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过去两年多的每个早上都一样,米恩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给床头的那棵树浇水。

不过,今天似乎看起来有哪里不一样……

树上的果子变红啦!

\\(^o^)/

果子变红了,就说明果子里面的宝宝要出来了,需要赶紧摘下来,然后送到接生中心去才可以。

米恩有些惊喜地低呼了一声,赶紧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一本小手册,封面上写着书名:《星盟植人生育手册》。

把简单的注意事项看了三遍,米恩取出专用的剪刀和圆形容器,小心翼翼地把枝头上那颗几乎有篮球大的红果子贴着枝条慢慢地剪了下来。

果子很沉手,他用脸贴了贴,赶紧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容器中,再输入密码密封好。

好了!

接下来只要尽快把果子送去接生中心就好了。

他伸出手摸了摸沉默地站在那里的树木:“凯文,再过几天你就可以恢复人形了!到时候我们的宝宝也出生了!”

枝条疏朗的树木好像是听懂了米恩的话一样,树叶欢快地动了动。每一片卷曲的叶子都一起动起来的时候,气流通过树叶,会有非常好听的叹息似的声音。

有着一半植物基因的植人出现在星盟之中已经有将近一百年的历史了,虽然已经被大众接受,但是人数仍然很稀有。目前孵化植人下一代的机器还没有被开发出来,只能去接生中心接受半人工孵化。

“说不定过段时间孵化器就能研制出来了,我昨天看新闻,说是有重大突破。”米恩把脸贴在树干上蹭了蹭,“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们就再要一个小宝宝!”

依依不舍地给凯文又插了一包营养液,米恩这才提上了果子,离开家门。

这里是个植人的小型聚居地,接生中心离米恩的家里并不远,他步行前去就可以了。

“米恩!你的宝宝也终于结出来了?”

住在隔壁的男人抱着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宝宝走了过来,脸上露出一个完美无瑕的微笑,八颗牙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虽然每次都被对方的炫耀打击得有些郁闷,不过看见这个小宝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要上去亲亲抱抱呢。

因为小宝宝是桂花味道哒!隔着十几米就香香香!

>~<

不过,现在米恩也有小宝宝了。

虽然宝宝暂时还是个果子,但是如果他当着果子的面去抱别人家的小孩子的话,说不定果子也会感到伤心的。

他把容器从提着改为抱着,骄傲地说:“对,今天早上果子整个都红了,等我从接生中心回来就开派对,到时候带着你们家宝宝来玩呀?”

“我……还是不去了吧?”

男人的笑容下面有一点炫耀的感觉:“叹息树宝宝的出生派对,我带着宝宝去的话,岂不是喧宾夺主?”

凯文有森尼亚树的一部分基因,而这种树木又被称为“叹息树”。

作为树木的时候,叹息树是一种非常受欢迎的园艺乔木,因为这种树木有着漂亮的、与众不同的卷曲树叶,当风徐徐拂过树冠的时候,就会响起如同少女叹息一样奇妙的音色。

但是作为植人,有着叹息树基因的植人始终没有被发现有什么特殊的天赋,只除了那一头无论如何都拉不直的天然卷。

米恩曾经有过一个小弟弟,是继父和父亲生育的,继父也是森尼亚树。他一直很喜欢小弟弟卷曲的头发和明亮的笑容。

只可惜小弟弟后来早夭,继父和父亲也因为太过悲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分居了十几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