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1 / 2)

糖醋肉段做好后,陆茵大方的让围观的人试吃。

陆茵做的肉段颜色漂亮,香气扑鼻,本来就已经勾起不少人的食欲了,现在,都尝过一块之后,更觉得是外焦里嫩,酥脆可口,吃了还想吃,于是纷纷表示要向陆茵买。

陆茵让陆佳招呼客人去店里坐,如果有人点菜陆佳就记下来拿给陆茵,而陆妈妈就负责在厨房备菜的原料。陆茵本来做菜就算快的,再加上这样的分工,即使点菜的人一下子增加了很多,陆茵也没有觉得太慌乱。

这样一天下来,因为连续做了很多菜的缘故,陆茵觉得胳膊酸酸的,虽然陆妈妈中间有好几次要自己接手,让陆茵去休息,但陆茵都拒绝了,第一,陆茵不想让陆妈妈太辛苦,第二,陆茵喜欢有始有终。

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天色渐渐的暗了下去,店里就剩下两三个客人了,陆茵只要再炒最后一盘就结束了,想到这里,陆茵揉了揉酸痛的胳膊接着继续。

翻炒之间,陆茵总觉得有一个墨蓝色的小点在锅上面飞来飞去的,陆茵用手去挥,小点就飞走,陆茵的手收回来,小点就又飞回去了。

反反复复,因为怕把菜做胡,陆茵不敢放开锅铲,只能用一只手去赶这个小点,这会菜也熟了,陆茵索性关了火,直接用双手去拍。

陆茵的手拍的啪啪做响,墨蓝色小点却越飞越快。

“姐,你干什么呢?”陆佳好奇的问一直拍掌的陆茵。

“有一个小东西一直飞。”

“是蚊子吧,夏天晚上蚊子特多,姐你这么拍不着的,你等着我去给你拿电蚊拍,电死它!”

小丫头说完就屁颠屁颠的跑去拿了电蚊拍。

陆茵接过电蚊拍,听到电蚊拍网面上有“滋滋”的声音,就知道这东西杀伤力肯定不弱,无论这个墨蓝色东西是蚊子是苍蝇还是别的什么,反正这次它肯定跑不掉了。

陆茵眼疾手快的一挥,嗖的一下,墨蓝色小点就掉到了地上。陆茵叹了口气,我本无心害你,只怪你自己赖着不走。

“姐,你拍到了吗?”陆佳问。

“嗯,你看地上,蓝色……”陆茵话没有说完,就看见地上的墨蓝色小点正在一点一点的变大。

陆茵以为自己眼花,揉揉眼睛,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墨蓝色的小点已经长到拳头大小了。

“蓝色什么?什么蓝色?”陆佳好奇的问。

陆佳见陆茵一直看着地下,自己也低下头去看,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可是自己的姐姐却是一脸认真的看着,小丫头真是搞不懂了。“什么嘛?你告诉我啦?姐?”

一瞬间,陆茵简直吓得要叫了出来,这个墨蓝色的东西,竟变成了一个穿着墨蓝色丝缎长袍的年轻男人。男人本来是弓在地上的,一起身就动作娴熟的掸了掸衣服,掸完衣服,男人把手背在身后,挺了挺身子,缓缓的开口:“吃饱了。”

这是……苍蝇成精?陆茵已经听说过这里的规矩,就是“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大概昆虫也不可以吧。

男人直直的盯着陆茵:“你为何用暗器伤我?”

“姐?”陆佳见陆茵一直发呆,举起手在陆茵的眼前晃来晃去。

“佳佳,你看到了吗?”陆茵问。

“看什么啊?”陆佳眨着眼睛,一脸的困惑。

“……没什么。”陆佳还小,陆茵怕吓着她,不敢说实话。

男人皱着眉,似乎有一点不满的看着陆茵:“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佳佳,你不是要看电视吗?快去吧。”

陆茵把陆佳打发走了。

陆佳不在陆茵没了顾虑,看着男人直接发问:“你是什么妖怪?”

“想必你没有太多见识。”

“你说什么?”

“如果你稍微有一点见识,必定能想到世上不会有我这般英伟不凡的妖怪。”

陆茵听不下去:“你到底是什么东……人?”陆茵把西字生生的吞了下去。

男人从腰间拿出一块玉牌,一脸骄傲的说:“我是大南国的五皇子景御。”

“景御?你不是早死了吗?”

景御脸色阴沉:“谁说的。”

陆茵在御膳房的时候就对这位景御有所听闻。景御是大南国皇帝的第五个儿子。宫中人都说景御是皇子中最优秀的。根据宫中人的描述,景御不止器宇轩昂,风度翩翩,还博览群书,武艺高强,总之完美,哪都好就是命不好,年纪轻轻就去了。

陆茵从来都没有见过景御,但因为宫中人把他夸的太好,陆茵年少无知时,一度把景御当成崇拜的偶像。

“死的人都会来到这里吗?”陆茵小声的嘀咕着,景御如此,她自己也如此。

“我没有死。”景御辩白。

“应该五年了吧?”

“什么五年?”

“你死了五年。”

“我没有死!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用暗器伤我!”

“你像只苍蝇一样,在菜上面飞来飞去的,谁见了都要拍你了,再说,这叫电蚊拍,是明器,不是暗器。”

“哼”景御抬着下巴,“我原谅你了,但是你以后要包我的全部膳食。”

陆茵:“不包。”

景御:“不准。”

陆茵:“不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