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根……草?

整个场面静悄悄地,只有一阵清风轻轻吹过。在风中,世界树老爷爷掌心上的小草轻轻动了动……

他张了张嘴,却突然看见兰斯特突然转身,朝着悬浮车跑了过去。

如果这个只是一根普通的草的话,就说明劫匪当初在抢劫现场的时候就根本没找到宝宝!

兰斯特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难道经过了快24个小时的时候,艾伦宝宝仍然还在原地?他得赶紧赶到森林公园去才行!

迅速地开车朝着森林公园的方向赶过去,兰斯特给福斯特女士发了个简讯简单地说明了一些情况。虽然本来应该带着米恩一起去,但是米恩在这场袭击中受到了不小的影响,至今仍然只能躺在床上。

切断了通讯,兰斯特开始觉得剧烈地头疼起来。

刚刚出生才几天的宝宝,就被一个人丢在茫茫的森林公园里,宝宝会不会出事情?虽然杀手树宝宝会喷射酸液保护自己,但是怎么可能放心?

而且,在一片森林公园之中找到一只可以百分之百拟态的杀手树宝宝,这个难度似乎有点大。虽然宝宝就算是自己在公园里也不会饿到,但是他也想要尽快把宝宝找回来才行啊!

正有些烦躁,福斯特女士突然又重新发起了通讯,兰斯特赶紧接听。

“兰斯特先生,米恩也会现在立刻赶过去,你现在在哪?需要汇合一下吗?”

兰斯特在出来找宝宝之前,是先去看过了一次米恩的。因为听见医生说米恩的病情需要再观察上一段时间,他这才自己跑了出来。

“米恩的身体……”

“我没事。”通讯器另一边传来米恩的声音,虽然话音很轻呼吸声很重,不过语气却极为坚定,“既然知道了宝宝在哪里,我不可能躺在这里等你。我现在出院,十分钟内你能到医院楼下吗?”

虽然很想要米恩继续安安稳稳地躺在医院里接受检查,但是兰斯特也知道,这样的状况,不管如何米恩也不可能在那里等待的。

“我会及时赶到的。”

五分钟后,悬浮车出现在医院门口的时候,米恩正从医院里出来,脸上戴着过滤型氧气面罩,身上穿戴着为重症肌无力患者提供的自动型体外骨骼。

米恩现在的状况主要是肌肉无力,也只有这种能够支撑住全身的设备才能让他从医院里走出来了。

其实医生本来并不像批准让他出院的,不过福斯特女士出了很大的力气——看起来,她的下一任男友似乎可能也许是一名医生了。

看见米恩在机器骨骼的支撑下慢慢地走出来,兰斯特赶紧把车子开得更近些,下车从另一侧把车门打开,扶着米恩走了进去。

“你这个样子……”

“赶紧出发吧。”

米恩如今虽然可以借助人工骨骼自如行走,可是说话却仍然很困难,他发出的声音又含糊又喑哑,兰斯特听着心疼死了。

不过好在,一路上都很顺利!

在找到两名劫匪之后,兰斯特立刻让秘书去撤销了之前希波拉病毒丢失的通知。虽然市长气得暴跳如雷,接下来恐怕会在某些方面找些平衡,不过兰斯特也不在乎啦。

再说,还有弗兰克先生呢。

⊙▽⊙

一路上兰斯特几乎把这辆悬浮车开出了最高时速,尽管锡金市是个非常大的城市,但是还是在半小时内就赶到了森林公园。

在到达森林公园之前,整个车厢里的气氛都是令人窒息的。

宝宝安全不安全?宝宝害怕不害怕?会不会被其他什么人带走?等一下到了森林公园,他们究竟能不能找到宝宝?

米恩只觉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如果不能够保护宝宝,那他这个父亲又有什么用?

“米恩?”