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38(1 / 2)

凌云宗大殿,不同于以往的冷清,此刻正聚集着很多的人。分别落座在凌云殿的两侧,布轩也赫然在列。

虽然上官无情已经放出话来,这届只需要招收一个弟子。可凌云宗招新毕竟还是一项盛会,更遑论是宗主收徒,那更是重中之重。

褚越带着莫邪羽从正面进入大殿,而布安良却是悄悄的从侧门潜到了上官无情的身边。

“外公。”因为有求于上官无情,布安良的语气前所未有的甜腻,像是抹了蜜一般。

“怎么了?”虽然布安良的行为有些不合规矩,但是上官无情却没有一句责怪,大殿下方的人更是当做完全没有看见。

只因为,布安良的身份,在凌云宗实在是太特殊了。双灵纹+传说级黑色灵纹,这等突破天际的天资,让他完全成为了凌云宗的镇宗之宝。

他们这些长老宠他还来不及,又哪里会对他进行责罚,对于他的出格行为,完全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略过便是。

“外公,你是不是要收那个新晋的弟子为徒?”

“是啊。怎么了?”上官无情有些疑惑。良儿从来都不会过问这种事的,今天怎么会一反常态?

“可不可以让褚越师叔收他为徒?”

“怎么?是褚越让你来的?”上官无情顿时笑了起来,“这个小子想收徒想了很久了,却是迟迟没有动作,原来是将注意打到他师弟身上来了。”

“才不是呢!”布安良连忙辩驳,语气相当的不满,一想到以往褚越逼着他喊小师叔的那种感觉,各种郁闷都涌了上来。“是我不想让你收徒,万一你一收徒,我又多了个小师叔了!!!我想要师弟来着!”

“噗。”上官无情噗嗤一声大笑起来,本就因布安良在身边而减弱的威严气势更少了好几分,“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

“外公你就答应吧!”为了自己能有个师弟,布安良算是豁出去了,撒娇的晃了晃上官无情的胳膊,语气也十分的甜腻。

“好,好,我答应便是。”

“外公太好了!”布安良欢呼了一声,“那我下去陪爷爷了。”

“你这小子,完全是过河拆桥啊!”上官无情笑骂了一句,然而布安良已经听不见了。

得到了上官无情的同意,布安良的心情完全放松了下来,对着刚刚进殿的褚越比划了一个成功的手势,便等待起结果来。

褚越的心情也相当的激动,他想要个徒弟已经好久了,马上就能得逞所愿,那种愉悦完全无法言说,连脸上的笑意都真心了不少。

“师父。这便是本届招新大会上的第一人,莫痴狂。”褚越恭敬的向上官无情行了一礼,便开始介绍起莫邪羽。

莫邪羽得到褚越的暗示,上前走了一步,“弟子莫痴狂,见过宗主。”

莫邪羽的姿态摆的很低,语气不卑不亢,可上官无情却隐隐的察觉到了他身上所存的傲气,以及那抹他无法看清的晦涩情绪。

这个莫痴狂……

上官无情皱了皱眉,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异色,表情依旧平淡,之前掩藏的威压毫无痕迹的释放而出,“既然是越儿选出的第一人,那天资自是不必多说。如此……”

上官无情顿了顿语气,看了看面色有几分紧张的褚越和布安良,心下不禁划过一番笑意,这才道:“莫痴狂,你可愿拜入褚越门下。褚越乃我凌云宗大弟子,实力已经臻至武帝六阶,教导于你完全绰绰有余。”

“弟子愿意。”莫邪羽点头应声。他本意只是要潜入凌云宗便可,至于是拜在谁的门下,那便无所谓了。

反正,若是大计可成,那凌云宗也不复存在了……

只是,一想起布安良,他的心又隐隐作痛起来。

“如此甚好,快行拜师之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