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阿德奥兹(1 / 2)

当天空刚刚黑透的时候,莉莉斯他们终于穿过了丛林,现在他们正行走在一片平缓的山坡上,坡下的小路并不长,蜿蜒着连接了一大片来自城镇的灯火,那样温暖的光线让莉莉斯觉得自己的疲惫都减轻了不少。

“到了,欢迎来到铜森堡。”莱恩笑着伸出一只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便大步朝着山坡下走去。

“嘿,皮尔斯,又要麻烦你了,可以开下城门吗?”

不同于石钟镇那种乡野小镇,铜森堡是个真正的城市。此刻他们已经站在高大的城门下,由于时间已经入夜,城门此时紧闭着。城墙上的一个士兵听见声音,俯下身来,看见是莱恩便一脸吃惊。

“托拜厄斯先生,你竟然那么早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这一去至少又得是个十天半月!”

“哈哈,我本来也这么以为,不过这次出了点小情况,我提前回来了。”

过了一小会儿,面前高大的城门被缓缓打开了一些,皮尔斯出现在门内,看见怯生生地跟在莱恩身后的两个孩子,也没多问,笑嘻嘻的把一行三人迎了进去,随后又将城门关上。

莉莉斯略微有些惊讶地看着莱恩,难道这位看起来邋遢又落魄的先生还真是城里的什么人物?

莱恩看出了小姑娘脸上的疑惑,笑着说:“我常常半夜回来,他们已经和我混熟了。不管在哪儿有熟人就是好办事。”

进到城里便立刻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莉莉斯只在电影中见过的西式街道。

由于入夜刚不久,此时的铜森堡正是华灯初上,街上还有许多晚归的行人,一些店铺也还没有打烊,看起来竟还有几分热闹。

莱恩轻车熟路地在前面走着,莉莉斯牵着劾罗里克傻傻地跟在后面。

来到这个世界的十年里她一直住在乡下,从未见过如此的城镇景色。虽然在电影中见过不少类似的场景,可哪有身临其境来得震撼,一时间目不暇接起来,浑身上下都透出乡下人进城的土包子气,她一会儿向东看,一会儿向西看,然后还时不时地对着街边的这里那里发出“哇”“喔”的声音来。

再往前走,行人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起来。

宽阔的街道上小贩们在路边摆着各式各样的小摊,在夜色与灯光交织的朦胧中,食物的香气扑鼻而来。这样的场景十年前的莉莉斯也常常见到的,没想到这个神奇的西方世界里也有夜市的存在!真是让人觉得亲切无比。

莉莉斯激动万分,觉得自己仿佛恍惚间又回到了夜晚的家附近,那条摆满烧烤煎饼果子凉面豆花等各种小摊的小吃街。

就在莉莉斯沉浸在思乡之情中的同时,劾罗里克的脸色却不太好看,他捏紧了自己的衣角,抿着唇埋着头走,在踏上一个浅浅的台阶时,他突然身形一晃,竟然差点倒下去。

莉莉斯吃了一惊,忙伸手去拉,不过莱恩已经更眼疾手快地将他扶住了。

此时她才终于看见这孩子一直埋着的脸,金色的眼瞳中透露出一丝强忍着的痛苦,嘴唇紧抿着没有一丝血色,他看起来非常虚弱。莉莉斯一把捉住他的手,眼泪就掉了下来,那本来一直热乎乎的小手此刻和她的手温度一样,她刚才竟然一直没有察觉到,这体温对他来说明显已经是很低了!

“先生!莱恩先生!我弟弟看起来情况很不好,对不起!可不可以求你帮帮他!”

莉莉斯急得眼泪直掉,劾罗里克的样子肯定是出问题了,这一路上吃不饱穿不暖不说,他还受了一次重伤。劾罗里克说他好了没有事了,她竟然也就这么信了!该死!她现在身上一分钱没有,甚至找不到一个可以让他躺下休息的地方,

她只得开口求这个此刻除了劾罗里克之外唯一认识的人,尽管她知道她没有什么资格这样要求。

莱恩低头看了一眼,这孩子看起来像是在发烧,但他的体温却很正常,并没有发热或者发冷,这很奇怪。但是莉莉斯说的没错,他的表情只要是个有眼睛的人就能看出来确实不太好,于是他果断地抱起了这个孩子。

“跟我走,我有一个精通医术的朋友,去他那里。”

莉莉斯一听连忙道谢,虽然有些担心龙生病了和人生病的情况会不会差很多,但此刻没有别的选择了。

穿过夜市,又走过两条街,莱恩在一栋不起眼的双层红顶小楼前停了下来,楼前是一小块种满花草的院子,被高高的铁栅门围在里面。莱恩站在门外朝里仰着头高喊,“阿德奥兹!!!麻烦你开开门!”

话还没喊完,一个身形瘦高的老人已经出现在了院子里,他的步子有些急,深蓝的长袍被风吹起飘在了身后,绿色的眼眸中充满了惊异,直愣愣地看向莱恩怀里的孩子,刚走到门口,莉莉斯发誓并没有看见他碰触任何东西,但铁门却突然自己打开了。

“莱恩?这是怎么回事?”老人沧桑的声音响起,他的嘴张得胡子都快落下来了。

“先让我进去再说,这个孩子的状况似乎不太好,他一路上一直在发抖。”

说话间,莱恩已经带着莉莉斯走进了院子,铁门在他们身后啪地一声又自动合上。阿德奥兹也赶紧迈开步子走在了前面,“去楼上,把他放进我房间里……不不,带他去书房。”

莱恩硬生生止住了原本朝左侧走去的脚步,一脸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又抬脚往右侧的走廊走去。

老人的书房里铺着厚厚的深红地毯,四周立着高高的书架,靠里的一面墙边摆着一张红木书桌。莉莉斯再次一脸惊诧地看见他打了个响指,书桌旁的壁炉便渐渐地燃烧起来,屋子里的温度开始变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