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二十三(1 / 2)

计光赫的袋子有不少好东西,她拿起计光赫的身份铭牌才得知了对方的信息。

两生界,迭血宗,计光赫。

咦,男子果然不是与他同一个世界的。如果有机会,能去其他世界走走是很好的一件事。

把铭牌丢在一边,她抱起乾坤袋中精致的盒子。盒盖上用小篆刻着天霄宗三字。盒子上的禁制被破坏掉,特别是上面的追踪符,被完美的抹去。盒子中摆放着一枚小钉子和香炉。

这搭配也太奇怪了吧?

秋煜月发现有灵气无穷无尽匀速的从香炉里冒出来。左看看有看看,没发现香炉中有玄机。经历过尸毒后,她不敢贸然使用香炉。上次听奴仆的交谈,貌似上琅岛上长得有一种降灵草,能够检查到灵气是否有问题。

秋煜月抱着香炉来到降灵草田边,盯了半天没有异常。在秋煜月眼中,这个香炉正在产生灵气,可灵气是人工无法产生的,那这些灵气是怎么来的呢?大概是从其他地方偷来的吧。

小秘境本没有修士的踪影,想起满地的周金玉,不知道对方有何目的。那计光赫看着不像是幕后之人。秋煜月不知道,她现在的疑问在未来都得到了解答。

弄懂了香炉,秋煜月盯着钉子看。如果香炉里的灵气是从其他地方偷来的,那这钉子会不会是坐标呢?她拿起钉子注入了灵气,那钉子好似自己有意识从秋煜月的手上飘起来,直接刺进了泥土里和泥土容为一体。

秋煜月脸色大变,这要怎么弄出来?

然后她就看到钉子从土里□□了。秋煜月懵逼,一颗钉子成精的节奏?

秋煜月还在计光赫的乾坤袋中扒拉出了几张高阶敛息符,这倒是意外之喜。剩下零零种种秋煜月不认识的药草,对着《灵植大全》比照认全。她把这些灵植包好,准备全部送给秋星阑。

冷思泉没有解毒功效,它只能帮助修士平心静气,加速灵气循环。完全拔/出掉尸毒花费了她不少心思,秋煜月这才有闲心好好研究自己得到的水晶月下花。

秋煜月单手高举月下花。水晶月下花在阳关下晶莹剔透闪闪发光,她甚至能看到花茎里流动着的灵气。美丽得让人不愿意去破坏它。

作为洞虚期修士的弟子,秋煜月能够借阅一些稀有的古籍。其中一本书上寥寥几句记载了花的信息——

月下花,月夜之华。生长于魔界,喜阴,生长慢,花期千年一次。

除了知道它是魔界之花,根本没有分毫有用的信息。秋煜月叹了一口气,合上古籍。她撑着下巴,食指和拇指掐着花枝来回旋转。问题又来了,魔界之花为何会在人界长得枝繁叶茂,它是怎么来这里的?

事后回想当时的心悸感到不可思议。算了,不管那么多了。秋煜月开始炼化这株月下花。

意外发生了,花朵钻入了她的紫府内,慢慢开始融化成水滴。一股煞气裹着阴冷袭向秋煜月。她引着水滴流转全身经脉,一遍又一遍的滋润育养,煞气和阴气慢慢被散开,直到她运转七七四十九大周天,才完全吸收掉水晶月下花。

秋煜月只觉自己灵台清明,身体轻盈不少,没有其他变化,修为没有提高,枉费她还纠结那么久,原以为会是什么满汉大餐,结果只是青菜白粥,稍微有点失望。

看着院子里的日晷,一个星期已经过去。秋星阑和司徒洵美来找过她,见她还在闭关,各自接任务外出了。

秋煜月打算做同样的事情。她看都没看随手接了一份筑基期的任务。登记完后,她才知道自己接了一份要命的任务。

千逸界分东大陆和西大陆,东大陆主要是人修的地盘,西大陆是妖修的活动区域,东大陆的面积远超西大陆。妖兽的天性会让他们划地为王,修为越高越是无法忍受和其他妖兽共享一片区域,这妖多地少,自然而然让他们把目光放到了东大陆上。东西大陆接壤的地方常常爆发人与妖之间的争斗。

秋煜月接受的任务是去接壤之地当“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