咋还送你三个大寿桃呢?”

胡奶奶把三个大寿桃喜欢的,用手摸了又摸。

一家人围着三个大馒头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咳咳。”

坐在炕头的胡爷爷实在看不下去,这几个娘们儿都没有看到符生妈的脸都笑不出来了么。

“不就是三个寿桃嘛,回头等你过寿时,也给你用白面做个大的。”

胡奶奶立即不乐意了,白了眼胡爷爷。

“咋就做一个哩,我还想……”

胡爷爷立即打断了胡奶奶的话,把烟锅在炕头放着的一块石头上,轻轻磕了磕。

“别扯那些没的,赶紧开饭吧,符生妈应该也饿了。”

胡爷爷说起符生妈时,胡幽也才想起来,自己未来的婆婆还在呢。

这顿饭吃得特别尽兴,小公鸡炖蘑菇,虽然蘑菇还有点发干,但是胡幽就是觉得香。

小公鸡分了两半,一半炖了蘑菇,一半炖了土豆粉条。

三个大寿桃切成小块上锅蒸热了,一大盆白菜炖干茄子,大盆的猪油炒干豆角,还有就是一大盆玉米饼子。

不只是胡家的人吃得很高兴,连符生妈都吃好了。放开肚皮吃饭,在这个年代也不常见的。

胡幽也终于见识了什么叫做食量,不仅是自己二哥三哥能吃,符生也很能吃。

这个年代肚子嘴里都缺油少肉,几大盆菜和玉米饼子,全部吃了个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