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科技越来越发达的今天,暴力犯罪事件越来越少了。不是因为道德水平提高了,而是因为高科技监控手段越加严格了。

米恩在晕过去之前,已经按下了通讯器上的报讯装置,向附近的巡逻车发出了报警讯号。

五分钟后,立刻有救护车和巡逻车飞速而至,把躺倒在地上的两人和正在嚎啕大哭的桂花宝宝抬上了救护车。

两名治安官从巡逻车上走了下来,调出这里的监控视频,开始侦测劫匪留下的痕迹,尤其用心地看了那枚喷射出有毒气体的装置,小心翼翼地把它放进了证物袋里。

转了一圈,发现没有更多的证据,两人用全息采集器把证据采集了一遍,这才上了巡逻车离开了。

森林公园又安静了下来,谁都没发现,地上有一颗圆圆的野果子,正在用力地滚动着。

这就是艾伦宝宝啦!

在被兰斯特紧紧握住的时候,艾伦宝宝的的确确是一棵草,可是在掉在地上的时候,他迅速地变成了一颗野果子。

而兰斯特当时瘫软在地上的动作,也恰到好处地把他变形的全过程都遮挡住了。

两名劫匪不疑有他,捡了地上一棵因为刚刚剧烈打斗而被从土壤中扒了出来的草,就迅速地离开了。

变成野果子的艾伦宝宝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他不敢“嘤嘤嘤”地叫出声,也不敢再变型,保持着野果子的形态,缩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可是,两名劫匪在快速逃跑的时候,却一脚踢在了艾伦宝宝的身上,一下子把野果子骨碌碌地踢了好远,一直滚到了一边的树丛之中。

“嘤嘤嘤!”

艾伦宝宝好痛!

爸爸呢……爸爸怎么还不来抱宝宝呀……

qaq

艾伦宝宝嘤嘤了几声,在原地愣了一会儿,随即努力地朝着外面滚着。

虽然智力水平可以相当于三岁的人类宝宝,可是他毕竟是刚出生几天的小宝宝呀,什么都不懂,甚至连爸爸们的语言都还听不明白意思呢。

艾伦宝宝只能凭着心里的本能,强自抑制住自己想要拟态的冲动,保持着最不容易被发现异常的野果子形态,朝着记忆中的方向滚动过去。

幼生期的杀手树宝宝是没有行动能力的,艾伦宝宝之所以能够保持着野果子状态滚动,也是要先一点点地调整身体内部的重心才行。这样的动作十分艰难,效果也并不好。在他终于滚动出了树丛的时候,突然听见有着尖锐叫声的救护车和巡逻车靠近了。

艾伦宝宝并不能分辨这是好人和坏人,他吓得骨碌一下,又掉回了树丛之中。

qaq

爸爸,宝宝好害怕呀……

如果真的有眼泪,艾伦宝宝一定已经哭成了一颗湿润的果子。听着外面吵闹的声音(医生们和治安官们的交谈),感觉到身边蠕动着的小虫子(植人天生对虫子没有任何好感),艾伦宝宝砰地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又逼真又诱人的火腿三明治,甚至连上面的蛋黄酱看起来都颤巍巍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