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妇唱妇随(1 / 2)

仙尊嫁我gl 萧清洛 1325 字 11个月前

“你回来啦~”冷叶激动得叫起来。她从赵凝霜袖袍中一溜烟飞出,直接化作人形扑在陈影寒怀里。

陈影寒安然无恙归来,冷叶别提有多高兴,整个人兴奋得紧紧抱住陈影寒,不停地在平坦的胸口上蹭啊蹭。

陈影寒想说,那么多人还看着呢,又想起以前她们两人虽说心意相通,但在举止上却是客客气气没有什么更进一步的接触,难得冷叶这么热情奔放……大庭广众下搂搂抱抱。

别说,她还真挺喜欢热情主动的冷叶。

被喂满满一碗狗粮,赵凝霜幽幽的看向陈灵玉,什么时候她家小玉玉也开窍?抱抱她或者给她抱抱?

“姑奶奶救命”

她堂哥恶人先告状:“姑奶奶救命啊,陈灵玉勾结外人,将父亲打死,还恶毒的用幽冥之火折磨他老人家,求姑奶奶为父亲做主。”

陈灵玉一愣,这没脸没皮也是没谁了。

“你说的可是实话?”陈影寒一副秉公办理的姿态。

“姐姐,他造谣陷害,分明是他们父子勾结外人,杀害爷爷,还残害我双亲!”陈灵玉义愤填膺。

陈影寒沉默,一母同胞的弟弟去了,心中忽然有些空落落。她那弟弟,本事不大,资质平庸,没什么惹人忌惮的地方,就这样一个平凡普通的人,到最后还是死在权势争夺的刀口下。

“她说的话可是真的?”陈影寒目光扫向跪倒在地的后辈。

她堂哥打死不承认:“她撒谎,姑奶奶,她一介女流,胳膊肘往外拐,要侵吞瓜分我们陈家产业”

为了令陈影寒相信他的话,她堂哥把矛头指向赵凝霜,他一副大义凛然的嘴脸,指着赵凝霜:“就是这个女人,跟陈灵玉勾结在一起,没有她,爷爷不会死,父亲也不会死。”

说着,他堂哥哇哇大哭起来,为了表演的真实性,也是下足了功夫。

为了促使陈影寒信以为真,他堂哥又举出另一有力“证据”:“不信姑奶奶可以问问在场的族人,他们可都看在眼里,晚辈说的话句句属实”。

“你们说,我讲的是不是实话?”

族人们各个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默默不语。

这下,孰是孰非,再明了不过。

陈影寒本就不喜别人说她年纪大,这家伙好死不死,还一口一个姑奶奶的叫,是,论辈分,他叫声姑奶奶没错,可想她如花似玉姑娘家家,跟冷叶还没成亲呢,就被叫姑奶奶,她能忍?相比之下,陈灵玉一声“姐姐”可比他有眼力多了。

他就没瞧见冷叶跟赵凝霜一伙的?脑子是个好东西,可不是每个人都有。

“啊,救命”,他堂哥惊叫起来,在赵凝霜仙力催动下,她堂哥哧溜滑到她跟前。

“救命啊,救命啊姑奶奶……”

“小子,现在你喊破嗓子也没人救你”赵凝霜道。

陈影寒沉默不言,她堂哥只好拼命磕头求饶,他倏忽恍然大悟,眼前冷漠的女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无名小卒,她跟陈影寒一伙的!

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摄于两位大能的威势,他堂哥吓得一股脑儿全部招供,什么巫山王、将陈家势力纳入巫山王门下,以及,陈灵玉的□□乃是巫山王赐予等等全部据实相告,不敢有一丝隐瞒。

陈影寒本就对世家权势不感冒,如今成就仙君之位,又有伴侣在旁,她也懒得管陈家这趟浑水。凡人与仙君,终究有所不同。凡人修士因为自身实力的不足,眼界上时常局限在子孙绵延上面,而在陈影寒眼中,在修行路上走得更远,探寻更为深不可测的大道才是正途。

“可有的解?”等待结果的赵凝霜问。

沐雨目光落在赵凝霜急切的脸上,沉默半响,才说道:“她所种之毒,应该用一种叫水冥花的毒花炼制,这种毒/药,无色无味,中毒之人……”

沐雨略微犹豫,才说:“中毒之人,唯有水冥花叶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