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8.餐厅会议(1 / 2)

莉莉斯整个人仿佛被丢进冰窖一般僵住了,刚刚明明还好好的,劾罗里克怎么变成了这样??

是她上药的方式出了错吗??她开始焦急地反省自己,可是这药的涂抹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需要涂上即可,根本不会出什么差错的……阿德奥兹让她注意的不过只是药膏涂抹的范围和厚度而已,她明明都完全照做了啊!

原本正在将桶中的肉块往盘子中摆放的莱恩也急忙闻声而来,看见的便是正倒在地上挣扎着似乎陷入极端痛苦中的黑龙,以及六神无主手足无措的少女——莉莉斯从来没有见过劾罗里克这个样子!哪怕是翅膀被蚀毁的那一刻他也不曾痛苦得如此难以自抑!他的爪尖在地上无助地抓挠着想要排解自己的痛楚,棕黑色的木地板被抓出了道道触目惊心的痕迹。他带着尖刺的尾巴不时重重地拍打着地面,如同脱水的鱼一般挣扎。

“劾罗里克!——劾罗里克!!!劾罗里克!!!”莉莉斯手脚并用地爬到他身边,抱住他的脖子不住地安抚,“对不起!对不起!怎么会这样!!!……莱恩先生!他怎么会这样!!”

半晌莱恩也没有回答,他垂着两只手傻愣在那里,膛目结舌地盯着莉莉斯的身后看,一脸见了鬼似的表情。

“莉莉斯!——”

他的声音打断了莉莉斯的鬼哭神嚎,她回头顺着莱恩的手指看了一眼,登时也惊住了。

劾罗里克身侧那些白森森的翅骨已经看不见,黑色的皮肉与暗红的血管正沿着骨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长,如同被针织一般地在几块骨骼之间蔓延交错,迅速凝结成新的肉块。原本缺失了的翼骨似乎又重新长了出来,并且已经被包裹在血肉之中了,那场景简直诡异地无法描述!

伴随着黑龙抽搐般的颤抖,和血肉生长发出的窸窣声,只过了不到一分钟,原本几乎只剩下骨架的左翼,竟然就这样恢复了强韧健康的模样,和它曾经完好的样子相比根本看不出任何区别!

“神啊……这简直就是奇迹。”莱恩完全看傻了。

他十六岁就成为了阿德奥兹的学生,在老绿龙的指导下对于创伤和药物都有着充分的认知,所以也就很清楚眼下这样的情况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他瞪大了眼盯着那只漆黑完美的龙翼,神经质一般地喃喃自语了几句,之后便跌跌撞撞地冲向了地下室的大门。

随着肉体再生的停止,劾罗里克的疼痛终于也渐渐消散了。他看起来仿佛虚脱了一般瘫软在地上,除了大口喘气之外,再无动作。

莉莉斯惊喜交加地看着他,用手抚摸上了那只新生的翅膀。她先是轻轻地用手试探性地碰了碰,接着便将手掌都贴了上去。那皮肤和血肉在她手下散发着真实的热度,隐隐还能感觉到血管传来的脉搏!这是货真价实的翅膀!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莉莉斯呢喃着,渐渐地语气变得激动起来:“真是太好了!劾罗里克!真是太好了!你恢复了!!!”

她一把抱住黑龙的脖子,啾地就在他的上颚大亲了一口,兴奋道:“阿德奥兹的药真是太神奇了!他那么谦虚,先前居然告诉我这药不可能把你治好,可是事实是他做到了!宝贝啊,我们一定得好好感谢他才行!”

劾罗里克感受着颈窝处那亲昵的磨蹭,心中一片温情。他试着动了动那只新生的左翼,看起来似乎已经恢复如初并且使用毫无障碍,如果不是刚才的那阵疼痛实在太刻骨铭心,他几乎要怀疑自己从来不曾受伤过了。

他温柔地扬起那只翅膀,将娇小的少女搂在了身侧。莉莉斯自然而然地伸手抱住了他,开心得脑袋一个劲儿往龙的怀里猛蹭。

“铛!!”

银杯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莉莉斯从黑龙的怀中慢吞吞地冒出小脑袋,然后就看见了站在地下室台阶上呆若木鸡的苏珊。红发的美人扎着一条浅黄色的头巾,腰上系着围裙,一副主妇的打扮。手里端着一个大托盘,脚边是咕噜噜打转的银杯。

“这是什么情况?”苏珊一脸愕然,“我在做梦?你之前没有受伤??”

莉莉斯从翅膀底下钻了身子,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不是啦!劾罗里克的伤已经好了。是阿德奥兹的药把他治好的——他实在是太厉害了!你看,现在连我都简直看不出来劾罗里克曾经受过伤!他之前还说肯定不可能治好,真是吓了我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