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十二(1 / 2)

满打满算,席滢三年时间筑基,虽说有气运的加成,但她三灵根的天资来说很厉害了。秋煜月看着她,稍微有点羡慕。看看其他人,为席滢真正高兴的就只有两位男士。不对,秋煜月看着秋星阑,兄长的态度似乎不太对啊。察觉到了秋星阑压抑的烦躁:“阿兄,出了什么事情吗?”

“我不喜欢这里,让我感到心烦。”

秋煜月了然,知是他功法的问题。轻轻拍他的肩膀:“总有光明照射不到的地方。”

秋星阑扯扯嘴角,对妹妹的话似懂非懂。

点点木屑洒落下来,秋煜月抬头看了看,席滢与空心木的拔河比赛接近尾声。那位叫柳倾儿的女修,没来搞事?

正当她这么想着,筑基修士的威压迎面扑来,入口走进一位筑基修士。见到空心木,和那丫头说的一样,果然有空心枝木。最重要的东西呗拿走了,男修看看眼前的练气修士,已经猜测到了是被谁拿走。他强迫三人把空枝水加交出来,秋煜月选择和他交手。

她灵气存蓄量大,恢复速度也快,由她交手时最好的选择。萧离半步不离席滢,秋星阑关注着战局,看到妹妹被打压得毫无还手之力,越发着急起来。

男修并没有把秋煜月看在眼里,只是在秋煜月拿出刀的时候眼前一亮,要解决对方的理由多了一个。他用剑却没有任何招式,秋煜月在他威压下艰难还手。

“叱。”男修大吼一声。

秋煜月只觉那音节有很大的力量,一股毁坏之前迎面而来,处理好的伤口全部裂开。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声音影响,包括席滢。萧离

“你这家伙。”秋煜月咬牙切齿愤怒极了,愤怒与疼痛让她越发冷静,脸上露出扭曲的笑容。

男修只觉得自己像是猎物被死死的盯住。看着秋煜月的缠住着,另一边的席滢快要把空枝水炼化完毕,不能再拖下去了。男修下手更重。

秋煜月身上的衣服是一件下品的法器,只是能够减轻练气修士对她的伤害。这件法器对上筑基修士,发挥不了什么功效。秋煜月完全不控制自己的体力,她握着短刀,身形如鬼魅的贴着那那修挥刀,男修的剑气割伤了她的皮肤,而她像是没有感觉。

男修抓着她的破绽,剑脱手,漂浮在空中,并排出现两把把同样的长剑。秋煜月被长剑吸引,没注意到有五把剑的影子呈五行之位插在她脚下。

“小妹快躲开。”伴随秋星阑的喊声,三把长剑嗖的出现在秋煜月头上呈三角。

“去。”

三把长剑斜着朝秋煜月的身子而去。男修露出得意的笑容,他的剑阵还不完全,但对付一个练气修士还是很管用的。还未等他得意完,男修却见小女孩手中的短刀变成了长刀,强硬的用平级硬生生的用刀尖刺断了他的剑。

长刀顺势插在地上稳住了秋煜月的身子,她用力强硬的突破长剑上刻画的阵法。秋煜月用吼天氏卷起的风势硬生生的改变了另外两把剑的轨迹。仍然在她的脖子两侧留下对称的两道剑痕,只有她自己知道刚刚的情况是多么危险。

秋星阑赶紧运转法决为妹妹阻止血往外涌。

“啊,你真是厉害呢。”

又笑了。男修见到秋煜月的灿烂的笑容,心中却感到一阵冰凉。他不禁后退一步,复又想起,他为何要后退,不过一个练气修士,他为何要怕:“能够破除我的剑阵算你厉害,但那又如何,你的灵气快要用光了吧。灵气用光你还能……”

男修的表情从不屑变成了惊讶,他缓缓地下了头,长刀□□了他的丹田中。

“还能怎样?当然杀了你啊。”

秋煜月在废掉男修的剑阵后体力隐隐不支,兄长温暖的力量为她缓解了疼痛也刺激了她,敌人还没有死,还不能安心。她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更轻更快,不要给对方反应的时间出现在他面前。秋煜月调动了剩下的力量,但她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没躲过她刀。或许是对方太过惊讶她躲掉了他的剑阵?

秋煜月再也坚持不住,眼睛一闭昏倒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