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十九(1 / 2)

周金玉昏迷过去后,秋煜月查看她的情况。她注意周金玉,忘记确认那巨蟒是否真的死透彻了。

巨蟒突然诈尸,它试图将二人吞下肚。秋煜月单手抱起周金玉准备撤退,左手袖子被大蛇撕下来。秋煜月反手把巨蟒的一只眼戳爆。

大蛇痛的在地上翻滚,秋煜月抓紧机会,彻底解决了巨蟒,把刀刺进大蛇七寸的那一刻,她仿佛看见一位男子的灵魂,他指了指某处,又指了指周金玉后化作光点消散在世界之中。

她在解刨巨蟒的时候发现异常,这只拥有筑基期修为的大蛇竟没有妖丹?

月下花田被破坏得惨不忍睹,她背着周金玉,准备离开此地。周金玉脖子上戴着的平凡无奇的银锁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光芒反射在某处不动。

秋煜月在那处地下挖出一个小木盒。里面有一支金镶玉凤钗和一株不知什么品种的花苗。秋煜月两样东西塞进了周金玉手中,犹豫了一会儿,把周金玉放在巨蟒身侧。花苗从周金玉手中漏出,掉进血泊中,吸收血液扎根生长。不到一分钟,开出一朵叶大姿美,花形奇特的花。

鹤望兰啊。

——即使你我相隔两地,永不相见。但如果你遇到风,看到雨,无论何时,请记得我仍然爱你。

秋煜月看看周金玉,想到刚刚以为眼花看到的男人,若有所思。周金玉对蛇的态度很明显,恐惧厌恶,一点都没有爱意的表现。再者,妖兽们的修行比人类更严苛,人类重视灵根,而妖兽看重的是血脉,在秋煜月看来,巨蟒只是普通的蛇类,那么能够修炼到筑基期,保守估计也要几十年,他们的年龄差可对不上。

这条巨蟒还没有妖丹,那是不是说明巨蟒并非妖修,只是单纯的被人类修士控制住?否则为何她会看见男人的灵魂?

即使还有谜团未弄懂,秋煜月下意识的坚定了她的某个想法:爱情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东西。

失去了水晶月下花,少了巨蟒的守护。隐藏在花田下的阵法在吸收了足够多的巨蟒血液后,直接将二人传送到了其他地方。

秋煜月没来得急做准备,耳边响起:“入侵者,杀。”的声音。

她们被传送到一座城门前,守门的人已经不能被叫做人类了。他们身披人类兵士的护甲,但全身上下裸/露在外的皮肤全是紫黑色,眼中无光。如果脑门在贴一张符箓,更像僵尸了。

没办法,秋煜月赶紧带着周金玉离开。秋煜月踏出了护城河后,追随在身后的僵尸们纷纷撤回。

秋煜月暂时送了一口气。在她犯难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司徒洵美手持寻人罗盘找到了她。

“煜月,你来的真慢,就差你以一个人了。”

“兄长先到了吗?”

“对啊,你没受伤吧!不过你为什么还带着一个小鬼啊。”司徒洵美死死的盯着秋煜月怀中公主抱着的人:“你不觉得在小秘境中遇到活人很奇怪吗?你衣袖怎么了?遇到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了吗?”

“没受伤。至于活人,没问题啊。”秋煜月还是一副懒散的语气,让司徒洵美气得不想理她。见她准备张嘴说话。司徒洵美又说:“停!我现在不想听了,等汇合后再说吧。”

秋煜月作出烦恼的表情:“问一大堆问题的是你,现在你又不想听了。我的大小姐,你真难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