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22(1 / 2)

日渐西移,天色也渐渐昏暗。雾峰上的雾更加浓郁起来了,布安良独自一人品尝着刚刚送上来的晚餐,心下不禁疑惑万分。

褚越怎么这么久还没追上来?

该不会是出了什么变故吧?

布安良在心中不住的腹诽着,脑补着褚越出了各种悲剧。

五花八门,无奇不有。

不过随即,他就推翻了自己脑补的场景,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那家伙好歹也是个三阶武宗,在灵武大陆上已经算是顶级的存在了,应该不会那么轻易出状况的,还真是可惜啊!”

“你在可惜什么?”突然,一道森然的声音灌入了布安良的耳中。

布安良诧异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人,不由得眨了眨眼,“你怎么了?弄的这么狼狈?”

“你问我怎么了?”褚越低垂着眼帘,在薄薄的夕阳光芒下,映出一片阴影。配着那森然的声音,狼狈的装束,以及披散凌乱的青丝,简直就像是从水里爬出的贞子。

“……你、要干什么?”布安良被褚越的表情给吓住了,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褚越冷笑了一声,本柔和的五官因阴郁而显得阴翳。他向前走了几步,伸出手抵着布安良的下巴,以身高的优势俯视着对方,微微拉近距离,将呼出的气息全数喷在布安良脸上,森然而又暧昧的问道:“你说我要干什么?”

“喂!”布安良挣扎了几下,却完全挣脱不了褚越的束缚,“……你别乱来啊!我还只是个孩子!”

“呵呵。”褚越冷笑着,“孩子也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说着,褚越便在布安良惊恐的目光中,狠狠的敲了他脑袋一下,然后放开了束缚这他的双手。

布安良下意识的捂住了被打的地方,“你干什么?!好疼啊!”

“比起我摔下山崖的痛苦,这个惩罚已经算轻的了。”褚越又敲了一下布安良的脑袋,只不过这次手中的力道却是放轻了不少。

“你摔下山崖了?”布安良一下子呆住了,手中的动作也僵硬了。

“是啊!还不快来安慰一下你的小师叔。”

褚越的话音刚落,布安良就是一阵丧心病狂的大笑,“哈哈哈哈哈,你居然摔下山崖了!哈哈哈哈哈哈,蠢兮兮!简直太蠢了哈哈哈!!!”

……

…………

………………

“没爱了!本来还准备让师父同意我带你下山转转的,现在看来没这个必要了。”褚越说完,便作势欲走。

“什么?”布安良眼眸顿时亮了好几度,“下山去玩?!!!”

“我不是在做梦吧?”

“是啊,可惜,我已经改变主意了。”看着布安良喜不自禁的样子,褚越本着脸打击到。

“不要啊!小师叔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下次绝对不捉弄你了!请务必要带我一起去!!”为了下山,布安良连节操都丢掉了。虽然上官无情对他是有求必应,可是因为他的实力低微,为了他的安全着想,即使他怎么软磨硬泡都不肯放他下山。

布安良也不是没想过提升实力以换取下山的机会,可是通过脑海里的那个声音,布安良了解到,他的实力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飞一般晋升的。

只是,唯一的条件就是要下山。

转来转去,又转回到了原点。

有更快捷且无危害的方法摆在面前,布安良怎么可能安安分分的年年如一日的修炼呢?!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嘛!

所以,他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啊!

“小师叔,你就答应我吧!”布安良求着褚越的衣襟,一点儿都没嫌弃它还在滴着水。比起下山,这一丢丢问题,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

褚越定了定心神,努力让自己不受布安良的撒娇影响。“小师侄,为什么这么执着下山?要知道,山下的风景可不一定有雾毓山脉这般美丽而无危险呢!”

“风景倒在其次,只是……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小师叔,你就同意了吧!”

“好了好了,别晃了,再晃我头都要晕了。”褚越无奈的往上弯了弯嘴角,“我同意还不行吗!”

“小师叔,你太好了!我们啥时候出发,现在还是明天?要带些什么?目的地是什么地方?要做些什么?……”布安良高兴的蹦将起来,平复了一下心情,就呼啦一下问出了一大堆问题。

褚越苦笑了一声,“你就这么着急吗?”

“那当然。在在这待下去,我真的就要发霉了啊!”布安良怨念十足的说道。

“……那你先准备着吧。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褚越张了张口,还是没忍心告诉他,出发的时间定在一个月之后。

“那晚安了。”

“晚安。”

目送着褚越下山,布安良兴奋的直想在地下翻来覆去连打好几个滚,好平复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

只不过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实在是太有损形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