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违约(1 / 2)

“画姐姐,你还要不要吃点别的,我去给你买。”陆茵说。

可不要拒绝她啊,陆茵在心里祈祷着。

“嗯,”宋画想了想,“那就再帮我买一碗粥吧,哦,你也没吃饭呢吧,想吃什么自己买点吧,别饿着。”宋画体贴的说。

“好,我去买了。”

因为宋画刚刚生产,身体很虚弱,陆茵怕自己吃别的东西,味道宋画闻不惯,所以又买了两碗粥上来。

宋画的吃相很优雅。

陆茵偷偷的看着她。

原来宋画真的有一个妹妹,姐妹俩感情很好,还一起出道来的。在当时也算是小有名气,所以姐妹两个也接了不少通告,后来妹妹因为疲劳驾驶,出了车祸,年纪轻轻的就死了,宋画特别伤心,所以决定一辈子也不当明星了。因为当年是宋画带着妹妹出道的,所以一直觉得妹妹的死是自己的责任。

而且,宋画是领养的,那个妹妹是养父母的亲生女儿,所有人都埋怨宋画,自然也是没了联系。

而她的老公又以为宋画是一个月后生产,

所以也没来得及赶回来。宋画自己也以为是一个月后,所以还敢出去逛街。

出于种种原因,以至于宋画进产房都没有亲人陪着。

而陆茵恰好有几分像那个妹妹,所以陆茵就变成了宋画愧疚感的转移,再加上陆茵也真的帮了宋画,所以宋画就认下了这个干妹妹,随便再让女儿认个干妈啥的,都是一气呵成的事。

***

这边景御找到了塔塔和mk的地址。

那里已经没有人了。

白跑一趟,景御摊了摊手,然后景御又回到了医院。

“没有人在了。”景御说。

“哦,辛苦你了。”陆茵说,

景御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那我走了。”

说着景御就要出去。

“等等,你去哪里?”陆茵问。陆茵已经好多天没见过景御了,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毕竟也相处了那么多天,关系也像老朋友一样了。出于景御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陆茵觉得问一下也是有必要的。

“啊?”

景御楞了一下。

陆茵不信他没听清,明显就是在敷衍,

“别来这套啊,我又不是不了解你。”

“我……”

“你怎么样?”陆茵问。景御这个人之前很能说的,吞吞吐吐肯定有问题。

“说吧,你都干了些什么,别想瞒着我,我都看得出来。”陆茵眯着眼睛,做出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

“我……”依然吞吞吐吐。

“还不说?!”陆茵假装生气的瞪着眼睛。

“我和——啊,有人来了,我走了!”景御慌慌张张的往出走。

“哪里有人啊,你回来!再说有人也看不到你!”陆茵在脑内大喊。

景御像听不见一般,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个家伙是怎么了,他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这突然的变化让陆茵很费解。

有一点担心,但是又希望他能有自己的生活,多矛盾。

***

景御说有人来了并不是一个借口,真的有人来了。

大概是节目组良心发现了,来找陆茵了,不止来了,还来了一大票人,现场导演,各种摄像,各种机器,架势了得。

能一下子来这么多人,看来是和医院沟通好了。

这架势,就为了来找自己?陆茵不信。

陆茵把所有人拦在外面,“她刚刚生了一个宝宝,你们最好不要打扰她。”

“你能不能沟通一下,我们想做一个简短的采访。”现场导演说。

他主要想显示一下节目的正能量啥的,所以才叫这么多人来拍。

“我想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