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一般植人都会以人类的外型出现,但是他们毕竟还是有着一半植物的基因的,如果长期不以植物形态生活的话,就会生病。

所以,专门为植人服务的花圃也应运而生。许多植人放假的时候都会去找一个阳光适宜、土壤对胃口的地方住上一段时间。

米恩和凯文要结婚之前,凯文特意挑了一家有着森尼亚树最喜欢的酸性土壤的花圃休息,就是为了蓄足体力,到时候好好养育果子。

不管是男女植人,如果和人类一起孕育下一代的话,都需要以植物的形态交-配,生成一个类似于芽孢的东西,然后把芽孢重新安放在植人身上慢慢生长成一个果子。等到果子终于成熟之后,就可以去专门的地方把宝宝从果子里面取出来啦。

本来的计划是让凯文先在花圃里休息上一个月,然后米恩再亲自去花圃把他接出来,可是却没曾想,居然接出了一棵杀手树!

老医生也看出来这件事似乎有些什么猫腻,不过,他还是小心翼翼地说道:“杀手树的果子虽然可以拟态成其他果子的外形,但是因为杀手树毕竟是进化史上的一个奇葩,所以现在果子里面的小宝宝应该已经具备一定活力的了。并不像是其他果子一样,先用激素引导才能让里面的宝宝有意识地变成人形……”

米恩低头看向那颗红艳艳的果子,伸出手轻轻触摸着上面像涂了一层蜡一样光滑的果皮。

“而且,也正是因为这样,杀手树的果子是需要尽快孕育出来的。别的果子或许可以存放一到两年,但是杀手树的果子最多只能存放一周到十天之间。”

一说到本专业,医生就激动起来,浑身上下的香味也更加浓重了。他还从来没有接生过杀手树的果子呢!那些眼高于顶的大人物一个一个可都是把果子送去最好的私人医院的,怎么会来这样一家公立的接生中心呢?

听说,杀手树的果子简直是生命的奇迹……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荣幸?

看着米恩的犹豫,他伸出手摸了摸这个人类柔顺的黑色短发:“你不知道如何对待他吗?”

医生的手又大又香,抚摸在米恩的头发上的时候让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初夏的午后,趴在靠窗的课桌上,听着外面隐约的蝉鸣和同学的嬉笑。阳光照在脸庞上,虽然闭着眼睛,可是仍然能看见一片橘红色的温暖。

“我不会……”米恩犹豫了一下,“我不会处理掉他的。”

他伸出手摸了摸杀手树果实有些粗糙的十字萼裂,感觉到那里微微地有些颤动。

里面有个小宝宝呢!

植人的遗传是只会把植物的一半基因遗传下去,这个小宝宝人类的一面可是完全从他的身上遗传。虽然爸爸搞错了,可是这个宝宝却也货真价实地有他的一半呢!

他的话才刚说完,刚刚还慈爱亲和地抚摸他的头发的老医生就动作迅速地把果子从他的手下抢了过去,紧紧地抱在怀里。

=口=

“我会尽快地把宝宝接生出来的!你先回去等通知好了!”

这是什么情况!

米恩隐约地感觉到哪里不对,可是好像又说不出什么不对?

刚刚还头顶圣光的老医生已经伸出手来像是赶苍蝇一样地摆手:“快去处理你的事情吧,杀手树的宝宝可是不好养,赶紧回去看书买东西,还有孩子爹的问题也都好好处理一下。”

被老医生推出办公室的门,米恩愣了一下,然后向护士小姐请教杀手树的问题。

“杀手树宝宝的资料吗?”

护士小姐笑得和蔼,飞快地从咨询处搜罗了各种各样的资料,装在三个纸袋里塞进米恩的手里,然后拍了拍手:“就是这些了!”

作为一个公立的社区接生中心,杀手树宝宝的资料还从来没有人领取呢!已经看过几遍资料的护士笑得有些灿烂:“恭喜哟!趁着现在先回去补觉吧,接下来可是个漫长的战役呢!”

诶?漫长?植人宝宝不都是只要正常喂养,晚上放在花盆里任其变型就好了吗?他当初带过弟弟的呀!

o_o

有些茫然地抱着一大堆资料走出接生中心,直到呼吸道外面清新的、没有香气的空气,米恩这才想起,他应该赶紧去花圃接回凯文的!

凯文当初选择的花圃叫作伊甸园,这里有着森尼亚树十分喜爱的偏酸性土壤。这种土壤受到很多树种的喜爱,因此开张之后迅速成为了附近最受欢迎的花圃,甚至还挤黄了好几家其他花圃。

因为植人在变成植物形态的时候几乎是没有任何自保能力的,因此花圃大多都有极为严格的安保措施,反正植人送进花圃小房间之后甚至不需要提供食物,只要有管道每天浇浇水和营养液就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