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1 / 2)

“啥,我家小宝13了。”

胡大哥叫胡志鹏,是胡家的老大,不仅是岁数上最大,平时说话办事也都是起到了带头的作用。

这种好习惯,一直影响到了他在部队的形象。

作为一个副排长的胡大哥,平时的风评很好,对自己再三进行了暗暗的检讨。

好像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的事。

作为一个自觉性很强的人民子弟兵,胡大哥缓缓伸出手,拍了拍已经僵成一块石头的赵排长。

“我去寄东西了,没有其它事的化,我先走了。”

赵排长没有回答胡大哥一个字,双眼无神地看着门的位置,胡大哥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门口什么也没有。

胡大哥抱起桌子上的银色皮筒,还轻轻“彭彭”地拍了两下。

“赵排长,你忙你的吧,我先走了。”

胡大哥离开了赵排长的住处,没走多远,就看到牛副营长满头大汗地朝他跑了过来。

“胡副排长,听说你被赵排长叫走了?”

胡大哥撇了下嘴,用手指了指赵排长宿舍所在的那一溜平房。

“赵排长大概中邪了。”

“嘘,你瞎说啥呢,也不看看这是啥地方,牛鬼蛇神的,能进咱这里么?”

牛副营长一听胡大哥说迷信思想,马上就阻止了。

“赶紧说,赵排长到底叫你干啥啊?”

“不知道。”

胡大哥如实说了,他真的不知道啊。不过胡大哥又仔细想想,觉得可能和麦乳精有关。

“我家小宝你也知道的,身体弱,我经常给她买点营养品寄回去,可能有人见不得吧。”

胡大哥想来想去,就只想出这么条理由。

而牛副营长立即就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了,憋着笑,把胡大哥拉到了一颗树下,左右看看没什么人,才又赶紧说。

“你啊,在咱部队表现确实好,也是个好苗子,就是有点太那个了。”

“哪个?”

胡大哥可是根红苗正的贫农,别说上五代了,上十代都是地里刨食的,怎么会有问题?

“啧,别急眼啊。”

牛副营长冲着路过的一个人笑了笑,把胡大哥又往树那头扯了扯,更低声地说。

“就是有点太那个什么的作风了,咱们是要走社会主义无产阶级的道路的,你还得小心点,别被人盯上。”

胡大哥不明白了,紧皱了下眉,眼睛朝着赵排长那排房子看了看,又慢慢摇了摇头。

“我家小宝就是13岁啊,别人以为是3岁,我不得解释解释,要不然就是骗人嘛。”

牛副营养觉得脑袋快炸开了,这个人怎么就说不通呢,平常挺灵活的一个人,一碰到“小宝”咋就这么死心眼儿呢。

“你咋就跟头牛似的,比我还牛。”

“咋了,我家小宝身体弱,我用自己的津贴买东西给她补补。咋这种事还有人说哩,我就是想不通。”

胡大哥就觉得自己是有理的,有问题的是那些多管闲的事。

牛副营长摇摇头,

“胡副排长,你咋就不打听一下,咱们营里的站士们都在说你什么呢。”

最近上面要有领导下来考察了,牛副营长真替胡大哥捏了把汗。

“咋,他们说啥哩?”

胡大哥觉得这就不叫个事儿,一个个真把自己这个出身好的当作阶级敌人了。

“小宝是我亲妹子,我疼我亲妹子,咋,这还有错?”

“唉,我觉得咱俩的想法根本就没有拢在一处,说了这么半天,你咋就不明白呢?”

牛副营长叹了口气,看着胡副排长怀里抱着的银色铁皮筒,这会儿有些后悔卖了。

“没什么事了吧,我得赶紧去邮局了。”

胡大哥没有把牛副营长的话当回事,还没到部队的大门呢,就看到自己排的一个小战士朝这边跑了过来。

“副排长,你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