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十四(1 / 2)

比赛日子分四天,最后一天是外门弟子的比试。参赛者的名字刻画在石墙上,失败者的名字会消失,胜利者的名字将自动匹配下一场比赛的选手。

宗门比试精彩极了,各种法术法器层出不穷,秋煜月专心的看着比赛,脑海里不停模拟自己面对这些特殊的手段会怎么处理,该怎么处理。越是观看比赛,秋煜月越直观感受到自己的弱小。差距太大了,她需要努力的方面太多了。

借此机会,秋煜月见到了他们这一代的中坚修士们,虽见识太少,可秋煜月见到师兄师姐们的风姿,忍不住有不愧是超级宗门的感慨。在师长们的注视下,同门之间和和睦睦。她关注着比赛,有眼尖的人发现她的存在,也仅此而已,毕竟她只是个练气修士。

这几天她大开眼界,学到不少东西和手段。外门弟子的比赛惨烈,但他们在与内门弟子比赛时倒是很注意分寸。不是说内门弟子比外门弟子弱,只是凶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或许是有认识的外门弟子,秋煜月彼有兴趣的在一边观看。其中一位男修引起了她关注。他胆小如鼠,对谁都唯唯诺诺,甚至说话都结巴。周围认识他的修士有对他不屑的,也有熟悉的人善意的喊他胆小鬼为他加油的。

让她关注的原因是,与他交手的对手身上,秋煜月看到的脖子上有针孔大小的伤痕。卡主死角,极细的绣花针从他的宽大的袖口中隐秘射/出。秋煜月分心看着四周的围观人群,只有小部分的人微微皱了皱眉头。他的对手也没发现,秋煜月察觉到对手的灵气流逝速度慢慢加快,结果没有意外的是那胆小的修士胜利。

他胜利后,秋煜月见到他匹配到的对手居然是席滢。她本打算去看的,经常和秋煜月对练的师兄看到她邀请去看另外一场比赛。

“哥,你要去看席师姐的比赛吗?”

“当然。”

“那你帮我给席师姐带个话吧,就说胆小的人总会有许多手段给自己壮胆。”

秋煜月他们看的比赛是这次外门的种子选手,他是位剑修。秋煜月也从师兄口中的得知一些事情,原来宗门比试是有内/幕的,有时候成为内门弟子的人选是内定的。比如这次的这位剑修,他虽是四灵根,但秋煜月观他修为稳固,多年的外门生活让他的剑势犀利不失沉稳。看完他的比赛,秋煜月明白对方为何会被内定晋升了。

宗门比试结束后,可惜的是席滢最终没能在这次比赛中晋升成内门弟子。

宗门比试结束的第二天,秋家兄妹俩接受了宗门的特殊任务,去天昭山庇护的村庄附近处理每几年大规模出现的虫潮。七人一组,练气期筑基期混合在一起,自己组队。

邀请秋煜月和秋星阑参加任务的是西铭峰的一位师兄叶爽。师兄邀请她的原因就是以秋煜月的个性,绝对不允许自己拖后腿;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叶爽没有告诉她的是他们队伍里有个小祖宗。那位小祖宗的靠山指明带上秋家兄妹俩,为方便给小祖宗结交人缘。

七个人,四个筑基期三个练气期。剩下那个练气期修士就是师兄口中的小祖宗,司徒洵美。这名字秋煜月是听说过的。毕竟不是谁都有个渡劫期的祖父,化神期的双亲做靠山,正儿八经的修三代。

第一次见面时,即使看惯美人的秋煜月仍然被惊艳到了。她桃腮带笑,面如芙蓉,身穿一件刺绣团云纹软烟罗交领窄袖刻丝缎袍,逶迤拖地暗红色百合裙,身披银红色彩绣团云纹蝉翼纱妆花缎。乌黑浓密的浓发,头绾风流别致朝凰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雕金茉莉细银花钗,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碧玺石的佛珠手串,腰系子粉蓝绣金花卉纹样网绦,上面挂着一个百蝶穿花锦缎香袋,整个人显得姿形秀丽,名如其人。

秋煜月见她微笑着和其他人说话,听到与司徒洵美一起来的修士江文翰幽幽对着其他几位师兄说:“知道和你们搭档后,小师妹很开心,我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么激动过。”要小师妹真对这些家伙中的某人动心了,他该怎么向师父师母交代啊。

与男士们打过招呼,司徒洵美在看向她的时候,秋煜月仿佛看到了一大片红玫瑰绽放的背景。

“我一直都很想认识你。”她略带羞涩的介绍自己,秋煜月余光扫到江文翰快要掉到地上的下巴。众人都觉得,这剧本打开的方式似乎不对啊。还是说他们的魅力,不如一个小丫头?

秋煜月看司徒洵美是小祖宗,四个筑基修士看三个练气修士才是小祖宗。好在三个小祖宗听话不乱来,大家感兴趣的看着司徒洵美折腾江文翰。

秋煜月向领头的姜新霁,同时也是他们中修为最高的人,了解情况。

虫潮主要是由枯灵虫造成。枯灵虫夜伏昼出,食植,群聚。最让人头疼的是,枯灵虫飞到之处不仅会寸草不生,而且会引起当地的灵气缺失。正是因为此原因,宗门在村子附近布下的阵法会在这段时间消失。村子里的人不愿意搬离他们世代居住的地方,给了宗门内修士练手的机会。处理虫潮的任务特殊,他们接受任务时,宗门发放了品质较好的补灵丹。

姜新霁吩咐到时会以他为阵眼,结成四象阵进行灭杀,剩下两人作为替补。

因时不时有这个任务,宗门索性在小村子附近建造了一处落脚点。

不过,她基本上没和宗门内人有什么接触,秋煜月想不通为何那边那个美女师姐一直带有敌意的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